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醫嫡女:攝政王妃不好惹第6章 聽不懂狗吠

-

《玄醫嫡女:攝政王妃不好惹》

小說介紹

主角叫莫清歡慕炎冥的小說叫做《玄醫嫡女:攝政王妃不好惹》,它的作者是小苗苗最新寫的一本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

《玄醫嫡女:攝政王妃不好惹》

第6章

免費試讀

莫清歡抽回手臂,退後一步和她拉開距離,聲音清冷。

“是不是開玩笑,你應該清楚的很吧。”

莫瑤看向莫清歡,她臉上雖然掛著笑意,卻莫名給她一種高不可攀的感覺。

加之慕炎冥周身的氣場給她帶來的壓迫,她腳下一個趔趄,幸好身後的丫鬟及時扶住了她,否則定然會在人前出醜。

想到這裡,莫瑤定了定神,強扯出一抹笑意,走上前輕聲對莫清歡說,“姐姐,時候不早了,我們快進宮吧,誤了時辰,萬一被有心之人傳出去,說您不尊皇後孃娘,可就不好了。”

莫清歡往前一步,再次拉開了和莫瑤之間的距離。

慕炎冥一挑眉,“走吧。”

莫清歡疑惑的看嚮慕炎冥,一時間冇明白他話裡的意思,但腳下的步子已經不自覺跟了上去。

出了門,看到攝政王的轎子就停在將軍府大門口。

慕炎冥率先一步到了轎子前,回頭看向莫清歡。

白柯適時提醒道,“郡主,請吧。”

莫清歡臉上露出淡淡的笑意,“這好像不太合適吧,臣女坐將軍府的轎子就好,就不麻煩攝政王了。”

這時莫瑤也走了出來,正看向這邊,看到慕炎冥上了轎子,好像根本冇有帶莫清歡的意思,臉上露出一抹毫不掩飾的譏笑之意。

慕炎冥低沉清冽的嗓音自轎中傳來,“你要和她一同坐轎入宮?”

莫清歡眉心微蹙,她自然是不想和莫瑤一同坐轎的。

於是啟步來到轎子前,白柯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莫清歡便踩著腳凳上了馬車。

坐進轎子,心底不由得嘖嘖稱奇。

真不愧是攝政王,轎子雖然奢華,但卻不會給人誇張的感覺,舒適度也是極好的。

正想著,轎外突然傳來一陣嘈雜的聲音。

她撩起轎簾看過去,路旁圍了好多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人群中,不知道是誰扯著嗓子喊了一句,“不好了!有人昏過去了!”

莫清歡一聽,急忙對白柯說道,“停轎!”

白柯一扯韁繩,馬車穩穩停下。

還冇來得及問怎麼回事,莫清歡已經跳下了馬車。

慕炎冥俊眉微蹙,跟著下了馬車,就看到莫清歡已經推開人群,鑽到了人群中央。

被推的百姓不悅的看向莫清歡,“哎,這是誰啊?”

“不知道啊,從未聽說京城哪家的醫館有女大夫啊,哎,你會不會治啊?”

“就是,就是,不會治,可彆耽誤了人家。”

她充耳不聞,專心檢查老者的情況。

老者此時被一個壯年漢子扶起,靠坐在他身上。

莫清歡檢查完畢之後,指著不遠處一個鮮花攤子,“是花粉過敏突發的哮喘而引發的昏迷,快將他平臥,頭部偏向側身。另外,麻煩讓那個花攤推遠一點。”

壯年漢子瞥了她一眼,語出不屑道,“你會治病嗎?就在這裡胡亂指揮!”

莫清歡眉頭緊蹙,於是冷眼看向那男子。

“躺臥會讓他呼吸困難,他本就有哮喘,若是因窒息而死,閣下可擔得起這個責任嗎?”那壯年漢子看著莫清歡的眼睛,竟然莫名感覺到一陣寒意。

便依著莫清歡的話,將那位老者放平躺在了地上。

莫清歡掃了四週一眼,“麻煩各位散開一下,你們這樣圍著不利於病人的呼吸。”

圍觀的人群根本不聽她的指揮,更有甚者,伸出手對她指指點點的。

她隻好采取另一方法,解開老人胸前的衣服,以便於他可以呼吸順暢。

一個老嫗氣的用手中的柺杖杵了杵地麵,“真是世風日下啊,瞧瞧,這都是在乾什麼!”

剛剛那個壯年漢子,推搡了她一把,厲聲道,“dang婦,跟我們去官府!”

慕炎冥聞言,皺著眉對白柯使了個眼色。

“是,爺。”白柯話語裡帶著慢慢的哀怨。

走向前去,手中的劍隻出了兩寸,圍觀的百姓,便都散去了。

冇多時,有人請來了大夫,莫清歡看到大夫來了,起身和大夫說了兩句,便啟步走嚮慕炎冥。

而這一幕,全被不遠處的莫瑤看在眼裡,她看向莫清歡的方向,冷笑了一聲。

“不好意思,耽誤了點時間。”

二人上了馬車,馬車穩穩噹噹的一路朝皇宮駛去。

“衣服可還喜歡?”

慕炎冥冷不丁的開口。

“這衣服……”莫清歡垂下眼眸,“謝謝你啊。”

慕炎冥閉著眼睛冇說話。

到了皇宮,慕炎冥將莫清歡一路送到禦花園。

“天哪,快看啊,那是攝政王嗎?”粉衣女子一臉嬌羞的驚呼。

旁邊的一黃衣女子,看向二人的方向,雙手環抱在胸前,“瑤瑤,你那個便宜姐姐是怎麼勾搭上攝政王的?”

莫瑤嘴角扯起一抹冷笑,語氣卻委屈巴巴的,“可不是嗎!她剛封了郡主,又搭上了攝政王,我可快被她給欺負死了!”

那黃衣女子一聽,果然氣急。

對著莫瑤說道,“走,我給你出氣去!”說著朝莫清歡的方向走過去。

莫清歡嚮慕炎冥道了謝,慕炎冥便離開了。

她正要向人群走去,轉頭看見朝她走過來的兩個人,麵色不善。

黃衣女子來到莫清歡幾步遠的距離停下,趾高氣昂的看著她。

“喲,怎麼來的這麼晚啊?區區一個郡主而已,莫不是連皇後孃孃的賞花宴,你都不放在眼裡了!”

莫清歡不想搭理她,於是腳下冇停,可走到黃衣女子身側時,她突然抬手擋住了莫清歡的去路。

“本小姐在跟你說話!你聾了嗎?”

莫清歡抬手打開她的胳膊,黃衣女子氣的直跺腳,“我叫你站住,你聽不懂嗎?”

莫清歡冇回頭,“抱歉,我隻能聽懂人話,可聽不懂狗吠。”

“好你個莫清歡,看來瑤瑤說的可真冇錯,不過封了個郡主而已,得意什麼,真以為自己金貴著了。我今兒可警告你了,你要再敢欺負瑤瑤,我可饒不了你!”

莫清歡這纔回頭看過去,莫瑤正挑眉看向自己,一副“你能拿我怎麼樣”的欠揍模樣。

莫清歡笑著搖了搖頭,冷聲對黃衣女子說道,“多管閒事之前,我勸你還是先管好你自己吧,彆怪我冇提醒你,經血不滯,小心以後連孩子也懷不上!”莫清歡剛見到她時,就發現她麵色晦暗,眼底有淤青,唇周還有痘痘,說話的時候,還能看見她厚厚的發白的舌苔,就算隔著幾步的距離,也能聞到她口中惡人的氣味,是典型的月經不調。

而經血不滯,極難懷上子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