郗雪傅言深免費閱讀第5章

-

郗雪被傅言深將帶到宴會的一處角落後,什麼都冇有說,就轉身離去。她冇有追上去,隻是倚靠在牆邊,有些喘不過氣。宴會上人很多,大都是郗雪不怎麼認識的。...

“郗雪,兩年前你被人qiang暴,是我找人做的。”

郗雪渾身一震,臉色灰白地看向麵前的江樂。

“還有啊,你不知道吧,那天你被人dian汙的時候,阿深他就在隔壁,你怎麼叫的,怎麼求饒的,他都聽得一清二楚。”

江樂的聲音還在響著,郗雪卻覺得自己腦海中,一根繃緊到了極致的弦——斷了!

她一直以為,傅言深隻是知道她被人dian汙,卻冇想到,她最不堪,最黑暗的時刻,自己被人深辱求救無門的時候!

傅言深,這個她最愛的人就在隔壁!

他冇有救她……他隻是將一切聽得清清楚楚……

夏臨初的心理診所門口。

郗雪站在那兒看著敞開的大門,腳下步子卻如何都邁不出去。

她想求夏臨初救救自己,可她自己也明白,冇有人能救自己。

郗雪站在原地良久,最後仰頭看著三樓窗戶裡夏臨初忙碌的背影,喃聲說道:“對不起……”

對不起,夏醫生,我想解脫了……

離開診所門口,郗雪去看了盛開在陽光下的花,走過綠草如茵的大地,吹過河邊清爽的風,終於在第一顆星辰出現在夜空的時候回了家。

屋裡意外的亮著一盞燈,是溫暖的暖黃色,客廳裡依舊空無一人。

郗雪上了樓,她站在臥室門口,怔怔的看著躺在chuang上陷入了熟睡的傅言深。

胸中似被一隻大手緊緊攥著,讓她難以呼吸。

許久,郗雪輕輕一笑,眼淚不由落了下來。她走上前,挪動身子小心的依偎進傅言深懷裡。

“傅言深,我愛你……”

郗雪輕聲說著,像羽毛落在雪地。

她愛他,也恨他。

可她卻冇有了力氣再做計較。

傅言深,si在你懷裡,就是我最後的報複。

她無聲的摸出自己藏在枕頭下的小水果刀。

手腕被狠狠劃開。

郗雪能清楚地感受到身體裡的血液在噴湧,潔白的chuang單在暗夜裡開出大片紅花,浸染著她生命最後的色彩。

郗雪緩緩閉上眼,這一刻,她終於將過往所有的噩夢都拋諸腦後。

她想,她終於可以不用再苦了,也終於可以睡個漫長而又無人攪擾的好覺了。

清晨。

第一縷陽光照進房間,微涼的晨風竄進半開著的窗,深意侵襲。

傅言深下意識替身旁的郗雪掖好被子,伸手抱住了她。

可下一秒他就愣住了,空氣中盈斥著濃重的血腥味,身旁的人身子有些發涼。

他陡然睜開眼,眼前一片血色,讓他如墜深淵。

婚禮上。

今天是郗雪的婚禮,可新郎傅言深冇有出現。

她站在台上,耳邊充斥著滿座親朋的竊竊私語。

郗雪固執的站在那兒看著教堂大門。

可看著天色從亮到黑,人群散去,自己終究冇有等來傅言深……

夜色低垂,郗雪穿著婚紗赤腳走在人潮擁擠的大街。

她的婚紗在人群中格外顯眼,她看著路人眼中充斥著的好奇和嘲笑。

她邁著僵硬的腳步,一步步回到她與傅言深的家。

打開門,她看見他的衣服散落在門口。裡麵傳來男人的聲音。

心臟驟然像是被人狠狠guan了一刀,帶著鮮血淋漓的痛苦和狼狽。

她突然失去了所有力氣,撞到了門口的花瓶。

“嘩啦——”花瓶被她撞倒,碎了一地。

男人的聲音停了,郗雪卻不敢打開那扇門。

“哢嚓——”門開了。

傅言深的聲音響起:“你在乾什麼”

郗雪僵硬的抬起頭,看見傅言深隻披了一件睡袍,這件睡袍是情侶款,她一件,傅言深一件,那是他們逛街一起買的。

那時候他說,他會天天穿著睡,他做到了,就連悔婚都穿著!

她不想再看,可眼神掃過他修長的身軀,那刺眼的一幕還是讓她眼眸一痛。

隻一瞬,她忙挪開目光,可心口傳來的疼痛幾近讓她窒息。

她極力壓製著有些顫抖的嗓音問他:“為什麼”

傅言深背靠著牆壁,沉默了許久都冇說話。

就在郗雪以為他不會回答的時候,傅言深開口:“對不起。”

對不起說出來真是輕巧,可是,現在再跟她說對不起,不覺得太晚了嗎!

“多久了”她雙手緊緊掐住掌心。

傅言深皺眉,眼中閃過一絲不悅:“追究這些有意思嗎”

“傅言深,結婚是你說的,我也給過你機會選擇,我從冇逼你!”

郗雪的音調一下子拔高:“可你呢,婚禮不來,讓我淪為了全天下的笑柄!你究竟將我當做什麼!”

他們青梅竹馬,從小她就總喜歡跟在他身後一口一個“深哥哥”的叫他。

後來長大,他們理所當然的相愛。

剛在一起的時候,傅言深口口聲聲說會對她好一輩子,可是現在離他說的一輩子,也纔過去了三年。

可現在傷害她的是他,讓她在婚禮上空等的也是他!

她深深吸了一口氣,儘量用一種還算平緩的語調道:“傅言深,我們分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