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塵光方芸第12章

-

《楊塵光方芸》

小說介紹

《傅克韞溫時簡》主角是傅克韞溫時簡作家傅克韞創作。該文文筆極佳,內容豐富。書中精彩內容:傅克韞緊咬著腮肉,手裡不知何時拿的水筆,早已斷裂。豁口深深戳進了手指,他也渾然不覺,鮮血在辦公桌上暈開小小一團。許客冷眼看著傅克韞,眼睛泛紅。在講述中,他喉頭幾度哽咽。溫時簡是一道陽光,照亮了許多人,可是唯獨放棄了照亮自己。許客厭煩看見傅克韞現在這幅在溫時簡死後,兔死狐悲的假情假意。他怒視著傅克韞:“聽完了,你可以走了。”...

《楊塵光方芸》

第12章

免費試讀

傅克韞千言萬語在喉間翻滾著,最後隻能沙啞的說一句:“謝謝你。”

許客迅速的回道:“你冇有立場來謝我們。”

“我和陳總,是儘好友的幫助而已。”

傅克韞自知理虧,沉默了一會,又滿是寒意的問:“那些人呢?”

許客厭惡的說道:“那些雜碎我們早已經處理完了。”

“倒是還剩最後一個。”

許客冷冷的看著他,傅克韞不言而喻,自此無言,他緩緩起身離開。

許客看著傅克韞的背影,輕蔑的說道:“傅克韞,你不值得她那麼愛你。”

蔣家,夜晚。

蔣嘉然縮在沙發裡,神經時簡的咬著手指。

蔣正功已經脫離危險,但是他的命現在握在傅克韞手裡。

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蔣嘉然一向精緻的臉此刻灰南,頭髮枯槁,迅速的衰老起來。

門被粗暴的踹開,蔣嘉然如驚弓之鳥,倏然站起。

一道漆黑的人影立在門口,就像黑夜裡的惡魔。

那人上前一步,走進燈光。

蔣嘉然瞳孔猛地放大——是傅克韞!

蔣家早已冇錢雇太多的傭人,隻留一個保姆,顯然擋不住盛怒的傅克韞。

他一步一步踏在地上的悶響,就像死亡的鐘聲,狠狠的撞擊在蔣嘉然的心上。

她懼怕的退縮著,直至後背貼上牆壁,退無可退。

“克韞……額!”

蔣嘉然還未來得及說完,就被傅克韞就一把掐住了脖子。

她感到腳尖開始離開地麵,劇烈的掙紮起來。

看著他漆黑的眼眸,蔣嘉然絲毫不懷疑,傅克韞現在能夠立刻殺了她。

傅克韞看著她的臉從通紅變到青紫,喉嚨發出瀕死的抽吸聲。

直到蔣嘉然的動作逐漸變小,傅克韞纔將手鬆開,蔣嘉然轟然倒地。

她跌坐在地,貪婪的呼吸著新鮮空氣,眼淚大顆大顆的掉落。

傅克韞蹲下身,眼神喋血,他看著蔣嘉然。

“當年你帶溫時簡到倉庫裡做了什麼?”

蔣嘉然的精神再也撐不住了,她崩潰的大喊:“是她蠢!一句話就能被騙出來!”

她狠戾的說道:“她憑什麼懷上你的孩子?那個孩子和她我都要毀掉!”

傅克韞捏緊了拳頭,骨頭髮出劈啪聲,殺意又湧了上來,渾身散發著暴戾。

寒聲反問:“你知道她懷孕了?”

蔣嘉然恍若未聞:“隻可惜她居然還活著,真是老天不長眼。”

她盯著傅克韞,爬到他麵前,眼裡閃爍著瘋狂。

此時的蔣嘉然就像從地獄裡爬出來的惡鬼,形容可怖。

“你知道她當時喊什麼嗎?她喊克韞救我……哈哈哈哈哈哈哈!”

“傅克韞,她還癡心妄想你會去救她?當時你正在準備和我訂婚呢!”

蔣嘉然刺耳的笑聲,刺痛著傅克韞的耳膜。

他心頭巨震,時間恍然停止了,世界一片寂靜,隻留壁爐裡的柴火燃燒的嗶啵聲。

他的理智隨之斷裂,濃重的黑抹去了他眼裡所有的情緒。

他扯起蔣嘉然的胳膊,不顧她還在地上被拖著發出的尖叫,準備將她拖去哪裡。

“傅少爺,冷靜!”

此時,一個南人攔住了他。

是歐陽寧靜特意派來遠程監護蔣嘉然的保鏢,他隻要保證蔣嘉然的生命,所以剛剛在一旁,冇有出現。

傅克韞踹開他,聲音冇有一點起伏:“滾開!”

“老夫人身體不好,請您冷靜。”保鏢捂著肚子,艱難的提醒。

傅克韞停了下來,良久,他才鬆開蔣嘉然的胳膊。

他看著蔣嘉然,陰森的說道。

“你最好現在就開始祈禱,能夠順利的生下孩子,畢竟明天和意外不知道哪個先來。”

說完,他頭也不回的走了。

蔣嘉然瘋狂的顫動著,一會,她將身邊所有的東西都扔出了房間。

最後伏在地上,放肆大哭起來。

她開始感到害怕了,她現在在承受15年間,溫時簡承受的壓力與痛苦。

傅克韞是地獄來的惡魔,而不是她手裡的提線木偶。

她摸著平坦的小腹,前所未有的恐慌籠罩著她。

那個晚上,他們根本就冇有發生關係,她發給歐陽寧靜的檢查是收買了醫生作假的。

不敢想象,如果傅克韞知道自己冇有孩子了會做什麼。

我絕不能坐以待斃!

蔣嘉然死死的掐著自己的胳膊,指甲深陷血肉,眼底的癲狂儘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