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4章

-

第1004章

至於流放。

華氏的孃家養出了她這樣的女兒,父母教養失責,理應要付出代價。

流放已經是很輕的懲罰了,殿內不少朝臣們心裡甚至覺得,陛下處置得太輕鬆了些。

至少應該抄了華氏的孃家,斬首至親纔是!

“陛下!求陛下寬宏!”

華姨娘臉色慘白,跪行上前,重重磕頭道:“所有事情都是我一個人做的,與我孃家父母兄長冇有半點關係!我當年嫁入沈府為妾,父母兄長便極力阻攔,是我一意孤行非要嫁給沈誌江,如今落到這個結果,千刀萬剮也是我自找的!

但是,我爹孃和我兄長他們是無辜的啊!他們什麼也不知道。。。。。。

求求陛下寬宏大量,所有罪過我一人承擔。

不要株連我的母家!

我父母已經年邁,兄長家的孩子還年幼。。。。。。他們都是無辜的,不該被我連累!陛下,求陛下大發慈悲,饒恕他們吧!!”

華姨娘嘶啞的哭求著,跪在地上不停的磕頭。

她磕得很重,額頭撞擊地麵砰砰作響,不一會兒就磕破了腦袋,鮮血順著臉頰流下來。

昭明帝居高臨下地看著她,威嚴冷酷的麵容隱在十二玉旒後,顯得格外冰冷。

“養不教,父之過。”

他緩緩沉聲道:“華氏一族養出了你這樣的女兒,便是你父母兄長的罪行,他們並不無辜!朕冇有要他們性命,已經是看在他們並未參與的份上,網開一麵了!”

“陛下!!”華姨娘淒厲的哭喊一聲,整個人委頓在地上。

沈誌江看到她痛苦絕望的樣子,隻覺得解恨:“華氏,你害死老侯爺,活該被千刀萬剮!你孃家人也彆想好過,流放西疆這輩子都彆想回來!”

“。。。。。。”華姨娘猩紅了一雙眼,如厲鬼一樣死死瞪著他。

沈誌江心裡暢快的幾乎要笑出聲。

然而下一秒。

昭明帝威嚴冰冷的聲音便響起:“沈武侯爺被人謀害,沈家雖為受害者,但,沈家庶女沈玉婷,嬤嬤李氏,擅自製作巫蠱人偶,引得朝野人心動盪,同樣罪不可恕!”

沈誌江暢快解恨的表情一僵:“。。。。。。”

他惶恐的抬起頭。

“沈誌江,你身為沈家之主,內帷不修,昏庸無能!雖冇有犯下罪行,但活罪難逃,即日起,收回沈誌江官袍、官帽,逐出朝堂,永不複用!”

昭明帝語調沉冷,緩緩道:“沈家家風不正,醜聞頻發,全家上下逐離出京,三代之內不允科舉,不得為官,沈武侯爺不允以侯爵之位下葬!”

沈誌江僵在原地,一時目眥欲裂:“!!”

滿臉痛苦絕望的華姨娘當即大笑起來:“哈哈哈。。。。。。真是報應!沈誌江,你們父子兩心心念念維護沈家,現在沈家的爵位冇了,你被陛下親口革職,逐出朝堂,整個沈家都要被逐離出京,三代子孫都不得入朝為官,哈哈哈。。。。。。報應,真是報應哈哈哈。。。。。。”

華姨娘笑得眼淚都流出來,滿臉都是瀕死的癲狂之色。

沈誌江臉色慘白如雪,一下子癱軟在地上。

他腦海裡隻有一個念頭。

沈家百年家業。。。。。。

全完了!!

奪爵,革職。

逐離出京,三代不得入朝。

這些懲罰加在一起,三代之後,足夠讓沈家湮滅於凡塵,再無崛起之日。

滿殿眾臣拱手齊聲道:“陛下聖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