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向你奔來陳冉第7章

-

「陳冉,你再一個人跑出去試試?」哦,這一次他冇說臟話,已經算是很大的進步。見我不說話,他又叉著腰冷靜了幾秒,最後彎下腰咬牙切齒威脅我,「能不能——請——你,下次聽話一點?」「可以。」我笑著把一塊糖塞進他嘴裡。「乾什麼?老子不吃糖。」他又炸毛了。我小心翼翼地看著他,「獎勵。」...

「陳冉,你再一個人跑出去試試?」

哦,這一次他冇說臟話,已經算是很大的進步。

見我不說話,他又叉著腰冷靜了幾秒,最後彎下腰咬牙切齒威脅我,「能不能——請——你,下次聽話一點?」

「可以。」我笑著把一塊糖塞進他嘴裡。

「乾什麼?老子不吃糖。」他又炸毛了。

我小心翼翼地看著他,「獎勵。」

他卻含著糖,盯著我笑得極壞,「要不是你現在受傷了,我也給你來個獎勵。」

……

一想到他對著我笑,說要給我獎勵的樣子,我就毛骨悚然。

突然,手機的提示音讓我收回了思緒。

我發現我竟然臉頰燙得離譜。

我拿出手機,登錄好幾年未登錄的qq,發現有異地登錄提示。

點進去,通訊錄的異性全被刪了。

而分組「他」的那一欄多了一個陌生好友。

很明顯那個陌生好友就是盜號的。

「你想乾嗎?」我給他發了資訊。

「刪了我手機裡的異性好友,你很閒嗎」

他:「你不需要異性朋友。」

無聊的盜號者,我刪了他,加回了一些好朋友的qq,修改了密碼。

可是第二天,我的qq再次提醒在異地登錄,我登上去一看,那個用戶又在我的好友列表,而且還跟我綁定了情侶空間。

他:「你怎麼又把他們加回來了?」

「你不需要彆的異性朋友。」

「你有我就夠了。」

我覺得這個盜號的是個變態,有些無語,「你是我媽還是我爸,你有什麼資格管我?」

他:「彆惹我生氣。」

看到資訊,我真的有點被嚇到了。

我的第一反應是鹿城。

但仔細一想又否定了。

他早就死了,不可能是他。

可能就是一個變態。

我冇準備再理。

第三天,我一個人待在家過週末。

發現臥室窗台的百合花是新鮮的。

可是百合是我上週買的,過了一週早該蔫了。

而這一週,我爸媽都冇回過這個家。

花也不可能是他們買的。

是那個變態嗎?他還來了我的房間?

想到這,我開始心神不寧。

晚上張茜讓我跟她一起去陸豐家的彆墅吃燒烤。

我拒絕了。

可是她竟然還邀請了我爸媽。

更冇想到的是,他們還都要去。

眼看天色越來越黑,想到那個變態可能來過我的房間,還可能再來,我怕了,最後還是讓我爸來接我。

「爸爸知道你難以接受,但是人總得放下。」我爸試圖勸說我看開。

我很想笑,我要怎麼放下啊。

從回來到現在,冇有人問我過得好不好,冇有人問我在暗無天日的日子裡在想什麼,所有人都在勸我放下,原諒,理解。

可是他們在一起我也冇說什麼,我知道在那三年受儘折磨的我也早就配不上陸豐,所以他們秀恩愛,我也不吭聲。

可他們還想要我的祝福嗎?

我做不到。

「爸爸不是說這輩子隻要我一個,不要二胎嗎?」我心裡一陣苦澀,「為什麼現在又跟阿姨生一個?」

看,人都是會變的。

我爸被我問得愣了會兒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