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傾天下花傾月秦蕭冥免費閱讀第74章

-

雲淡風輕近午天,傍花隨柳過前川。將近中午的時候,天上飄著淡淡的雲,春風輕輕地吹著,江南最聞名的情淚湖一如既往地吸引著無數才子佳人的駐足遊玩,即使在此戰亂年間,它依舊是人間天堂。...

雲淡風輕近午天,傍花隨柳過前川。

將近中午的時候,天上飄著淡淡的雲,春風輕輕地吹著,江南最聞名的情淚湖一如既往地吸引著無數才子佳人的駐足遊玩,即使在此戰亂年間,它依舊是人間天堂。

今日,情淚湖迎來了一對奇異的俊男美女,男的長得俊逸不凡,黑色長髮被鬆鬆的綰起,頭上帶著束髮的玉冠,標準的文人打扮,皮膚白皙似雪,清秀的麵孔在太陽的照耀下顯出完美的側臉,一身的書生氣質,手中拿著一柄摺扇,一派風流韻致的才子模樣,麵帶柔情地注視著前邊坐在輪椅上的美女。

話說最奇怪的就是那美女,人如玉,發如墨,眉如翠羽,絕對是絕代美女,然而卻一臉冰寒,尤其是臉上那不太明顯的疤痕,更為那冷漠的臉龐增添拒人於千裡之外的寒氣,雖是明顯的一身丫環打扮,卻半點也冇有身為丫環的卑微,反而有種淩駕萬物之上氣勢,這種氣勢不形外而形於心。

冇錯,這兩人,便是出來遊春的沐軒和皇甫羽,實際是沐軒硬拉著皇甫羽出來。

“小羽,看,這便是江南最有名的情淚湖。”沐軒笑著指著情淚湖,向皇甫羽介紹道。

遠遠望著被雲霧所縈繞著的情淚湖,皇甫羽一下子就被深深地吸引住了,情淚湖,果然各不虛傳啊,眼前美景不似蓬萊卻勝似蓬萊,岸邊林蔭靜謐幽遠,在遠山娉婷映襯下,這一湖綠水愈顯窈窕,遠處水麵騰起的輕霧似紗,氤氳若夢,偶爾有風拂過,水麵蕩起點點漣漪,如少女初見情人時的情懷,空寂的心似因這美景而有所觸動,有什麼被她刻意遺忘的感覺慢慢地湧現出來。

見皇甫羽真心喜歡這美景,臉上終於露出絲表情,沐軒真覺得這一趟出來得真對,轉身,如她一般,麵對著美景,一時詩性大發,雙手負後,吟道:“一葉扁舟掠岸飛,青山綠水落彤微。湖光又映桃花靨,留戀春風不願歸。”

溫潤清朗的嗓音在人來人往的情淚湖中飄散開來,引得多少遊人拍手稱絕,遊人中大多是江南的才俊佳人,已有不少人認出他便是江南第一才子沐軒了,片片讚歎聲更是不絕於耳,佳人眼波含情,頻頻秋波,隻盼能得他回眸一顧。

然而沐軒卻對周遭的一切視若無睹,滿心隻想著如何打開伊人的心扉。

皇甫羽麵色雖如常,然而內心卻也禁不住讚歎:好詩,好詩,好一個才華橫溢的才子,此詩正應此景。

凝望著美景的眼神也變得幽深起來,正如他詩中所言,如能撐一葉扁舟,徜徉於這美不勝收的人間仙境,該是多麼愜意啊!

可惜,她冇那個心境,冇了那份灑脫,也冇那個資格,她隻能辜負了此美景,也終究隻能辜負了他的好意。

眼眸一黯,皇甫羽推著輪椅,轉過,便要離開,卻被擋住了。

“小羽,你怎麼啦?不開心啊?”沐軒擋在皇甫羽麵前,疑惑地問道,語氣中帶著緊張。

“冇有,出來夠久了,我們回去吧!”皇甫羽搖了搖頭道,清靈的聲音低低的。

“我們纔出來一會而已啦!好小羽,少爺我已經很久冇出門了,你就陪陪我吧!好不好嘛,小羽……”沐軒彎下腰,拉起皇甫羽的手,‘撒嬌’著道,嗲得讓人實在受不了。

暈,一代大才子竟……天啊!雞皮疙瘩都起來了,皇甫羽受不了點了點頭,為了她讓留下來,他竟連‘撒嬌’都用上了。

沐軒勝利一笑,溫潤的笑容迷倒了在場的萬千少女,清澈如水的眼眸閃著耀眼的閃光:就這麼讓她離開,那他所做的一切不全都白費了嗎?就算今天不能打開她的心結,他也要讓她感受到生命的美好,勇敢地接受一切挫折。

“小羽……”沐軒剛想開口說什麼,突而被一聲嬌啼聲給打斷了。

“沐少爺?”伴隨著如黃鶯般美妙的聲音柔弱地響起,一襲紫紗的絕色美女便出現在兩人的視線中,那是怎樣的一個美人啊!手如柔荑,膚如凝脂,領如蝤蠐,齒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白晰的臉龐,柔情萬千,一襲紫紗將她曼妙的身材展露無遺。

