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醫嫡女:攝政王妃不好惹第2章 張侍郎之死

-

《玄醫嫡女:攝政王妃不好惹》

小說介紹

玄醫嫡女:攝政王妃不好惹(主角莫清歡慕炎冥):作者文筆精湛,故事情節豐富,人物性格飽滿,是一部難得的好書,值得推薦。喜歡全本資源的朋友,歡迎閱讀玄醫嫡女:攝政王妃不好惹全文。...

《玄醫嫡女:攝政王妃不好惹》

第2章

免費試讀

因為千金小姐的身軀實在是太過於孱弱。

被鞭撻之後又冇有得到很好的處理,莫清歡半夜就發起高燒。

她整個人被燒得迷迷糊糊,隻覺得聽到了腳步聲,急匆匆的跑過來之後,又急匆匆的離開。

冇過多長時間,又有雜亂的腳步聲重新歸來,刺耳的聲音隨之響起。

“還真是個小賤婢子,真不讓人省心,不過沒關係,死不了就行,叫大夫過來幫忙包紮一下,能夠活著送到花轎上就行了。”

蘭氏說話的聲音時遠時近根本聽不清楚。

莫清歡隻能感受到模模糊糊的,好像有人在幫忙處理傷口,又給她換上了新衣服。

被人送到了花轎之上,搖搖晃晃的就那樣送到了洞房當中,甚至連天地都冇有拜過。

不過想來也是,莫清歡此刻不過是個填房的身份,哪裡配得上明媒正娶呢,能從側門進去已經是仁慈了。

也不知道具體過了多長時間,莫清歡可算是從昏迷的狀態當中甦醒過來。

一個身著喜服滿臉褶子的老人,正猙獰的笑看著自己。

莫清歡剛想退後遠離那人,卻發現自己雙手雙腳全部被綁住了。

“你就是張侍郎?”

莫清歡很快就從記憶當中翻找出這人的身份。

“你以後得叫我夫君才行。”

張侍郎笑起來的時候,臉上那些褶皺全部擠到一起。

他身上還帶著一股老人臭,熏得莫清歡噁心想吐。

“你這丫頭也是福大命大,被人折騰成這樣都冇死,不過沒關係,雖然不是我最喜歡的樣子,但活生生的玩起來纔有意思。”

張侍郎陰惻惻地說著,那雙眼睛直勾勾的盯著莫清歡。

那枯木一般的手彷彿患有帕金森,一把扯下莫清歡的婚服,頓時那片雪白便呈現在眼前。

那如同牛奶一般的顏色,綢緞般的觸感,簡直叫人慾罷不能,也正因為如此,更加激發了張侍郎扭曲的心理。

“多漂亮的身體啊!”他笑嘻嘻的說著,又從旁邊拿出了許多的玩意兒。

張侍郎八十歲的身子骨自然是不可能親力親為。

但架不住他手頭上的玩意兒多,一樣一樣的把東西擺放在床邊的桌子上,擺著同時還叨咕著解釋。

“這鞭子一共染了我八個填房的命。”

“另外還有三個受不住這玉勢直接血崩而死。”

他這一樣樣數起來,林林總總最起碼得十來樣東西。

每樣東西上麵都沾了至少兩條人命。

莫清歡眼中閃過譏諷之色,這老不死的,自己身子骨不行,就變著法的去折磨嬌滴滴的姑娘。

當真是該死……

“你最好彆碰我,不然我一定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莫清歡微微動了動手指頭,上麵還帶著一枚精緻的戒指。

在記憶當中,這枚戒指是莫清歡九歲生日時父親送的。

因為怕自己女兒在他征戰沙場之時,受家裡人欺負,刻意打造的暗器。

隻要微微動動就可以觸碰機關,從那戒指當中蹦出如大拇手指甲那般大小的鋒利鐵片。

用的得當就可以一擊斃命,不然也可以重傷對方。

“哈哈哈,冇想到啊,你這丫頭平常看起來懦弱的很,真到了關鍵時候還是個倔骨頭,甚得我心呐。”

趁著那老變態絮絮叨叨說話的時候,莫清歡已經用戒指上的鐵片解開了一隻手。

隻是為了防止那人的警惕依舊維持著被綁起來的狀態罷了。

張侍郎挑挑選選了很久,最終拿出一個如同成年青年手臂粗細的玉勢放在眼前比劃著。

那玩意兒明顯是故意定製而成,無論是色澤又或者是形狀,都和人褲襠裡麵的東西極像。

“我聽說在嫁過來之前,你有一個青梅竹馬的小情人,想來用這物件,應該能受得了吧?”

“心有所屬還能被人送到我府上,估摸著早就被人玩爛了,不過沒關係,我也就隻用一次而已,開心開心嘛。”

張侍郎陰陽怪氣地說著,隨後就打算用他那滿嘴黃牙的臭嘴親吻莫清歡。

“你這個老變態,給我滾遠點!”

莫清歡二話不說,直接攥起拳頭,用那鋒利的鐵片劃向張侍郎的動脈。

雖然說那老變態已經年近百歲,身體狀況大不如以前。

但不管怎麼說到底是經常鍛鍊的,極為迅速的閃躲過去,那鐵片隻是把他充滿褶皺的臉皮劃破。

鮮血沿著土灰色的臉皮直接墜到棉被之上,瞬間被吸收殆儘。

張侍郎哪裡想到在這種情況下,自己竟然能夠被傷,頓時陰沉下了一張老臉。

“我看你就是找死!”

他二話不說,直接拿起鞭子抬手就抽。

啪……

頓時,莫清歡胸前的衣衫瞬間破裂開來,連帶著胸口的皮肉都是瞬間皮開肉綻。

鮮紅的鮮血映襯著牛奶一般的皮膚,張侍郎的眼睛頓時就如同饑腸轆轆的餓狼那般緊緊的盯著。

莫清歡也冇有想到自己身體竟然虛弱到這種地步,彆說反抗了,就是抬下手都格外吃力。

張侍郎二話不說,直接抽出自己的腰帶綁住莫清歡勉強鬆開的手,然後粗魯地將她手上的戒指一把薅下來。

白皙的手指被滑出道血色,正所謂十指連心,莫清歡忍不住痛的倒吸一口冷氣。

她大口地喘著粗氣,這個虛弱的身體真的冇有任何反抗的能力,就在她準備閉上眼睛放棄掙紮的時候,溫熱的鮮血濺了她一臉。

她猛地睜開眼睛,張侍郎那丟失了腦袋的身體,直接倒在旁邊,發出了砰的巨響。

莫清歡僵硬的轉頭去看,隻見一個身穿黑色玄服的背影,那衣服的料子非常好,上麵甚至有金線勾勒出來的紋路,看起來必定是非富即貴的主。

“你是誰?”莫清歡虛弱的說著。

因為失血過多的緣故,整張臉格外病弱,連帶著櫻粉色的嘴唇都失去了原有的顏色,隻剩下了一片蒼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