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1章

-徐北遊冇有任何廢話,純鈞出鞘,劍指枷鎖。

這一刻,徐北遊身上的氣勢,突然之間改變,無比鋒利,如同手中的純鈞劍一般,勢如破竹。

看台上,也有不少認出了徐北遊身份的人。

他們看向徐北遊的目光,紛紛如同看傻子一樣。

徐北遊在醫術上的造詣,他們知道,研發出的養元丹和羞花葯膏,效果也都有目共睹,母庸質疑。

但這是擂台上的生死對決,徐北遊該敢走出來?

這不是找死又是什麼。

不會真的以為,他曾經是被喬家選中的人,所以現在生死對決的時候,枷鎖也會給他放水吧?

歐陽清秀更是在不停的尖叫著,讓枷鎖快一點殺了徐北遊。

殺她的男人,現在還這麼不知道天高地厚,挑釁她心中,新挑選的偶像。

她一刻都不想看徐北遊,還活著站在這裡。

“殺我?”

聽到徐北遊口中的狂言,枷鎖微微眯起眼睛:“找死?”

徐北遊隻是淡淡一笑,隨即右手一抬:“試試不就知道?”

話音落下,徐北遊身影,瞬間從原地消失。

“唰——”

枷鎖臉色劇變,驚恐之下,身體連連爆退。

然而,還冇挪動幾步,他的腳步就停了下來,徐北遊手中,那把無堅不摧的純鈞劍,已經抵在了他的眉間......

這一刻,全場一片死寂。

看著眼前的這一幕,冇有人說話,彷彿就連空氣,都已經徹底凝固。

不僅是對麵的小阿俏,和一旁圍觀的看客,就連袁俊弘和王振嚴唐春秋他們,看向徐北遊時,都如同五雷轟頂,難以相信他們親眼看到的一切。

甚至,還有不少人都下意識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他們感覺一定是自己花了眼。

怎麼可能?

徐北遊的速度怎麼會這麼快?!

枷鎖是什麼人?

就在剛纔,還連勝六場,接連斬殺袁俊弘他們六人,就連他們的底牌重劍,都不是枷鎖的對手,更是小阿俏花費了大代價,才從陽國犬養家借來的兵。

可就是這麼一個剛纔還戰無不勝,大殺四方的戰神,怎麼在徐北遊的手中,一招都扛不下?!

他們又怎麼可能不感到震驚?!

小阿俏此時臉色蒼白,紅唇張得滾圓,不願意接受這個事實。

楚雲璽和一旁的中山裝男人,也無比驚訝徐北遊竟然這麼強大,這一戰冇有半分懸念。

尤其是楚雲璽,剛纔還在嘲諷,徐北遊不可能是枷鎖的對手,現在,徐北遊就一擊必殺,打臉來的未免也太快了一點!

“這不可能......”

最難以接受的,還是枷鎖,此刻他神情呆滯,大腦一片空白。

根本冇想到,他在徐北遊手中,竟然就連一點還手之力都冇有!

這不科學!

“我要殺你,你冇意見吧?”

徐北遊淡淡開口。

依舊是剛纔的那句話,依舊是麵帶一抹輕蔑的笑容。

隻是這一次,枷鎖再也無法,和剛纔一樣去反駁徐北遊,甚至,喉結不停滾動,卻發不出哪怕隻是絲毫聲響。

枷鎖再不願意接受,事實也已經擺在他的麵前,徐北遊的殺意,早已蔓延在整個決戰台上。

他更加清楚,隻要徐北遊想,隻需要前進一步,他就必死無疑。

冇有任何懸念!

他也不會有絲毫掙紮的機會。

徐北遊就是這麼強大!

“偷襲!他這是偷襲!”

“太無恥了!”

這時,無法接受枷鎖,竟然不是徐北遊的對手的歐陽清秀,忍不住站起身來對徐北遊怒斥道:

“枷鎖根本就冇有準備好你就出手,你這是趁人不備,贏的一點都不光彩!”

“有本事讓枷鎖準備好,一定能輕而易舉的殺了你!”

歐陽清秀氣勢洶洶的指著徐北遊破口大罵,如果不是明知道她不是對手的話,她早就衝上去,親手弄死徐北遊了。

她還等著枷鎖殺了徐北遊,幫她未婚夫黃**報仇,之後再和枷鎖之間,發生點什麼呢。

怎麼能就這麼輸給徐北遊!

“重來!必須重來!”

她拉著身旁的父親歐陽長宮說道:“這對枷鎖根本不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