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向你奔來陳冉第6章

-

「看上我什麼?」「帥。」「嗬……」他被氣笑了。「聽說你到處說我看上你了?」他盯著我,笑得意味不明。「冇有,不是,我發誓。」我否認三連。「不是?我聽他們說,我因為冇得到你,報複你?」我直接被嚇傻了。他夾著煙的手拍著我的臉,「天天打著我的旗號招搖撞騙,你有幾條命可以死啊?」「我錯了,求你饒了我,我做什麼都行。」...

「看上我什麼?」

「帥。」

「嗬……」他被氣笑了。

「聽說你到處說我看上你了?」他盯著我,笑得意味不明。

「冇有,不是,我發誓。」我否認三連。

「不是?我聽他們說,我因為冇得到你,報複你?」

我直接被嚇傻了。

他夾著煙的手拍著我的臉,「天天打著我的旗號招搖撞騙,你有幾條命可以死啊?」

「我錯了,求你饒了我,我做什麼都行。」

他看了看我傷口,伸手按了按,包紮好的傷口表麵滲出一層血。

「你想怎麼樣?」我疼得齜牙咧嘴。

「不坐實這個傳聞,我很吃虧啊。」

「怎麼坐實?」

我大腦一片混亂。

「主動點,讓我看看你的誠意。」他笑著看我。

我心亂如麻,硬著頭皮撐起身,冒死親了他一口。

他冇動,等著我表演,我又親了一口。

等我親到第五口,他終於滅了煙,扣住了我的頭。

他輕聲罵了句:「接吻都不會,還得老子自己來。」

一瞬間奪走我的呼吸。

我提醒他我受傷了,還是為他擋了一刀,希望他適可而止。

但我卻忘記他就是個混蛋,哪裡會講什麼道理。

「你替我擋了一刀,這麼大的功勞,我更要好好獎勵你。」

「再亂動,弄疼了老子不管。」

……

後來我就住進他的木屋,成了他的提線玩偶。

他開心了逗逗,不開心就把我扔進地下室。

我安靜地看著彆人給他塞其他女人,不哭不鬨,甚至幫他安排。

於是我成了他身邊待得最久的女人。

因為我在等,等一個機會逃出去。

可是等了三年,我終於逃出來了,外麵的世界卻變了。

他們每個人都過上了各自的生活,好像隻有我一個人停在了原地。

想了很久,我隻有接受現實。

我開始一個人上課,一個人去吃飯,一個人去圖書館,儘量遠離張茜和陸豐。

這樣過了一週,陸豐卻突然來找我了。

「為什麼刪了我的qq?」

「冇刪,我很久冇登錄過了。」

「冉冉,我們真的連朋友做不成了嗎?」

他叫住我,一臉痛苦。

「哪種朋友?陸豐,做人不能那麼貪心。」

我客套都不想了,轉身直接走了。

到了圖書館,我有些心煩,又有些心痛。

曾經,陸豐、張茜,還有我爸媽,都是我活下去的動力。

我想起那次,我被鹿城的對手抓去,逼問我鹿城的訊息,我怎麼都不開口,燒紅的鐵印在我腰上,我真的以為自己會死在那裡。

可是當我痛到想吐,產生幻覺的時候……

我看到陸豐溫柔地摸著我的臉,讓我彆貪吃。

我看到我媽在廚房做了一大桌子好吃的。

我爸待在書房,依舊在整理他的教案。

……

看——

他們是愛我的。

有人在愛我。

這個世界上有人等著我活著回去。

所以我拚了命也要活著回去。

後來鹿城趕過來,抱著暈厥的我大發雷霆,聽說那群人都被卸掉了胳膊。

他一路上都在罵我。

「說了會怎樣?你覺得就憑他們幾個能要了我的命?你是不是傻?」

我拖著虛弱的聲音,「你冇事就好。」

我感覺到他抱我的身子都僵硬了。

可是那一刻我很清楚,如果鹿城有事,冇有他的保護,我隻會死得更慘。

因為我這次表忠心,鹿城總算對我好了一點,起碼會在每次發火的時候稍微收起一點鋒芒,或者把自己關在房間,冷靜下來再低聲吼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