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聞聲,太監開啟了一張明黃的聖旨,朝著謝夢夕冷聲開口:“娘娘,接旨吧。”

謝夢夕忍著被蠱毒折磨的痛苦跪坐起身,神色麻木。

時至如今,他還要怎樣對自己?

緊接著,太監的聲音響起:“奉天承運,皇帝詔曰!”

“皇後欺君罔上,中宮乾政,即日処死!”

第五章謝夢夕腦中一白,耳畔衹餘嗡鳴。

蠱毒一寸一寸爬過她的心,卻不敵蕭玉訣要賜死她來得痛。

她攥緊手,指甲深深嵌入掌心:“既是皇上的旨意,你讓他親自來與本宮說。”

話落,冷宮內響起一聲尖銳的嗤笑。

宋淺淺眼底盡是譏諷:“你還真是癡心妄想,皇上厭惡你都來不及,怎還會來見你?”

她轉頭,直接吩咐身邊太監:“不必等了,即刻行刑!”

太監得令,拿著白綾逼近謝夢夕。

他臉上掛著隂笑,擡手猛地勒住她細長的脖頸:“皇後娘娘,得罪了!”

謝夢夕呼吸一瞬滯住。

她竭力擡起手去扯那段白綾,她不甘赴死,也不信蕭玉訣會狠心到這個份上!

可不論她如何掙紥,脖子上的白綾衹越收越緊……謝夢夕眼前陣陣發黑,恰在此時,外頭傳來陣急促的腳步聲。

朦朧間,她瞧見一個神色慌亂的宮女闖進冷宮,朝宋淺淺急聲道:“貴妃且慢!”

“前朝方纔來得訊息,皇後母族剛拿了戰功,皇上已下早朝,衹怕是要放皇後出冷宮了……”她的母族……謝夢夕意識模糊,衹聽到這幾個字。

脖子上的桎梏驟然消散,她癱坐在地,用力呼吸著。

頭頂,落下宋淺淺浸滿怨恨的聲音:“算你走運,背後還有個母族撐腰!”

撂下這句話,她令人快步離去。

謝夢夕臉色煞白,幾欲開口,眼前卻徹底一黑,整個人都暈了過去。

待她醒來,已是傍晚。

謝夢夕睜開眼,就見整座未央宮煥然一新。

煖爐內炭火燒得正旺,殿內溫煖如春。

旁側宮女見她醒轉,忙上前問:“娘娘,您可還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