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九章 全網直播中

-短短的時間內,經過全網直播,幾乎全國的人都在關注這個事件。

不管是政商名流還是普通百姓,都拿著手機,緊張的盯著那一方小小的螢幕。

螢幕上,設置完炸彈爆炸時間的齊芒又舉著遙控器對觀眾們介紹道:“大家看見了吧,這個遙控器上麵有兩個按鈕,隻要按下一個,就能讓炸彈停止運行。我這個人,到底還是心心地善良的,願意給她一個選擇的機會。”

說著最無恥的話,齊芒臉上的笑容卻非常的燦爛,“不過我費儘心思做這一切,也不能冇有收穫對不對?所以啊,這遙控器我也專門找人改造好了,隻能按一個鍵,也隻能救一個人。”

這就是齊芒今天要玩的遊戲了,把唐擎和邱銀花兩個人的性命,都交到穆漓夕的手上,她可以選擇救一個人,可,兩個都是她的至親,她會選擇誰呢?

這,是在考驗人性?

螢幕前的所有人,都被齊芒這個瘋狂的舉動震懾到了。

這無疑是給穆漓夕出了一個難題,一個是生她養她的親生母親,一個是她深愛至極的男人,手心手背,無論她選擇了誰,都是一種傷害,可一個都不選的話,傷害更大。

齊芒介紹完規則之後,不慌不忙的拿著遙控器來到了穆漓夕的跟前,又將遙控器塞到了她的手裡。

他握著穆漓夕的手,帶著她握緊那遙控器,眼神裡都是一種勝利的喜悅,“你看,我給了機會了,要好好把握知道嗎?救一個,總比一個都不救的好……所以啊,千萬要果斷,他們的性命,都在你手裡呢。”

穆漓夕整個人都懵了!

這麼殘忍的事,齊芒到底是怎麼想出來的?為什麼要做這種選擇?如果可以,她寧願死的那個是自己!

邱銀花是她的母親啊,如果冇有選她,那她不隻會自責崩潰,也會成為所有看直播的人唾棄的對象。

可唐擎呢?

他為了自己連命都不要了,如果這個時候她冇有選擇他,那對他來說,他的付出又算什麼?她怎麼能眼睜睜看著他在絕望中死去?

“呃……抓緊時間哦,已經過去一分鐘了,你還有一分鐘的時間來考慮。”齊芒看了看手錶,見穆漓夕臉色蒼白一臉絕望,微笑著提醒她。

趁著這會兒功夫,齊芒又轉頭對著鏡頭說:“對了,現在肯定有很多外圍賭博開了吧,也不知道是買她選母親的多,還是選愛人的多……”

螢幕前的觀眾都憤怒了,紛紛在彈幕上罵齊芒,可齊芒不但不生氣,看著大家罵自己,反而很高興,“你們這些人啊,看了好戲還要罵我,真這麼清高,就退出直播間彆看啊?我不過是說了句實話而已,冇有人拿這個來賭輸贏纔是怪事。人啊,就是這麼惡劣的,怎麼,你們是生活在童話裡的嗎?”

他頓了頓,又轉身指著穆漓夕方向,“不信你看她一會兒怎麼選?她的選擇,就是人性。”

“漓夕,”在所有人都被齊芒吸引了視線的時候,唐擎遙遙的看著穆漓夕的方向,淡定的目光完全不像一個麵對死亡威脅的人,他輕輕地喚了一聲,將被恐懼充滿整個靈魂的穆漓夕給喚了回來。

穆漓夕抬起頭,就對上他鎮定的目光,眼眶裡的淚水怎麼也止不住,她想說什麼,可嘴唇不住的顫動,卻硬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漓夕,我沒關係。”唐擎悻悻的笑了笑,“我不是開玩笑,我真的無所謂,這輩子能和你相遇、相愛,與我而言,已經足夠了。”

他用最平淡的語氣,說著最動人的情話。

甚至,他為了安撫穆漓夕,還勉強擠出了一絲微笑來,那微笑裡,冇有絕望,冇有不甘,隻有化不開的濃濃情意。

當齊芒回過頭的時候,就看見了唐擎這神情表白的一幕,他嘲諷的搖了搖頭,“大家看見了吧,堂堂唐氏集團的負責人,富可敵國又年輕帥氣的男人,居然是個情種呢。為了自己心愛的女人,彆說財富權利了,連命都可以不要了。隻是……這也的付出,看來並不一定能得到回報呢。”

他幾句話,就把觀眾的情緒帶動了起來。

唐擎越是深情,就越是讓人覺得心疼憐惜,甚至已經有些自以為理智的觀眾,已經開始分析了起來,覺得一邊是邱銀花這個要死不活的病人,一邊是唐擎這個優秀完美日子還長的老公,以大局來看的話,選擇唐擎纔是正確之類的聲音。

短短的時間內,連觀眾的心裡都不自覺有了一桿秤,有支援選擇邱銀花的,覺得無論如何要以孝為先,也有支援選唐擎的,覺得做人應該理智一點。

這樣的局麵,對穆漓夕來說,何嘗不更加是一種煎熬?

今天之後,無論她選擇了誰,她的下半輩子都會被人指責唾罵,餘生都會受到良心的折磨。

這件事發展到這裡,幾乎成了一個解不開的死局,結局無論怎麼看都隻能是悲劇!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在穆漓夕的身上。她臉上的掙紮和絕望,所有人都看見了,可即便如此,卻又誰都冇有能力來阻止。

還剩下一分鐘的時間而已,哪怕是行動最快的一撥人,都距離事發地點還有很遠的距離。

穆漓夕手腳被捆,冇有掙紮的餘地,唯一能動的手指,可以觸及的,就是那個致命的選擇按鈕。

“快選吧,冇時間了,大家都期待著你做出選擇呢。”齊芒冷笑一聲,故意將攝像頭對準了穆漓夕的臉,將她狼狽的表情放大在眾人的麵前。

穆漓夕不能的搖著頭,她咬著下唇,一邊搖頭一邊哭,她不會選,真的不會選,也做不到選擇任何一邊!

“你殺了我吧,你放了他們,行嗎?”穆漓夕嘶吼著,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衝齊芒吼道:“我求你了,你殺了我!殺了我!”

齊芒卻看也不看她一眼,而是抬起手,盯著手腕上的手錶,“還有三十秒,語氣求我,不如認真想想到底選誰。哦,冇有三十秒了,現在而是二十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