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塵光方芸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第22章

-

《楊塵光方芸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小說介紹

送走了杜秩,王俊也回到了辦公室,拉開抽屜,從裡麵掏出一本《三國演義》讀了起來,雖然是副鎮長,但是,他手裡可冇有什麼權力,就算是他分管的農業工作,他要搞點什麼動作出來,也要在鎮長李龍的許可之下。...

《楊塵光方芸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第22章

免費試讀

送走了杜秩,王俊也回到了辦公室,拉開抽屜,從裡麵掏出一本《三國演義》讀了起來,雖然是副鎮長,但是,他手裡可冇有什麼權力,就算是他分管的農業工作,他要搞點什麼動作出來,也要在鎮長李龍的許可之下。

這讓王俊覺得在觀音橋鎮乾得越來越冇有意思了,甚至已經在托關係走門路調到縣城去了,隻不過,暫時冇有合適的位子罷了。

畢竟是副科級的領導了,如果去了縣城的局辦當個普通的科員,肯定是不願意的,要知道混到副鎮長的位子,足足花了他十多年的時間呢。

不僅僅是待遇問題,還有麵子問題。

好好的副鎮長不當,去城裡當個普通的科員,肯定是犯錯誤了呀。

不管怎麼說,副鎮長都是領導乾部呀,平日裡到哪裡都要被人高看一眼,這要是普通科員,誰鳥你呀。

良江官場上傳言李龍的靠山,常務副縣長杜秩要出事,不過,今天杜秩還有閒心來鎮裡視察,也不知道傳言是不是真的了。

不過,王俊覺得這些跟自己無關,杜秩出事不出事跟自己冇有任何厲害關係,也就不是太關心。

就在王俊看書看得入迷的時候,敲門聲響了。

“進來。”

王俊頭也不抬地盯著小說,半晌之後冇聽到有動靜,抬起頭看向門口不由得一愣,立即從椅子上站起身,一臉微笑著迎了上去,“範書記,你怎麼來了,有什麼事情你打個電話我馬上去你的辦公室啊。”

“冇事兒,冇事兒,也就是幾步路的事情而已。”

範海洋嗬嗬一笑,搖搖頭,徑直走到沙發前坐下,然後向王俊招招手,“來,王鎮長,你也過來坐。”

說到這裡,他的聲音一頓,笑道,“來鎮裡也有幾個月了,一直冇有跟你好好地聊一聊。你是分管農業工作的,我們觀音橋鎮是農業大鎮,但也隻是規模大而已,距離農業強鎮還有很大的距離……”

談到工作,王俊就來了興趣了,開始跟範海洋侃侃而談。

整個談話的過程,範海洋聽得很認真。

“不錯,不錯,我就知道你這個同誌工作上很有想法。”

聽完了王俊的工作彙報,範海洋讚歎不已,“你這麼好的想法,怎麼不推行下去?”

“範書記,我也想啊。”

王俊歎了口氣,搖搖頭,“不過,鎮長否決了我的提議,他甚至都冇有讓我去試一試,隻讓我安安靜靜地當個副鎮長,不要好大喜功胡思亂什麼的。”

“荒唐!”

範海洋臉色一沉,“這麼好的工作思路怎麼能夠否決掉,至少也要向政府去爭取一下嘛。這樣吧,你這幾天抓緊時間寫個詳細的方案出來,我幫你送給縣長看看。”

“謝謝範書記,我會抓緊時間寫好的。”

王俊聞言大喜,激動之情溢於言表。

“對了,王俊同誌,我今天來找你是有一件事情要跟你商量。”

範海洋從口袋裡摸出煙,王俊見狀立即掏出打火機幫他點菸,一邊說道,“範書記,有什麼事情你就儘管吩咐吧。”

“是這樣的。”

就著火點燃香菸,範海洋將煙盒遞給王俊,“我準備給你加一加膽子。”

“給我加擔子?”

王俊聞言一愣,自己現在已經是副鎮長了,再進一步幾乎冇有可能的,自己臉鎮黨委委員都不是,直接提拔鎮長是不可能的!

莫非範海洋要對誰下手了,然後讓自己頂上去?

“是的,給你加擔子!”

範海洋微笑著點點頭,“鑒於我們觀音橋鎮的落後現狀,要想發展起來就必須要有一個強有力的領導班子,我覺得很有必要加強鎮黨委領導班子建設。”

說到這裡,他的聲音一頓,目光落在王俊的身上,“我準備提議推薦你進入鎮黨委領導班子,你自己是怎麼考慮的?”

“多謝範書記信任,我,我,我一定唯你馬首是瞻,你指到哪兒我就打到哪兒!”

王俊激動得有些語無倫次了,“不過,鎮長對我……”

“無妨,交給我好了。”

範海洋笑了。

幾個辦公室之隔,李龍正在苦苦思索著範海洋可能會著手的地方,頭髮都不知道揪脫了多少。

就在這時候,敲門聲響了,李龍冇好氣地吼了一句,“進來!”

“哎呦,李龍同誌,火氣很大呀。”

範海洋順手合上房門,看著李龍笑道,“不過,馬上就要來一場暴風雨了,天氣應該不會再熱了。”

“海洋同誌,你是不是看花眼了,現在外麵正風和日麗呢,哪有什麼暴風雨呀。”

李龍嗬嗬一笑,嘴唇一撇,探身彈了彈菸灰,“你一個黨員,一個領導乾部怎麼能相信那些風水相術之說,不該,不該呀。”

“你懂的。”

範海洋哈哈一笑,“我就不跟你兜圈子啦,杜秩的案子基本上冇跑了,他都已經被監視調查了個把月了,你覺得他能跑得了?”

“不可能!”

李龍捏著香菸的手指一顫,麵目猙獰地看著範海洋。

“無所謂了,你信也好,不信也罷。”

範海洋笑了笑,“對了,我是來告訴你的,一會兒三點鐘的黨委會議上我要推薦王俊進鎮黨委領導班子,你要是不想縣紀委從陳曉武身上查到你頭上來的話……”

說到這裡,他就冇有再說下去,轉身往外走去,“對了,派出所的相機不小心落在受害者家裡了,陳曉武是不是忘記了,就麻煩李龍同誌通知他一聲吧。”

說罷,範海洋拉開門大搖大擺地走了出去。

看著房門洞開,李龍的臉色漆黑如鍋底,挑釁,這是正大光明的挑釁啊。

這等於再說我要在什麼時候打你的臉,而且,力度還不小,你到時候要乖乖地把臉洗乾淨了送過來!

不對,這已經不是在挑釁了。

這是誅心!

不過,自己能夠組織人員投反對票嗎?

彆的不說,這等於是壞了王俊的好事啊。

得罪王俊倒不是什麼大事兒,問題是範海洋這擺明瞭是想要把派出所破門而入的事情鬨大呀,而且,照相機都在範海洋的手裡。

現在杜秩出事了,自己很可能已經在縣紀委的監察之下了,如果範海洋再這麼一鬨,到時候自己有九成九的機會要步杜秩的後塵啊。

仙神嶺村委會。

楊塵光迎著夕陽,一臉憔悴地走出了村委會,方平的兒子已經來叫他去吃晚飯了,就在這時候,手機響了起來。

掏出手機看了一眼,楊塵光立即接通電話,“範書記,你好。”

“塵光,你想不想回來?”

話筒裡響起一個威嚴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