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荀之窈免費閱讀第5章

-

《玄璟荀之窈》主角是玄璟荀之窈,該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第三人稱的寫作視角,帶來極佳閱讀體驗:荀之窈回到自己的小院,一黑色的身影單膝跪在她麵前,是侍衛顧陵川。“公主,國君來了。”荀之窈聞言,疑惑出聲:“阿哥怎會過來?”“不是您寫信讓國君來的嗎?”顧陵川說著將密封的信雙手遞上。荀之窈一瞬的恍惚,她從未讓阿哥過來!...

寒夜。

荀之窈冇有回自己的院子,在今夜伺候玄璟的時候,她偷拿玄璟的令牌。

送兩個侍女出城後,換了一身南陽國的紅衣,策馬朝著南陽國和聖朝接壤最近的邊境而去。

她用了一天一夜,纔到了最近的城池。

城牆高聳厚重,本該是插著南陽國貂那馬旗幟的地方,如今變成了聖朝的神龍旗幟。

荀之窈深深地看著這一幕,眼底濕潤。

“站住!來者何人?”守城官兵厲聲喝道。

荀之窈亮出令牌,“攝政王令牌在此,你們速速退下!”

守城官兵相識一望,識趣離開。

荀之窈迎著寒風的吹刮,一步步艱難走上城牆。

站在最高的地方,她向南陽國都望去,似是看到了那江南美景如畫,親人子民皆和樂融融。

眼底一片潮濕,她費力將聖朝的旗幟全都拔出,扔在地上,堆成一座小山。

隨後抽出風中跳動的火把,將這些侵占南陽國的標誌都燒了個精光。

火焰在寒風中熊熊燃起!

荀之窈一襲紅妝,隨著火光偏偏起舞。

這時,遠處一對兵馬匆匆過來。

昨日玄璟發現令牌不在,才知荀之窈逃走了,他快馬追來。

還冇等身邊官兵講述,就看到城牆之上,一身紅裝,跳著南陽國的亡國之舞的荀之窈。

“王爺,您的眼睛……”

身邊官兵不敢置信地看向他。

玄璟冇有回答,其實早在一年前,他的眼睛就治好了。

他胯下馬,快步朝著城牆之上跑去。

荀之窈站在高處,看著他奔來的身影,眼裡空洞一片。

“站住!”

玄璟走上城牆,就看荀之窈站在了城牆上邊,張開了雙臂,彷彿隨時都會墜落。

他立馬止住了腳步。

荀之窈看著他清明的雙目,自嘲一笑,而後問:“你是要將我抓回去,還是就地正法?”

“你是本王的王妃,本王帶你回去,有何不可?”玄璟看著她搖搖欲墜的身體,心跟著顫抖。

“王妃?!”

荀之窈猶記得當初嫁入攝政王府時,他對所有人說:“本王冇有王妃,這裡隻有南陽公主!”

她苦笑,慢慢往後倒去。

玄璟瞳仁一緊,飛奔而來,千鈞一髮之際抓住了她的手臂。

荀之窈就這麼懸掛在城牆邊,望著他明亮有神的雙眼,終是一笑。

“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眼睛好了,我一直在陪你演戲。”

玄璟聽罷,心口疼痛越發強烈。

“你彆動,本王拉你上來。”他說。

荀之窈闔了闔雙眸,眼淚從眼角滑落,她自言自語:“你的眼睛那麼好看,可惜它對我從冇有溫度,我怎麼就弄錯了呢!”

話音消散在風中,一抹暗紅的血卻從她嘴邊溢了出來。

玄璟神色頓變,就連聲音都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顫抖。

“你怎麼了?”

荀之窈眼中帶著釋然:“毒藥原來真是穿腸的,比我想象中要疼得多……”

她說著話,低頭一望,黑壓壓的一片,如同無儘深淵隨時準備將她吞噬殆儘。

“隻要我從這裡掉下去,離開這座城牆,我便會死在南陽國的國土。”

玄璟眼眶莫名泛紅,抓著她的手愈加用力,“你死也是本王的人!休想離開本王!”

荀之窈仰頭看著他,一字一句:“從始至終,我愛的人就不是你。”

玄璟錯愕地看著她,就在此時,一支穿風利箭直直地朝著他的後背射了過來。

他的胸口瞬間綻出最鮮豔的紅色,溫熱的鮮血星星點點地低落在荀之窈的臉上。

荀之窈艱難地扯出笑來:“原來你也不過是被人利用,真是可笑。”

玄璟因劇烈的疼痛慢慢脫力,他紅著眼。

“聽話,把另一手給本王……”

然而,他卻看著荀之窈伸出手,一根根掰開了他的手指,如斷線的紙鳶墜落下去。

“不要——!”他第一次慌了。

“南陽公主,絕不會做亡國奴!”

荀之窈的聲音隨風傳入玄璟的耳中。

“嘭!”得一聲巨響。

城牆之下那抹鮮紅刺痛了他的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