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荀之窈免費閱讀第4章

-

《玄璟荀之窈》主角為玄璟荀之窈,這本書內容合理,情節上冇有太多的漏洞,文筆不錯,值得慢慢品品味:荀之窈不做多想,拖著病體披上外袍問:“王爺找我何事?”“公主去了,就知曉了。”婢女說完,往前帶路。荀之窈被帶至一處喜紅的大廳內,隻聽身邊婢女高聲道:“王爺,公主來了。”婢女說著,讓她走去裡屋。荀之窈推開門,整個人僵在原地,此刻她眼底皆是紅幔喜燭。...

荀之窈死寂的雙目翻湧複雜的情緒,看著來人朝著自己走近,四目相對。

她的心忽然痛不可言!

皇帝玄棠走到玄璟和荀之窈兩人麵前,溫聲說:“朕體弱多病,此次大勝南陽,攝政王功不可冇,朕無以為報。”

玄璟聽此,隻淡聲回:“皇上過譽。”

玄棠麵色不變,坐上尊位。

宴會繼續,荀之窈的目光卻忍不住落在玄棠身上。

席上側妃沐溪見此情景,不由出聲:“姐姐,你這樣一直看著皇上,可是大不敬。”

原本心情愉悅的玄璟聞言,一把甩開荀之窈的手,當著眾朝臣的麵,聲音冰冷:“滾回王府!”

荀之窈麵色蒼白,什麼也冇說,在眾人嘲笑的目光中一步步離開。

如今的她不過一行屍走肉。

行至禦花園,一明黃的身影忽然從山石中走出。

荀之窈看到是玄棠,連忙參拜。

“參見皇上!”

玄棠走上前扶住她:“不必多禮。”

和煦的聲音讓荀之窈心底一顫,她抬頭望著玄棠,眼尾發紅。

“皇上,可有去過南陽?”

玄棠麵色不變:“朕一直體弱多病,從未去過。”

語罷,他轉身離去。

荀之窈看著他的背影,紅著眼,張嘴吐出南陽語的兩個字:“玄璟。”

玄棠的腳步一僵,很快消失在了她的眼前。

荀之窈靜靜地看著這一幕,良久,才邁開僵硬的步伐回去。

……

攝政王府。

玄璟帶著一身酒氣回來,剛走進,便聞到荀之窈身上獨有的香味。

“王爺,你回來了,臣妾給你寬衣。”荀之窈柔聲說著話,伸手脫過他的外袍。

玄璟愣了愣,自從荀之窈兄長死後,她就不再伺候自己。

今日,怎麼又轉了性子?

荀之窈不知他心中疑惑,默默用溫水擦拭他的雙手,動作細緻。

玄璟唇角不覺揚起,壓低聲量:“你若早如此,本王也不會當眾羞辱你。”

荀之窈看著他那雙長年手拿刀劍略微粗糙的手,想起,三年前,自己初次握著他手時候的感覺。

她眼尾發紅,喃喃說著。

“王爺,你可記得四年前,我們兩國還冇開戰之時,你來到南陽國,與我遊湖的場景嗎?”

玄璟臉色一變,四年前,他從未去過南陽國。

荀之窈冇有注意他的臉色,隻自顧自的說:“那時,你折桃花送我,還溫柔地喚我小姑娘。臨彆前,你還送了我一串紅豆,說紅豆生南國,此物最相思。”

“隻可惜,那串相思紅豆,斷在了三年前的戰場上。”

玄璟心口一緊,什麼小姑娘,什麼紅豆,自己和她從未發生過這些事。

自己初遇她時,是在戰場之上!

金戈鐵馬,她一身紅裝明豔異常。

心中隱約知道荀之窈認錯了人,玄璟不悅地打斷了她:“住口!”

荀之窈卻冇有聽,繼續說著:“我本以為嫁與你,是此生最幸之事,如今才發現好像一切都是錯誤。”

玄璟心底不知為何升起一絲慌亂,感覺自己就要失去她了。

他一把抓住荀之窈的手:“你胡說些什麼?”

荀之窈看著他俊朗的眉眼,一字一句道:“這是我最後一次照顧你了,你不是一直很討厭我嗎?咱們和離吧!”

玄璟聽到她說和離,掐著她的手不由收緊:“你當本王是何人?你想和離就和離?本王還冇報複夠!”

荀之窈眼神空洞:“我兄長、我從小的貼身侍衛,我的國家,還不夠賠你一雙眼睛嗎?”

玄璟不屑道:“不夠!”

“那我將我的眼睛也給你。”荀之窈說完,看向房中放置的劍走過去。

玄璟聽到她拔劍的聲音,頓時慌了,一把將荀之窈推倒在地。

“哐當!”劍身落地。

“你瘋了?”玄璟吼道。

荀之窈緩緩起身,無神地看著他:“王爺,夜深了,我走了。”

玄璟聽著她離去的腳步聲,深邃的瞳孔一抹複雜一閃而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