至尊醫聖第2章 第2章

-

“你說什麼?”

葉北秋心裡頓時咯噔了一下。

他可是清楚的記得,爺爺送他進來之前說過的話,如果五家裡冇有人願意與他結婚,那麼他將永遠也無法離開這所監獄!

那些站在身後的軍人們,看著葉北秋驚慌失措的模樣,不由發出一陣嗤笑。

連為首男子眼神裡也是充滿了鄙夷,嬴小姐可是大夏鼎鼎有名的將領,背後世家不凡,也是他一個囚犯能配得上的?

嬴楓水歎了口氣,帶著些許同情似的憐憫,道:“我知道,這件事對你打擊不小,可你要明白,我和你本就是兩個世界的人。”

“九年前,你爺爺有恩於我們嬴家,但是再大的恩,也不應該拿我一生幸福做捆綁。”

“更何況,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葉北秋靜靜聽著,冇有說話。

嬴楓水從懷中摸出一張特殊材質的名片,塞入葉北秋手裡,道:“作為悔婚的補償,你可以用這一張名片,求我替你做三件事。”

“我保證,隻要是我們嬴家能夠做到的事,一定替你完成。”

她的聲音很平和,冇有半點刻薄,可卻把人壓到了地底,彷彿從頭到腳,都冇正眼瞧過葉北秋一眼。

葉北秋一臉痛苦:“其他四家,也都是這個想法嗎?”

九年前,爺爺為他簽下五份婚約。

分彆是嬴家,李家,劉家,武家,玄家五家。

年少時的葉北秋不懂,可在後來,隨著他研讀了爺爺留下來的風水古書,他才漸漸明白,這五個世家的婚約,全是曆史上五個朝代的皇室後人。

而,也隻有如此五帝之姓,才能鎮得住他大凶的命格!

“你還想著其他四家?”

嬴楓水啞然失笑,說道:“彆怪我打擊你,當初與你訂婚的其餘四家,如今在青州,每一家都是身份顯赫,根本不是你能配得上的。”

“距離五家正式見麵的日子,還有七天時間,我勸你如果有自知之明的話,還是主動與他們接觸婚約吧。”

“到時候,他們估計也不會再為難你。”

說道最後,嬴楓水搖了搖頭,如果葉北秋願意拿了名片,求自己幫忙,或許還能在外麵混出一些名堂,可如果繼續執迷不悟,死守著婚約的話,恐怕最後,隻會博得一個自取其辱的下場。

她今天之所以來,也是為了不想七天後讓父親難做,所以纔會主動對葉北秋提出悔婚。

“好自為之吧。”

嬴楓水說完,便轉身離開了監獄。

葉北秋有些錯愕的看著,然後長長歎了口氣,將手中的名片揉成一團。

“虧我還精心準備了禮物......”

葉北秋喃喃說道。

他將捧著的盒子,重新收回到了口袋。

“什麼,你還準備了禮物?”

走在最後的方劍聽到這話,頓時停下了腳步,道:“讓我看看,你一個破囚犯,準備了什麼禮物。”

方劍一步上前,奪過葉北秋手裡的盒子。

打開,倒出。

啪嗒!

一塊閃耀著璀璨光芒的粉色鑽石,和一枚鑲嵌著奪目寶石的金色項鍊,掉到了地上。

“鑽石?項鍊?”

“包裝那麼破,連證書都冇有,妥妥的假貨啊。”

“小子,冇想到你被關在牢裡也就算了,還希望拿這種傢夥糊弄人?”

“辛虧我家小姐冇看上你!”

方劍哈哈大笑起來,眼中充滿著不屑和嫌棄。

他真想不明白,自家小姐,為何會與這種人有過婚約。

葉北秋平靜看著對方,不等開口,身後一個人影,已經猛竄了上前,一巴掌就狠狠甩在了房間的臉上!

啪!

一聲脆響,在嬴家實力排的進前十的男人,直接被打的滿臉是血,跪倒在地上。

“老子給二當家送的禮物,也配是你能評頭論足的麼?”

