郗雪傅言深免費閱讀第2章

-

淡淡的香水味盈斥在他們兩人中間。走廊裡,郗雪單薄的身形在燈影下映得有幾分蒼涼之感。傅言深轉身冇再看她一眼,關門前留下一句:“我不同意,你想都彆想。”...

淡淡的香水味盈斥在他們兩人中間。

走廊裡,郗雪單薄的身形在燈影下映得有幾分蒼涼之感。

傅言深轉身冇再看她一眼,關門前留下一句:“我不同意,你想都彆想。”

她靜默的麵孔埋在光影裡,一雙漆黑的眸子,瞳仁裡湧動著難以言喻的痛楚。

看著緊閉的門,郗雪隻覺得噁心,她轉頭衝進浴室,不停的乾嘔著。

冰涼的水打在臉上,沾濕了婚紗。

郗雪撐著洗手檯,看著鏡中狼狽不堪的自己,她忽然笑了,聲音在這無人的夜裡顯得格外淒涼。

今天是他們結婚的日子,她在教堂等他一天,那些賓客的眼神看得她恨不得當場落荒而逃。

可傅言琛卻在他們的婚房,冷眼旁觀的看著這一切的發生。

她笑著,眼淚忽然就控製不住地往下掉,浴室裡靜得就隻能聽見她自己的哭泣聲。

她好不容易偽裝出來的堅強,終於在無人時轟然崩塌。

心口傳來的疼痛肆意翻滾著,連帶著每一次呼吸都是無儘的刺痛。

不知道過了多久,郗雪纔有些恍惚的起身,邁著已經麻木的雙腿走了出來。

門大開著,房間裡的人不知道什麼時候走了。

她站在門口,裡麵一片混亂,還有一股讓人反胃的味道。

她看著牆上的婚紗照,胃裡又是一陣翻滾著。

郗雪發泄般的將房間裡的東西一件一件丟出去。

窗外透進來半室的月光,一寸一寸的涼意滲入心扉。

明明曾經他們也是那樣相愛過,為什麼命運要如此弄人

郗雪環顧著狼藉的臥室,鬆了手,相框從她手裡滑落,如同她的心,碎裂滿地。

黑夜中,她好像聽見靈魂深處有個聲音在衝她嘶聲呐喊,歇斯底裡,卻發不出一點聲響。

郗雪精疲力竭,像是被抽乾了力氣,背靠著牆慢慢滑坐在地。

腦海中,今晚畫麵不斷出現,她感覺她與傅言深之間終究裂出了一道綿長而又難以跨越的無底溝壑。

她斂去眼裡悲愴,緩緩閉上了眼。

……

窗外熹微的陽光夾雜著清晨的寒意透進來。

郗雪緩緩睜開眼,眼底佈滿了鮮紅的血絲。

臥室的天花板是夜空的模樣,因為她喜歡看星星,所以當初傅言深特意找人設計的。

那段時光多美好啊,可惜就是怎麼都回不去了。

桌邊的手機響了。

她看了一眼來電,是她的主治醫生夏臨初。

“小雪,今天覆診,你彆忘了。”接通電話,夏臨初溫潤的聲音就傳了過來。

複診,她還真的忘了。

“知道了,夏醫生。”

“這次不許拖著了,一定要來!”夏初臨再三強調。

她低低應了一聲:“好。”

是的,她病了,不過不是什麼絕症,她的身體很好。

可她恨就恨在她身體好,而內裡的心卻早就已經潰爛發臭!

她得了抑鬱症。

誰能相信,在旁人眼裡,被稱為身邊人小太陽,永遠活力開朗的她,竟然患了這種病!

郗雪掛了電話,呆坐了會兒,起身去換衣服。

臨出門,她看著門口的穿衣鏡打量了自己很久。

然後,她抬手向上扯著唇角,逼迫著自己露出一個燦爛無比的微笑,將昨夜的所有都埋藏在這張笑顏之下。

她想,她真是那個死要麵子活受罪的典型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