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宇文璟怒極反笑,手指緩緩地收緊:“若不是攔截到你宮裡的人來不及処理的毒糕點,我也想不到你會變成這樣。

媛媛的孩子也沒了,你現在滿意了!”

宋沁薇無法讓宇文璟相信,因爲就連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季媛爲了扳倒她,竟然捨棄自己的孩子。

第章:尋死想到孩子,蝕骨之痛使宋沁薇失去了理智,她對著宇文璟的手背狠狠咬了下去。

口腔裡很快就有一股腥鹹。

宇文璟劍眉冷蹙,龍顔大怒:“皇後宋沁薇精神失常,從今日起,沒有朕的允許,不得出鳳儀殿半步。”

宇文璟拂袖而去,叫人鎖上宮門。

宋沁薇盯著那扇門在笑,倣彿一朵開在懸崖上的花,搖搖欲墜,帶著令人心疼的倔強,又美的讓人窒息。

她入宮三年,懷上睿兒就被封爲皇後,被宇文璟捧在手心裡寵。

直到宇文璟的青梅竹馬季媛進宮,宇文璟的心,漸漸就不在她這裡。

如今,她竟成了他口中的毒婦。

昔日熱閙的鳳儀殿,一時間變得荒涼,成了冷宮。

宋沁薇每晚都能聽到孩子的哭聲,這房裡的每一処,都是孩子的影子。

宋沁薇想,一定是她的孩子廻來了。

這夜,宋沁薇又聽到了哭聲,她起身推開門,循著哭聲一直一直走。

走到了池邊,耳邊響起蠱惑的聲音,衹要她跳下去就能見到孩子。

“睿兒,母後來了。”

她張開雙臂,嘴角敭起笑。

閉上眼,縱身一跳。

夜涼如水,刺骨的冷。

……“蘭兒,你不許死,快睜開眼。”

是誰在耳邊說話?

再次睜開眼,宋沁薇才發現自己還在鳳儀殿,她沒死。

忽然,一道人影閃了過來,抓著宋沁薇的手,神情焦灼:“沁薇,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你怎麽如此不愛惜自己。”

看清是沈如風,宋沁薇虛弱地笑了笑:“沒事,命大。”

沈如風急性子,拉著她的手:“沁薇,我這就帶你出宮,以後你就跟了我,那宇文璟算什麽,你若要皇後這位子……”“沈如風。”

宋沁薇急急喝道:“我看你是糊塗了。”

他是權傾朝野的太師,朝中早有流言,說沈如風要奪了宇文璟的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