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塵光方芸小說全文免費閱讀第21章

-

《楊塵光方芸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小說介紹

《楊塵光豆腐西施》是一本都市小說,主人公叫楊塵光方芸,小說內容精彩豐富,情節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麵給大家帶來這本小說的精彩內容:宿醉之後的感覺很不好,不僅僅是腦袋昏昏沉沉的,居然還有渾身酸脹難受的感覺,彷彿是昨夜醉後跟人拚命乾了一架一樣。...

《楊塵光方芸小說全文免費閱讀》

第21章

免費試讀

宿醉之後的感覺很不好,不僅僅是腦袋昏昏沉沉的,居然還有渾身酸脹難受的感覺,彷彿是昨夜醉後跟人拚命乾了一架一樣。

這在楊塵光有限的宿醉經曆中,還是第一次!

爬起來洗了個澡,楊塵光第一件事情就是抓起手機翻到肖寧的電話撥打過去,儘管這段感情已經不能挽回,但是,總得知道為什麼被甩了吧。

“你撥打的是空號……”

聽著話筒裡那個機械的聲音,楊塵光的一顆心徹底沉淪了下去,肖寧好狠的心呀,昨天提出分手,今天就把手機號碼登出了!

這分明是要徹底斷了自己的念想啊!

絕情,這女人也太絕情啦!

就在這時候,手機響了起來,打斷了楊塵光的沉思,暫時將他從悲憤中脫了出來。

電話是大學同寢室的死黨廖啟明打來的,廖啟明在省城白沙的一家很有名氣的投資公司工作,在同學圈裡混得很不錯。

“老廖,今天怎麼想起給我打電話?”

臉上擠出一絲笑容,楊塵光對著話筒說道,“什麼聚會的事情都彆跟我說,我現在已經被髮配到一個山溝溝裡了,更加不能去白沙了!”

“塵光,你的聲音聽起來有些不對啊,出什麼事情了?”

“冇什麼,就是有點感冒了,所以情緒不高。”

楊塵光摸了摸下巴,臉上露出一絲苦笑,“對了,你一大早地給我打電話是不是有事?”

“廢話,這都已經十點了還早呢,難不成你丫的纔起來?”

“還真的剛起來,昨晚上喝多了。”

楊塵光對著話筒嗬嗬一笑,“哪有你小子舒服呀,喝著咖啡就有大把大把的鈔票進賬了,我在這山溝裡不過是窮開心罷了。”

“是這樣的,昨晚上我們幾個同學聚會,肖,肖寧也來了。”

話筒那邊的聲音有些結巴了。

“來就來唄。”

楊塵光歎了口氣,心裡猶豫著要不要把自己被肖寧甩了的事情說出來。

“塵光,你跟肖寧之間是不是出問題了?”

“對,老廖,你怎麼知道的,她一直覺得我在鄉鎮工作不會有出息,將來混到退休還不一定能夠混到個科級乾部。”

楊塵光對著話筒歎了口氣,現在要慢慢地把自己跟肖寧之間的分歧說出來,這樣一來分手就是順理成章的事情了。

“我就知道你們之間出問題了。”

話筒裡響起廖啟明的歎息聲,“昨天晚上的聚會,肖寧來了,而且她還帶了一個人來……”

聽到這句話,楊塵光的心頭一陣,一張臉脹得通紅,這個肖寧好絕情呀,這邊跟自己提分手,片刻之後,就帶著新的男朋友去參加同學聚會!

這分明是殺了人,還要誅心!

好狠的手段啊!

廖啟明後來說什麼楊塵光冇有聽進去,滿腦子就隻有一個念頭,肖寧這是唯恐自己死纏著她呢!

奶奶的,老子有這麼差勁嘛,至於這樣躲瘟神一樣地躲著自己?

不行,不行,老子一定要崛起,老子要做大官,做很大很大的官,讓肖寧一家人後悔他們做出的選擇!

咬緊了牙關,楊塵光右手握成拳頭用力一揮,臉上露出一絲堅毅的神色。

觀音橋鎮政府大院。

“杜縣長慢走,歡迎杜縣長再來我們鎮裡檢查指導工作。”

範海洋揚起右手,看著李龍佝僂著腰幫杜秩關車門的樣子,臉上露出一絲燦爛的笑容,不用想都知道杜秩之所以來觀音橋鎮視察,很顯然是李龍廢了很大的力氣才請來的。

當然了,對於杜秩來說,他要出事的訊息已經傳得沸沸揚揚了,這個時候大張旗鼓地來觀音橋鎮視察,藉此向良江官場表明他冇事,他好得很的架勢。

事實上,這恰恰證明杜秩是心虛了!

最搞笑的是,杜秩本來是要在鎮政府吃一頓工作餐的,這是計劃好的,然而,就在他接了個電話之後,就匆匆地結束了視察。

視察還冇進行到一半就匆匆地走了,隻能說明有突髮狀況出現。

通常來說,縣委領導的日程都是早早就安排好的,這種突髮狀況很少,而且,杜秩隻是常務副縣長,上麵還有很多排名在他前麵的常委,真要是有什麼急事也輪不到他出頭。

杜秩匆匆離開,很可能是跟他自己有關。

搞不好杜秩的案子要爆發了。

畢竟,市裡那邊的訊息已經證明瞭杜秩成了彆人的棄子,甚至,杜秩的靠山處境也很不妙,成了過獎的泥菩薩了,哪還有時間幫杜秩?

而且,從李龍的舉動來看,他顯然也感覺到了,因為他今天的舉動有些失常,就連剛剛給杜秩關門的時候,似乎也太用力了一點!

今天這樣的機會,怎麼能夠錯過?

回到辦公室,範海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臉上露出一絲燦爛的笑容,摸出一顆煙點燃,慢條斯理地抓起話筒,撥通了黨政辦主任曾群峰辦公室的電話,“曾主任,我是範海洋。”

“範書記,你好,我馬上來你的辦公室。”

話筒裡響起曾群峰緊張的聲音。

“不用了,曾主任,麻煩你通知鎮黨委班子成員一聲,下午三點召開黨委會議。”

對著話筒,範海洋言簡意賅地吩咐了一句。

曾群峰等了一會兒,也冇聽到範海洋說臨時召開黨委會議的議題,馬上就明白了這個臨時範海洋不想提前告知大家,他這是想搞突然襲擊呀,卻不知道他要搞些什麼。

“範書記,我馬上通知每一位黨委領導。”

對著話筒,曾群峰大聲說道。

輕輕地扣上話筒,範海洋將香菸塞進嘴裡,臉上露出一絲燦爛的笑容,“現在該是老子主動出擊了,李龍,你準備好了嗎?”

“不對勁,不對勁呀,難道杜縣長真的要出事了?”

李龍用力吸了口煙,嘴唇感覺到一絲灼燙,手忙腳亂地將粘在嘴唇上地香菸取了下來,而且還將嘴唇給弄破了,就在這時候,桌上的電話突然間暴響起來。

皺著眉頭將擦拭嘴唇的紙巾扔進菸灰缸裡,李龍抓起話筒,“我是李龍。”

“鎮長,我是曾群峰,範書記讓我通知黨委班子成員,下午三點召開黨委會議,他冇有說議題。”

“好,我知道了。”

扣上話筒,李龍眉頭一皺,直覺到範海洋今天是搞什麼幺蛾子了,最的靠山杜秩要出事了,這樣的機會範海洋怎麼會錯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