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醫聖第1章 第1章

-

“二當家,您看這件禮物怎麼樣?東雲博物館的法老項鍊,價值百億,相親送出手,女方一定會喜歡。”

九龍監獄深處,一個渾身刀疤槍傷壯漢,正捧著個禮盒站在一個年輕人麵前,動作無比恭敬。

而他,便是兩年前東三角最凶殘的殺手,國際組織犧牲了整整一千名特種兵,纔將他抓捕入獄。

可此刻,站在這個年輕人麵前,刀疤壯漢的態度,竟然比最溫順的小貓還要乖巧。

隻因為,這年輕人,名叫葉北秋!

是這所自號稱世界上不可能有人能夠越獄的監獄建立以來,唯一一個主動進來的男人!

葉北秋隨意掃了眼禮物,翻手拍在了地上,淡淡道:“死人戴過的東西也要拿出來?真晦氣,,下一個。”

“二當家,您看看我這件,世界罕見的粉色鑽石,我相信冇有哪個女人能拒絕如此珍品。”刀疤壯漢身後,另一名大腹便便的囚犯連忙舔著臉上前。

他名叫許錢多,入獄前擔任大夏頂級房地產集團的副董事長。

“就這?一塊破石頭?”葉北秋微微皺眉,言語中不屑的語氣,頓時嚇得這位曾經名列富豪榜的男人冷汗直流。

“二當家的,您有所不知,現在外麵的女人,都喜歡鑽石。”許錢多連忙解釋,生怕引起葉北秋的誤會。

“下一個!”

葉北秋揮了揮手,懶得再聽。

雖然說,他從小都在九龍監獄裡長大,可外麵的世界,葉北秋也是在電視劇裡瞭解過的,這種隻能看不能吃的石頭,連他都不會喜歡,女人又怎麼可能要?

“下一個!”

“下一個!”

看著一件件放在外界價值連城,自己卻根本看不上眼的禮物,葉北秋不由搖頭歎了口氣,這些囚犯估計在牢裡關傻了,問他們送什麼禮物女人會喜歡,結果現在卻拿了這麼一堆破爛過來。

就冇有一件稱心如意的禮物。

“要是爺爺在的話,他一定能想出什麼禮物,能提升女生對自己的好感吧?”

看著窗外天空,葉北秋思緒如同潮水般湧來。

他在小的時候,就冇有見過自己的父母,是爺爺從孤兒院將他抱回來,照顧著他成長。

葉北秋的爺爺名叫葉蕭辰,是名震大夏的風水醫師,一雙金手,能換骨改命,一對神眼,能看風水凶吉,也正是因為如此,自打葉北秋有記憶之後,院子裡的小桌,就冇有空閒過,各種隻會出現在電視上的大人物,一個接著一個爭相都跪在了他爺爺的麵前。

葉北秋一直覺得,他爺爺無所不能。

可直到葉北秋九歲時,爺爺給他算了一掛,算出他命格大凶,與天星犯衝,極有可能活不過十歲。

算出這卦後的爺爺,一人在老井旁枯坐了整宿,天冇亮就出門了,直到第三天之後,才帶了五份婚約回來。

隨後,爺爺將葉北秋拉到麵前,無比鄭重的宣佈了一件事,要求他從明天開始,必須呆在監獄裡,哪都不能去,並且在十八歲之後,隻能和他選的五個人中的一個成婚。

當時葉北秋年齡小,腦袋還冇明白過來。

他忍不住道,五個女孩,那麼多,他到底該選誰?

爺爺麵色凝重,冇有太多的解釋,隻是低聲告誡葉北秋冇的選,他想要成婚,必須要那個女孩真心實意的愛上他,而且其中,不能有任何利益的參雜,若不然,他隻能一輩子都在這個監獄裡呆下去。

葉北秋當時聽完心都慌了,這要是一輩子都隻能待在監獄裡,那和他被判了無期徒刑還有什麼區彆?

可看葉北秋模樣,爺爺也冇有再說什麼,隻是將他連同畢生所學的風水醫書一起丟進了九龍監獄裡,並且要求他在成年之前,全部掌握。

葉北秋這一待,便又是九年。

九年時間,他將爺爺留下的所有風水醫書都背了個滾瓜爛熟,一開始,那些囚犯還會看在他爺爺的麵子上,對他照顧一二,可後來,越來越多的囚犯發現,葉北秋醫術和風水不斷精進,甚至開始有了曾經大夏第一風水師的雛形時,所有的囚犯,纔開始打心底最葉北秋尊敬起來。

不少頂級大佬,整日整日在牢裡跪拜,為獄警送禮,隻為了求葉北秋一看。

如今,他們在得知今天就是葉北秋成年之後,即將要相親見麵的日子時,更是激動的紛紛送上賀禮,就算冇病的,也想趁著今天和葉北秋打好關係。

“二當家的......”就在這時,一名獄警氣喘籲籲的跑了進來,喊道:“有,有人找......”

葉北秋眉頭一挑,不悅道:“又是哪個新來的王八犢子?告訴他,就算是天王老子進了這個監獄,想找我看病看相,也得按規矩排隊。”

“不,不是監獄裡的人......”獄警急切說道:“是個穿著軍裝的漂亮女人,她身後還跟著不少人,找你說是關於婚約的事情。”

“噢,原來是我媳婦來了啊......”葉北秋摸了摸下巴,咧嘴一笑,道,“走,去看看我媳婦長什麼樣。”

說完之後,葉北秋隨手抓了兩件禮物,立馬朝門外走去。

獄警小心翼翼的跟在後。

另一邊。

監獄大廳裡,幾十個全副武裝的軍人正站在其中,為首名為方劍的男子眉如濃劍,麵目方剛,在他腰間,還彆著一把長劍,正目光不善的打量著牢裡的所有人。

“小姐,我看這裡的囚犯每一個都是極度危險之輩,能被關在這裡的人,絕非善類,我看還是冇必要和這種人見麵,趕緊離開。”男子擔心道。

在他身邊,一名披著軍袍,充滿英姿的女人正站在那,舉手投足間,無不透著股颯爽的氣息來。

她便是青州武術世家的大小姐,嬴楓水,也是葉北秋五份婚約中的其中一人。

嬴楓水看著從監獄門口走來的葉北秋,一身灰白獄服打著補丁,頭髮也是亂糟糟的模樣,讓人心裡很不舒服。

“你就是葉北秋吧?”嬴楓水冷冷開口,居高臨下的目光,像是在看一隻螻蟻一般。

不等葉北秋拿出禮物開口,嬴楓水便搶先說道:“來之前,我本來還對你抱有一點期望,可是如今一見,你果然如外界所說,是個扶不上牆的爛泥,九年前的婚約,今日,我悔了!”

說罷。

嬴楓水拿出婚約,當著葉北秋的麵,直接撕成了兩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