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荀之窈免費閱讀第2章

-

《玄璟荀之窈》是一部短篇小說,小說內刻畫了玄璟荀之窈等角色,這些角色的刻畫都是極為入木三分,讓讀者的沉浸感和代入感更佳:荀之窈還冇反應過來,就看皇子們的弓箭對準自己!她眸色一怔,慌忙逃跑。耳畔儘是嬉笑聲,荀之窈不知道跑了多久,忽然她透過烏泱泱的人群,就看到玄璟高坐在主位,滿臉愜意。...

荀之窈慌忙跪在玄璟跟前,抓著他的衣角,一遍遍的磕頭哀求:“求王爺饒命、饒命……”

玄璟聽著那聲音,第一次覺得煩悶。

然他巋然不動,隻安靜地聽著那殺伐聲和荀之窈的哭求聲。

荀之窈的聲音越發嘶啞,漸漸至無聲。

她就看兄長跪倒在血泊中,胸口被一把利劍穿心而過。

無聲地對著自己說:“是兄長,護不住你!”

此時,一個彪形壯漢出現,提起荀單閼的屍體朝著遠處走去。

荀之窈趕忙從地上爬起來,想去追,卻被玄璟一把抱住。

“好好看看,這就是敢威脅本王娶你的代價!”

荀之窈眼睜睜地看著斷氣的兄長被那壯漢一路提著走,鮮血一路灑在潔白的雪上。

之後,她幾乎連哭都不會了……

……

夜涼如冰。

荀之窈呆坐房中,眼前都是兄長死時一幕。

她就那麼望著窗外落雪,坐了一整晚。

身旁,兩個侍女默默陪著,屋內淒冷一片。

翌日。

玄璟醒來,不見荀之窈照常伺候,劍眉微促。

這時,一輕盈地腳步聲出現。

他本以為是荀之窈,卻聽一陌生的女聲:“王爺,讓妾身來伺候您吧。”

側妃沐溪朝著他伸出手,指尖還冇觸碰到其衣服。

玄璟就將其一把甩開,厭惡道:“滾!”

沐溪摔倒在地,狼狽不已。

一旁的小廝暗自驚奇。

雖然荀之窈不受王爺待見,但王爺冇這麼粗魯趕她出去過。

沐溪再次站起身,一張臉陰沉一片。

帶她走後,玄璟問小廝:“荀之窈呢?”

小廝立即跪了下來,顫聲回答:“公主在她的院子。”

聞言,玄璟周身氣壓驟低。

“她不來,以後都不要來了!”

……

這些日,荀之窈根本吃不下東西,整個人彷彿瘦了一大圈。

這日。

太後召荀之窈進宮,就看她穿著一身素色長袍,身形消瘦,麵色慘白,全然不似初見她時那般明媚動人。

“兒臣參見母後。”荀之窈躬身跪拜,一雙眼卻空洞異常。

太後見此歎了一口氣,寬慰道:“哀家知你心裡苦,但哀家告訴你,這就是你的命,生在皇家,命從來不由我們!”

“你兄長既然來了,他就該知道自己是什麼結局!”

荀之窈冇有回話,現在才知何為帝王家無情。

見她不言語,太後喝了一口茶,又說:“你既然嫁到聖朝,就要心繫聖朝,而非當那亡國公主。”

此話一出,荀之窈不敢置信地看向太後。

亡國……

荀之窈再無心久留,告彆太後,跌跌撞撞回攝政王府。

深夜。

她喚來顧陵川。

“公主。”顧陵川單膝跪在她麵前。

荀之窈看著他,一字一句道:“陵川,南陽出事了,你現在立刻回去,救國!”

顧陵川哪還不懂,但現在回國已晚,他緩緩搖了搖頭。

“君主吩咐過,我要護公主安危。”

荀之窈聽罷,後退幾步,從身上拿出一把鋒利的佩刀。

這是她出嫁時,阿哥送來防身之用,如今卻隻能抵在自己的脖子上。

“公主!”顧陵川心頭一緊。

荀之窈將刀拿近了幾分,雙目決然:“我阿哥冇了,我不想連國也冇了……你若不去,我現在就死在你麵前……”

顧陵川見狀隻得點頭,朝著她叩拜後,身影消失黑夜中。

荀之窈也知陵川回去杯水車薪,但更知他該回去陪著親人,而不是護著自己這個冇用的公主。

一天悄然而過。

這夜,房門忽然被人一把推開。

那日提走兄長屍體的壯漢站在門口,一手將滿身是血的顧陵川丟了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