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向桃源方宴良第6章

-

和方宴良假扮情侶的第一件事,是在他家的地下停車場秀恩愛。鑒於官宣後網絡上有各種各樣的言論,甚至有專業團隊出來分析方宴良首次官宣事件,為避免造成更大的影響,潘舟決定用證據說話。她已經給狗仔放了訊息。我和方宴良隻需扮演一對熱戀的情侶,被拍幾張姿態親密的照片就好。...

和方宴良假扮情侶的第一件事,是在他家的地下停車場秀恩愛。

鑒於官宣後網絡上有各種各樣的言論,甚至有專業團隊出來分析方宴良首次官宣事件,為避免造成更大的影響,潘舟決定用證據說話。

她已經給狗仔放了訊息。

我和方宴良隻需扮演一對熱戀的情侶,被拍幾張姿態親密的照片就好。

那一天,方宴良到我家接我。

他頭戴黑色鴨舌帽,身穿純白t恤和淺色牛仔褲,極簡的裝扮被那完美的身形襯得極為貴氣,有種簡單又不簡單的美。

我扯扯自己的t恤裙,問:「這樣可以嗎?」

潘舟姐叮囑過,要穿得尋常點,不需要刻意打扮。

他目光在我身上停留幾秒,簡短評價:「很美。」

我害羞地抿抿唇,隨他上車。

車子往方宴良的家疾馳。

我一路都很緊張,直到抵達停車場的那一瞬,緊張的情緒達到巔峰,甚至有些不敢下車。

方宴良溫和乾燥的手突然拍了拍我放在膝上的手。

他說:「你隻是來我家做客,其他什麼都彆想。」

我重重點頭。

下車後,我倚在車旁,等方宴良去提放在後備廂的食材。

這也是一早就準備好的道具,為的就是讓拍出來的照片更具有生活化。

方宴良單手拎著袋子走到我麵前,盯著我看幾秒,突然歎了一聲:「怎麼連口罩都不戴一個?」

話落,他將頭上一直戴著的帽子扣到我頭頂。

那瞬間,沾染著他溫度與氣味的帽子,圈住我的頭,讓我開始一陣陣發暈。

他牽上我的手,低聲說:「口罩我用過了,就不給你了。」

我被他牽著往前走,腦袋還是木的。

這就開始了嗎?

他怎麼進入狀態這麼快。

不過他可真會演戲,不愧是拿過那麼多獎的影帝。

那些和他搭戲的女明星是怎麼忍住不心動的,這才一會兒,我整個人都快自燃了。

我全程忘了需要演戲這點,暈暈乎乎地被方宴良帶著走。

倏地,他停步,將手裡提著的袋子擱在地上,在我麵前蹲了下來。

我驚慌低頭,就見他已經單膝點地,正低著脖頸幫我係鬆開的鞋帶。

停車場極靜,我耳邊好似聽見了瘋狂摁快門的聲音。

我想,這鞋帶鬆得可真及時。

係完鞋帶,方宴良目不斜視地起身,彎著眼睛衝我一笑:「怎麼跟小孩子似的,幸好冇摔倒。」

我捂住狂跳的小心臟。

難捱的一路終於走完,我跟著進了方宴良的家。

說做客還真是做客,方宴良將食材提到廚房,說要請我吃完飯再送我回家。

我猜這是為了拖時長,畢竟如果剛進家門就走,就很像是在演。

即使這真是在演,但那更容易露餡。

飯菜由方宴良一手包辦,我隻需要在一旁看他忙活就行。

下廚的方宴良又有不一樣的魅力,我望著這個男人想,我可能這輩子都出不了坑了。

我決定像閨蜜說的那樣主動出擊,我問:「你有女朋友嗎?」

他回答:「冇有。」

又補充:「但我有喜歡的人。」

那一瞬間,我剛燃起的小火苗又陡然熄滅半截。

我在亦悲亦喜的氛圍裡陪方宴良吃完飯。

途中,他去接了個電話,隨即告訴我一個不算好也不算壞的訊息。

他說:「有彆家的媒體在樓下蹲點,你可能需要在我家住一晚。」

我瞬間懂了他的意思。

如果我待一會兒就走,被彆家媒體一報道,這段飽受爭議的戀情可能又要被推上風口浪尖。

畢竟熱戀期的情侶,哪有不過夜的。

他說:「不願意的話,不住也行。」

「住吧。」

我望著他,堅定說了一聲:「我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