“杜小姐?”沐軒疑惑地看向款款向他們走來美女。

“好巧啊!沐少爺也出來遊玩嗎?”杜小姐一副大家閨秀地輕聲問道。

“嗯,杜小姐也出來遊玩?”沐軒點了點頭,微笑著有禮回道。

“今天天氣很好,香辰出來散散心,想不到會碰到沐少爺。”杜小姐見到他的微笑,心撲咚撲咚地跳個不停,害羞地低下了頭,如蚊子般地輕聲道,聲音如輕風拂過般讓人受用,也可聽出語氣中對這一番偶遇感到深深的喜悅,臉更是紅得如番茄。

“是啊!天氣很好,所以我帶小羽出來呼吸呼吸新鮮空氣。”沐軒笑著說道,低下頭看著皇甫羽的目光帶著寵溺。

杜香辰這才注意到她的沐少爺身邊還有一個令人為之一滯的大美女,一時心中很不舒服,醋意橫生,待一眼瞥到她所坐的輪椅,帶著敵意的眼光轉為不屑。

“這位是?”閃著好奇眼光,杜香辰柔柔地問道,雖然不覺得一個殘廢會對她有什麼危險,但沐軒眼中的柔情也不是假的,哼,對她都冇這麼溫柔過,嫉妒,好嫉妒,她要問清楚這個出現在他身邊的人是誰。

“哦,我忘了介紹,這是我的丫環小羽。”轉過頭,看向皇甫羽,柔情道:“小羽,這位是杜知府的千金杜香辰。”

原來是隻是個丫環,杜香辰在心中更是不屑一聲暗哼,表麵卻溫柔地對皇甫羽點了點頭道:“小羽,你好。”在外人看來,她一點也冇有大家小姐的高傲,連對一個丫環都這麼有禮貌,真是個溫柔的小姐,誰能娶到她,絕對是世上最幸福的男人,至少,除了沐軒外,在情淚湖這裡的男子都是這個想法。

皇甫羽隻是點了點頭,連笑都冇笑一起,不,是正眼都冇看她一眼,因為她是誰,都不關她的事。

杜香辰嘴角邊的笑容一滯,並冇表示出絲毫的不滿,但心裡卻是恨得牙癢癢的。

“你不過是個丫環,還是個廢人,我家小姐都屈尊跟你問好了,你還……”杜香辰身邊的丫環跳出來指著皇甫羽,為她家小姐抱不平道,標準一副狐假虎威的野蠻丫頭。

“閉嘴。”沐軒陰沉著大聲喝道,那怒火沖天的樣子著實嚇壞了在場所有人,誰都知道大才子沐軒好脾氣到幾乎冇脾氣,這一向溫和的人發脾氣才叫真正的恐怖耶,一時把所有人都給征住了,連皇甫羽都側目地看著盛怒的他。

杜香辰也嚇得不輕,但很快就恢複過來,柔著聲道:“沐少爺不要生氣,小蘭一時口無遮攔,請小羽姑娘不要介意。”隱於衣袖下的手緊緊地握成拳,看來這個殘廢丫環在沐軒的心裡占有很大的位置,哼,不可小看。

皇甫羽搖了搖頭,她很清楚這位什麼小姐心繫沐軒,而且這個人不簡單,她並不像她表麵裝出的那樣柔弱,那麼和善,水波般的眼眸閃著好強、剛愎,還有看自己時的狠決與嫉妒,如果不是自己那深入骨髓的敏感,還真的也會被她的外表給騙過去,隻是,她實在冇需要將她當情敵,嗬,正如她丫環說的那樣,她不隻是個丫環,還是個廢人。

沐軒臉色一緩,但還是繃著臉道:“杜小姐不好意思,我們要先走了,失陪。”說著,便上前搭上皇甫羽的輪椅,不等杜香辰迴應,自顧地推著輪椅離開,氣得杜香辰牙癢癢的。

“小姐,她……”小蘭害怕過後生氣地指著兩人離去的方向,嘟著嘴說道。

“彆說了,哼,走,回府。”杜香辰將怒氣發在小蘭身上,喝斥了一聲,朝兩人離去的方向憤恨地看了一眼,轉身離開,哼,沐軒是他的,她不會放棄,她堂堂一個知府千金難道會比不上一個丫環,而且是個殘廢的。

沐軒推著皇甫羽行走到湖堤邊,怒氣尚未消,那句‘廢人’讓他覺得很刺耳,也讓他很心痛,在他心裡小羽是世上最美好的人,比任何會走會跑會跳的人都美好,隻是這樣美好的人,上天為什麼對她這麼殘忍,不,這麼美好的人應該得到幸福,他要給她幸福。

猛然停了下來,沐軒繞到皇甫羽身前,蹲下身來,真誠道:“小羽,不用在意彆人說什麼,在我眼中,你是世上最美最好的女子,我……”我喜歡你,他想這樣說,但他知道時機並不對,話題一轉道:“我相信,一時的困境隻是暫時遮掩了你的光環,終有破繭而出那日,每個人一生最都會或多或少受到挫折,如果你將它當成是磨練,放開心胸,你會發覺,世間的一切還是那麼美好,挫折也將不再是挫折……”

嘮叨嘮叨,嘮叨嘮叨……

看著雙清純不染俗世的倔強眼眸,耳聽著他激勵的話,皇甫羽沉靜如水的心泛起絲絲波動起來,伸出手,主動地握住沐軒垂在一邊的手,嘴角輕揚,道:“謝謝你,我會嘗試著放下。”

沐軒話音一停,晶亮的眼眸直直地看著皇甫羽,笑開了,無比純淨的笑容也感染著皇甫羽,兩人就這樣手拉著手,欣賞著美麗的情淚湖,留下一道美麗的風景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