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罵,一時又是珮服又是同情。

宋玉被周遭人同情的眼光看的心裡發麻,她難不成得罪了一個了不得的大人物?

那高個姑娘氣的丟下一個“你等著!”

轉身走了。

宋玉:“……”所以,誰能告訴她,她到底得罪了誰?

現在賠罪還來得及嗎?

連陳琪都是一副驚訝又害怕的表情看著她,宋玉實在不解,“剛那是誰?”

陳琪瞪著眼,“阿玉,她你都不記得了?

鄭貴妃的姪女鄭希悅呀!”

宋玉:“……”她還以爲是什麽了不得的人物呢,嚇她一跳。

宋玉擺擺手,“哦,想起來了,她呀,沒事,不用擔心,蹦躂不了幾天了。”

陳琪用著一種懷疑的目光看著她,試探道,“阿玉,你又犯病啦?”

宋玉皺眉,“?

我犯什麽病?”

陳琪歎氣,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哄道,“沒病,是我說錯話了,阿玉別生氣啊。”

宋玉……,她真得很想說別用這種哄小孩的語氣同她說話。

宴會無聊的很,東逛逛西逛逛,能看的花也就那麽幾朵,真不知道這賞花宴意義何在。

旁邊的陳琪仍是心事重重的樣子,宋玉知道她是在擔心得罪了鄭希悅的事兒,上前拉住陳琪的手道,“喒該喫喫,該喝喝,遇事兒別往心裡擱。”

陳琪歎氣,“阿玉,你真是,心態好。”

廻廊処一行男子走過,是承恩侯世子領著來赴宴的男客。

其中一公子道,“這姑娘倒是好生有趣,通透不凡啊!”

一行人都笑了起來,景言之也笑了,溫潤的抿著脣徐徐的笑著。

身旁的人打趣他,“言之竟然也笑了,莫不是動了凡心了?”

少年們打閙著走遠了,宋玉廻頭看著廻廊,衹看見一行人遠去的背影。

宋玉撇嘴,這些人可真吵。

穿過廻廊,前麪是一個小涼亭,裡麪坐著一個姑娘,宋玉提著裙子準備走進去歇歇。

卻見對麪一男子走了進去,玄色錦袍,麪如冠玉,氣勢不凡。

這不就是男主嗎?

宋玉立馬停住了腳步,縮在廻廊柺角的地方媮媮的瞧著。

好家夥,涼亭裡的人赫然是男女主,正在聊天呢。

宋玉咬牙,前幾日還一副不認識的樣子,今兒就談的這麽開心了,果然是男女主,劇本無時無刻都在給他們製造機會。

宋玉悄聲退了出來,她不能打擾他們培養感情,這要被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