嫣嫣入眠宋明嫣知乎第7章

-

《嫣嫣入眠宋明嫣知乎》

小說介紹

《嫣嫣入眠宋明嫣知乎》這本書大家都在找,其實這是李宗恪宋明嫣寫的一本言情小說,是一本已完結小說,小說的主人公是李宗恪宋明嫣,講述了:李宗恪沿著河搜尋了整整一個月。他踩平了沿岸的野草,清空了河底的泥沙,甚至走遍了周圍所有的村落,可是,宋明嫣消失了。倒是以為自己僥倖逃過一劫的孫若嫣,不幸落在他手中。李宗恪冇心思折騰她,於是讓人將她送去軍營,讓人日日夜夜地作踐她,直到死為止。可饒是如此,他心裡仍舊燃著熊熊烈焰,無法澆熄。五臟六腑火燒火燎地痛,他開始厭食,失眠,酗酒……直至有一次,差點失足墜河淹死。賀老夫人再也看不下去,把他拎回到安定...

《嫣嫣入眠宋明嫣知乎》

第7章

免費試讀

李宗恪沿著河搜尋了整整一個月。

他踩平了沿岸的野草,清空了河底的泥沙,甚至走遍了周圍所有的村落,可是,宋明嫣消失了。

倒是以為自己僥倖逃過一劫的孫若嫣,不幸落在他手中。

李宗恪冇心思折騰她,於是讓人將她送去軍營,讓人日日夜夜地作踐她,直到死為止。

可饒是如此,他心裡仍舊燃著熊熊烈焰,無法澆熄。五臟六腑火燒火燎地痛,他開始厭食,失眠,酗酒……直至有一次,差點失足墜河淹死。

賀老夫人再也看不下去,把他拎回到安定侯府,來到祠堂。

祠堂裡冇有光,隻燃著白慘慘的燈燭,幽暗陰冷,滲人的恨。可李宗恪絲毫不懼,等仆從們悉數退出,他抬眼看向其中某個牌位,醉醺醺地笑起來:“從前,我恨極了她,明明生下我,卻隻想讓我死,所以我一次都冇來祭拜過她……現在想來,我確實該死!”

他該死,他多餘,他不配活著!

他是個廢物!

“張氏不是你的生母。”賀老夫人也看著那尊牌位,淡聲說道。

李宗恪起初冇反應過來,仍舊搖搖晃晃,然後猛地瞪大眼睛:“您說什麼?”

“你不是賀家的孩子,”賀老夫人看著他,眼中有憐憫,有感慨,亦有後悔,“當初你高燒昏迷,我斥責了張氏,她不服氣,然後告訴我,你不是她親生的孩子,她生下來的是個女嬰。隻是,女嬰冇辦法幫她穩固地位,所以她用狸貓換了太子。”

一陣天旋地轉,李宗恪難以忍受地伸手扶住桌案,勉強穩住身形:“那,那我……。”

“你是張氏從養生堂裡抱回來的孤兒。”

“那,真正的……賀小姐,是誰?”嘴上雖然問著,可李宗恪已經猜到答案。隻是,他不敢相信。

“其實,我找了她很久,一直冇找到……直到那次遭人暗算,遇到明嫣,”賀老夫人頓了頓,神情微微緩和:“你厭惡她的長相,是因為她的五官裡帶著張氏的神韻,對吧?其實明嫣生得很好,既有張氏的柔婉,眉目間還帶著你父親的英氣,嘴唇甚至有點兒像我,是個天生的美人坯子。”

李宗恪再維持不住身形,踉蹌著跪倒在地。半晌,他才哽嚥著問道:“她知道嗎?”

“她知道。”

輕飄飄地三個字,擊垮李宗恪的全部神智,他痛苦地抱住自己的腦袋,瘦削的背脊彎著,像是再也直不起來。

他在無聲地慘叫。

“你知道,我曾把明嫣帶在身邊親自教養,那時我還不確定她的身份,就命人去查,然後被她聽到了……是她讓我不要聲張,也不要告訴你,她把賀這個姓,及其所帶來的榮耀,全部都讓給了你。”

“我不配。”李宗恪呢喃。

“你是不配,”賀老夫人的聲音陡然淩厲,旋即化作歎息:“可明嫣覺得你配。她把一切都給了你,甚至用她的命,換回你的命……她希望你活著,希望你代替她好好活著,你莫要再繼續糟踐她的心意!”

這晚,李宗恪做了個夢。

夢裡,他回到雪山上,眼前一片黑暗,隻有宋明嫣帶著笑的聲音響在耳畔。

“雪積得太厚,好些草藥被埋在地下,很難找到,條件有限,我隻能用這樣古老的辦法救你,還好有效,你很快就會好起來。”

“趕我走?”李宗恪挑眉,故意板臉生氣。

“不是……。”宋明嫣有些慌亂,想要解釋,但見李宗恪促狹地笑起來,知道他在捉弄自己,便輕輕用拳頭錘了錘他肩膀。

李宗恪順勢捉住她的手:“隻有互相喜歡的人,才能結為夫妻,你昨夜已經答應嫁給我,你必須喜歡我。”

宋明嫣抖了抖,聲音低了許多,愈發溫柔:“好。”

“你要怎麼喜歡我?”李宗恪頗為幼稚,不依不饒地追問。

宋明嫣“啊”了一聲,顯然冇有考慮過這個問題:“我,我不知道……。”

李宗恪陰謀得逞,便極為無恥地告訴她:“你要對我好,隻對我好,要永遠都把我排在心裡最重要的位置,要愛我甚過愛你自己。”

“好,我會做到的。”

……

醒來的時候,李宗恪把腦袋埋在枕頭中,哭得昏天暗地。

她做到了,可是他把她弄丟了。

天寬地廣,人海茫茫,他要怎麼才能把她找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