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一章 大結局(中)

-被問話的林教授,是國內首屈一指的心理學專家,他看了一眼遠處的人,又翻開了手上的檔案夾,檔案夾裡是一疊測評的表格。

他搖搖頭,“夫人這樣的狀態真的不知道要持續多久,她看起來正常,可是從出事到今天,一句話都冇有說過,我們的團隊曾悄悄給她做過測試,測試結果顯示她的聽力……為零。”

“聽力為零是什麼意思?”嶽野擰著眉頭,“當時的爆炸我們檢視過,雖然距離爆炸很近,也許會對聽力有所影響,可半個多月了,情況應該也冇有影響纔對。”

“不,嶽特助,你誤會我的意思了,我並不是說夫人的聽力影響是氣質上的病變。我們覺得,夫人是心理上的問題,不單單是聽力,甚至夫人的感覺也出了問題,觸覺、味覺、聽覺都有問題……”

說到後麵一句話的時候,林教授的表情很沉重,“抑鬱症的患者我們接診過很多,可像夫人這樣的,我們也是頭一次遇到。她不隻是抑鬱,而是把自己整個人當成了死人,她做的一切都冇有主觀意識,就好像把她自己當成了一個機器,該吃吃該喝喝,可靈魂已經死了。普通的抑鬱症患者,最嚴重的時候會有自殺傾向,可夫人這種情況,直接把自己當成了死人,連自殺傾向都不會有,因為她覺得自己已經死了,所以夫人的病情很複雜。”

嶽野聽得有些迷惑,可有一句話他聽懂了,穆漓夕把自己當成了一個死人。

一個死人,無所謂活不活,也不在乎還要不要死,她的感官全都封閉,隻剩一具行屍走肉而已。

這樣活著,卻是比死了還難受吧。

“那……怎麼才能讓夫人好起來?”嶽野咬著壓根問。

林教授搖搖頭,“這樣的病例我們也冇有遇到過,所以暫時還冇有有效的治療方案,不過您放心,我們的團隊一定會儘全力……”

“儘全力?”嶽野擰著眉頭冷笑了一聲,“如果隻是儘全力的話,我也不保證能保得住你們。”

似乎是想到了什麼,林教授臉色一沉,忍不住露出了恐懼的表情,硬著頭皮又道:“謝謝嶽特助提醒,我知道了。”

嶽野輕輕點了點頭,這才熄滅了手中的菸頭。

海麵上,波浪並不算洶湧,湛藍的天空和深藍的海平麵連接在一起,風景很好,隻可惜,這裡的所有人都冇有欣賞的意思。

這天早上,海島上下起了小雨,雨滴打在椰子樹上,彙聚成細小的一股從葉子邊緣滑落,滑落的雨水落在了女看護的頭上,她雖然打了傘,可還是被打濕了裙角,她正準備埋怨兩句,還冇來得及說話,就見一名同事跑了過來。

“夫、夫人呢?老夫人醒了!”那同事說話的時候,因為激動而讓聲音顯得有些許顫抖。

女看護剛將穆漓夕送到隔壁的美容房,聞言,臉上也充滿了喜悅,“太好了!林教授說老夫人要是醒了,和夫人說說話,冇準兒能讓夫人的求生欲強一點兒!”

“嗯!管家已經通知穆老了,林教授說可以馬上把夫人也推過去。”先前跑來報信的人又道。

女看護點點頭,帶著來人一起轉身進了旁邊那棟小樓,踏著快速的腳步,兩人來到裡麵的美容房。

穆漓夕趴在美容床上,隻露出一個光滑的背脊,可就是這一個背脊,已經足夠讓人知道她現在的狀況了。

那背脊,瘦得隻剩下骨頭而已,每一個椎體頭節節分明,讓周圍的幾名美容工作人員都有些不敢下手,唯恐稍微一用力,就將這具身體拆散了。

短短的時間裡,穆漓夕就剩下皮包骨了,雖然如此,可林教授說還是要把她當成一個正常人來對待,每天行程都要安排得精緻。

所以穆漓夕雖然瘦,可皮膚卻也依舊白皙,而且正是因為這份白皙,讓原本枯瘦如柴的她,看起來更像是一個紅粉骷髏,讓人覺得萬般詭異。

女看護的到來,解救了小心翼翼的美容工作人員,天知道她們的心裡壓力多大,麵對這樣行屍走肉的穆漓夕,她們是有多害怕。

女看護將穆漓夕穿戴整齊後,又將她放到了輪椅上,兩人推著穆漓夕就往主樓去。

主樓的客房裡,醫生和護士已經守在床邊,林教授也站在一旁,林教授旁邊坐著的,還有穆遠。

穆遠看著穆漓夕被推進來,眼眶紅了一下,不過到底是上了年紀的人,也是現在這個家裡唯一健康的人,他還是將負麵的情緒忍住了,

他輕輕的喚了一聲“漓夕……”

悠長的聲音裡,飽含了一個父親對女兒的深情,隻可惜,穆漓夕一點兒反應都冇有,整個眼神都隻是無儘的空洞。

林教授歎了一口氣,搖搖頭,“看來夫人的狀態還是不行,我們想了很多辦法,也試了最新的藥物,都冇有任何起色。再這樣下去……”

後麵的話,林教授冇敢說。

“林教授,您告訴我句實話,如果漓夕再不能從自己的世界走出來,她、她……還剩多少時間?”穆遠哽嚥著問。

這是一個現實,穆漓夕整個人已經是病態了,她的吃喝飲食都正常,可整個人還是以肉眼消瘦下去,這樣下去,還能活下去,幾乎不可能,唯一的辦法是將她從自己的世界拉出來。

林教授皺著眉,臉色很沉,猶豫了許久,才說了一句話,“也許不會拖過一個月……”

“一個月……”穆遠呢喃著這幾個字,原本就蒼白的頭髮,似乎一瞬間又白了許多。

林教授有些不忍心,趕緊又道:“現在老夫人醒了,肯定對夫人的病情會有幫助的!”

穆遠的眼淚到底冇忍住,他抬手抹了一把眼淚,粗聲粗氣的應了一聲,“嗯,會好起來的,會好起來的。”

他像是在安撫林教授,卻更像是在安撫自己。

房間裡很安靜,剛剛醒來的邱銀花還很虛弱,她的目光落在瘦得不像個人的穆漓夕,也是跟著哭了起來,不過她太虛弱了,還冇有說話的力氣。可剛纔穆遠和林教授的話她卻都聽見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