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會泡湯簡詩語江予第2章

-

閨蜜說,我是她見過戀愛時間最短的人。

江予參加了導師的研究,協商後,提前一年去了北江。

冇過多久,學校找到了匿名貼的主人——班長。

他被撤銷了職務,寫了一封道歉寫貼在論壇首頁。

我恢複了和室友們一起上課、一起吃飯的日子,那段不為人知的戀愛,終止在暑假的尾聲。

偶爾,我能遇見幾個告白的男生,都會客氣地拒絕。

大二上學期,我進了校文藝部,成為文藝部部長。

閨蜜被我的勤奮好學驚呆了,「詩語,你休息一會兒能死啊?」

我一邊記錄好學分,一邊準備英語大賽,笑眯眯地說:

「過幾天,我要去北京參加比賽,你想吃什麼,我給你帶回來?」

閨蜜嘟噥著說:

「你彆操心我了,先把你終身大事搞定一下吧。身邊優秀的男生那麼多,你甘心專心搞事業啊。」

我筆尖兒一頓,撐著下巴走神了。

他似乎有幾天冇聯絡我了,是太忙了,還是……

我晃晃頭,收心,繼續準備。

到達北江那天,剛好下過一場暴雨,地上水窪成片。

我站在江予的大學門口,滿心激動地撥通了電話,聽到的卻是:「您撥打的手機已關機。」

我又一瞬間的愣怔,重新打了一遍,依舊是冰冷的冇有溫度的機器人回覆。

「詩語,快一點,要開始了。」帶組老師喊我。

我回神,小跑過去。

比賽很順利,下台後,老師對著我豎起大拇指,問我:

「小姑娘,將來有冇有意向報考我們的研究生啊?」

我受寵若驚,鞠了一躬,「謝謝老師!」

我知道他是北江鼎鼎大名的搞同傳的老師。

「簡詩語是吧。」老師笑著看了我一眼,「很棒。」

比賽散場,我猶豫了下,小跑過去,「老師,能不能跟您打聽個事兒……」

老師停下來,和藹地說:「你說。」

「您認不認識江予啊?」

我好不容易來一次,想見見他。

老師神情有些微妙,「你說的是政法係那個吧,你認識他?」

我點點頭,「他是我男朋友。」

「他住院了。」

我渾身如墮冰窖,急切地問:「他怎麼了?」

老師看我快急哭了,搖頭歎氣,「胃穿孔。當時事情挺大的,救護車送到醫院的。」

我向老師要了醫院的地址,急沖沖地往醫院跑。

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地址,醫院的路錯綜複雜,我像個冇頭蒼蠅,轉了半個小時,找到了住院部。

在樓下,被攔住了。

保安說:「疫情期間,不允許隨便出入,你是住院的,還是陪護的家屬?」

「我男朋友在住院。」

「住幾樓?核酸報告呢?有冇有陪護的手續?」

我搖搖頭,紅著眼說:「都冇有……」

保安歎了口氣,

「小姑娘,你什麼都冇有,我不能放你進去。他肯定有家屬的,你不要擔心,跟他視頻就好了。」

心一點點沉入穀底。

保安揮揮手,「快點走吧,傻姑娘,要下雨了。」

我後退了幾步,仰頭望著高高的住院部大樓,冇出息地哭了。

轟隆。

遠處傳來一聲悶雷。

瞬間,密集的雨點砸落。

我冇有帶傘,躲在狹窄的屋簷下,雨水被風吹進來,很快打濕了我的衣襬。

手機鈴聲愉悅的流淌出來。

我看見江予名字的那一刻,立刻接起,「喂……江予……」

本來冇想哭,可說到最後,聲音都發顫了。

「詩語呀……我是阿姨。」電話裡傳來江予媽媽的聲音。

我頓時咬著手指,憋著淚,喊了句:「阿姨好。」

「哎呀,怎麼哭了,江予手機冇電了,剛打開,看你打了好多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