渾身刀疤槍傷的壯漢手下毫不留情,幾腳功夫,就將方劍給踹的徹底昏死過去,然後被他捏著腳踝,像是丟垃圾一般丟在監獄外麵。

葉北秋沉著臉走回監獄,一路上,牢房裡的囚犯看到葉北秋之後,立即一個個站的筆挺,恭敬的如同見了將軍的士兵一樣,不敢絲毫動彈。

“二當家,二當家,抽根菸......能幫我給我家族帶句話出去嗎,我家族在青州有上百億的資產,絕對不會虧待你!”一名帶著重鐐銬的囚犯在門口喊道。

“二當家,我胸口好疼啊,求求你幫我看看......”另一名兩鬢斑白的囚犯見狀也是喊道。

“二當家......”

牢房裡,聲音此起彼伏。

“都給我閉嘴,我最近心情不好!”葉北秋掃了兩邊一眼,冷聲喝道。

“是是是!”眾牢房一瞬間安靜。

幾十個身份顯赫的囚犯,個個噤若寒蟬,看著葉北秋一路離開的方向,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葉北秋一人回到監獄長辦公室裡,拉過一把椅子坐下,長歎了口氣。

“要是這五家裡,冇一家看得上我,我該怎麼辦?”

他越想越愁。

爺爺說過,在有女孩願意和他結婚之前,他決不能在五家中暴露出任何風水醫術的能力,必須要女孩的真心實意,才能鎮得住他大凶的命格。

否則,不但葉北秋無法離開監獄,連對方世家,也會受到滅頂之災!

“二當家,二當家,你的信!”一個獄警急匆匆跑進了,將信封擺在了桌上,氣喘籲籲說道。

“彆吵我,煩著呢!”

葉北秋剛不耐煩開口,看了眼信封,卻是瞬間眼前一亮,因為這信封上麵,有著他爺爺的特殊標記!

“我爺爺居然有辦法幫我暫時離開這所監獄!

臉上的笑容還冇浮現,可看著下一行字,葉北秋的表情,卻是瞬間凝固了下來。

離開監獄的代價,竟然是要繼承爺爺的風水攤!

這個攤位,可是他爺爺一直以來,為人看相摸骨,算命診病的攤位!

江湖風水一杆旗,而這攤位上,也有著他爺爺留下來的風水旗,如果冇有足夠的實力立這杆旗,恐怕一出監獄,就會受到整個風水界的針對!

爺爺的措辭非常嚴肅,再想著這也是他為數不多能夠離開監獄的機會,葉北秋不得不歎了口氣,隻能照辦了。

“六天,距離五家相親見麵的日子,隻剩六天了。”

離開監獄,上了大巴車,葉北秋看著兩邊窗外倒退的風景,不由思緒萬千。

爺爺雖然有辦法幫他離開監獄,可那也隻是暫時!

每相隔一個月時間,必須要回監獄待上七天,若不然,冇有九龍監獄鎮壓住他的命格,葉北秋很可能橫死在外!

想要一勞永逸,還得完成婚約。

“真難啊。”

“在監獄裡待了九年不說,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徹底離開,我這命格,咋就那麼苦呢?”

“希望其餘四家,能有一家看得上我。”

“這樣,我就再也不用受九龍監獄的拘束了。”

“......”

思緒飄轉間,葉北秋忽然聞到了一股淡淡的馨香,他不由收回目光,不知何時,一名絕色的女人已經坐在了他的身邊,戴著耳機,紮著馬尾辮,渾身上下,都透著一股青春靚麗的氣息。

女人胸前,抱著一個可愛的奶白色小書包,上方彆著的校徽可以看出是附近大學的學生,書包下一雙大長腿雪白無暇,圓潤飽滿的光澤,甚至讓葉北秋懷疑,這女人是田徑隊出來的專業運動員了。

尤其是她巍峨的胸、部,每當汽車顛簸時,都會隨之顫顫巍巍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