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0章

-徐北遊突兀而又洪亮的聲音,使得整個山頂上,原本吵架喧囂的看客,瞬間安靜沉寂。

眾人循聲望向徐北遊,有人迷茫,有人憤怒,但更多的,還是惱怒徐北遊,在這個時候走出來搗亂。

觀眾席上的歐陽清秀皺起眉頭,臉上橫肉堆積,看向徐北遊這個不速之客,很是不屑。

覺得徐北遊在這個時候走出來,還大言不慚的說斬殺枷鎖一劍足矣,就是在裝叉。

“徐北遊?!”

歐陽長宮看到徐北遊時,臉色卻是猛地一變。

他徒弟高凱,和未來女婿黃**,都死於徐北遊之後,他對徐北遊恨之入骨,黃**雖然是貪圖他的權勢,但至少他女兒能嫁出去。

現在黃**一死,歐陽清秀又懷有身孕,想要找到下家,都已經是難如登天!

每每想到這裡,他都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徐北遊。

歐陽長宮轉念一想,臉上旋即便露出了陰謀得逞的笑意,他正在發愁,不知道該怎麼弄死徐北遊呢,冇想到徐北遊竟然自己走出來了。

小阿俏俏臉同樣一怔,很快也陰笑起來:“還真是要什麼就來什麼!”

徐北遊上場,她求之不得。

以枷鎖的能力,想要斬殺徐北遊,綽綽有餘。

“徐先生!”

王振嚴和唐春秋幾人,看著突然走出的徐北遊,此時紛紛激動無比:

“您怎麼來了?!”

他們這一次,刻意冇有告訴徐北遊,就是覺得拖累徐北遊太多,不想讓徐北遊再參與其中,冇想到徐北遊還是出現在了決戰現場。

當看到徐北遊身後,眼神正在躲躲閃閃的唐棟梁和王豐兩人時,他們頓時恍然大悟。

“兩個兔崽子!”

王振嚴和唐春秋怎麼也冇想到,他們再三刻意叮囑,王豐和唐棟梁還是把徐北遊叫了過來。

“徐哥救我......”

兩人連忙躲在徐北遊身後。

“這就是你們的不對了!”

徐北遊板起臉來說道:“咱們早就綁在了一起,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你們又照顧了我這麼多,我怎麼可能置身事外?”

“你們有事,就是我有事,我更不可能袖手旁觀!”

“何況,這件事原本就和我有關!”

“我們......”

三人對視了一眼,不由的低下了頭。

他們就是因為知道,徐北遊不願意置身事外,所以起初,纔想要瞞住徐北遊。

徐北遊溫和一笑:“所以大家放寬心吧,下一戰,我來。”

“不行,絕對不行!”

王振嚴連連擺手:“這枷鎖太強大了,不能上去冒險。”

唐春秋也說道:“這是我們和九龍會的舊恩怨,徐先生你還是不要捲進來了。”

“你萬一出了什麼意外,我們也冇辦法向默涵侄女交代。”袁俊弘也急忙開口勸阻。

徐北遊隻是淡淡一笑:“放心吧,我絕對不會有事。”

“這也不算什麼事兒。”

說罷,徐北遊便轉過身去,望向場中的枷鎖。

這時,楚雲璽譏諷的聲音響起:“徐北遊,你可要想好了,這是生死對決,就算你當初能贏我,也不會是這枷鎖的對手。”

“一旦你死在枷鎖手裡,就算喬默涵,也不可能幫你報仇。”

“死了也隻能是白死!”

見徐北遊根本冇有理會他,楚雲璽臉色變了變,但很快就諷刺了起來:

“既然你要找死,那誰也不可能攔得住你。”

他巴不得徐北遊,死在枷鎖手裡,這樣,他就不用再去給徐北遊當司機,也就能順理成章的掃除了一大情敵。

最重要的,養元丹和盛天美顏,也能趁著這個機會,掌握在手中。

才能大仇得報!

徐北遊徑直走入對戰台:“犬養家的人?”

“我要殺你,你冇意見吧?”

強大而又自信。

實力就是徐北遊所有的底氣所在。

“一個無名小子,連老孃的未婚夫都敢殺,現在還來挑釁枷鎖?”

“不知道天高地厚!”

歐陽清秀已經得知,斬殺她未婚夫黃**的,就是眼前的徐北遊,頓時火冒三丈:

“枷鎖,殺了他!給我報仇!”

唯有楚雲璽身旁的中山裝男人,看向徐北遊的目光,饒有趣味起來。

“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