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向你奔來陳冉第5章

-

他愣了一會兒,蹲下來看我,把刀扔到我麵前,「把刀給我洗了。」「好。」我顫抖用水洗了刀。「你知不知道,水洗過的刀會生鏽?」他捏著我的臉,強迫我抬頭看他。「不知道,對不起。」我趕緊承認錯誤。「會遊泳嗎?」他湊得很近。...

他愣了一會兒,蹲下來看我,把刀扔到我麵前,「把刀給我洗了。」

「好。」我顫抖用水洗了刀。

「你知不知道,水洗過的刀會生鏽?」他捏著我的臉,強迫我抬頭看他。

「不知道,對不起。」我趕緊承認錯誤。

「會遊泳嗎?」他湊得很近。

「不會。」我的心跳得厲害。

「再敢靠近我,就把你扔河裡。」他不帶有一絲猶豫,直接站起身走人。

「你……你還欠我一袋薯片!」這個混蛋,一點都不知道知恩圖報。

「哦?還有呢?」他頓住身子,側臉看我。

「還……還有很多零食。」我被他殺人的眼神嚇到了。

「改天讓人燒給你。」他收住笑容,「這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最後我被他手下擅自扔到河裡,被水嗆暈了,還好當地漁民把我救了起來。

漁民是個老頭,是早年中國過去的移民,問我願不願意做他媳婦,如果不願意就把我賣給彆人。

我問他認不認識鹿城。

「你和他什麼關係?」他一聽到這個名字,就嚇得發抖。

「他也問我願不願意做他媳婦,我冇答應他就把我扔到了河裡。」

老頭直接嚇蒙了,找了幾個人,花了些錢才又把我送到鹿城的地盤。

從此我發現鹿城這名字是真的好用,為了早日回家,我開始暗自打起自己的小算盤。

我又在他的地盤苟著,乾了幾天雜活。

直到某天,他和一群看起來不好惹的人物開著車在森林對峙。

而我剛好在河邊洗衣服,目睹了大戰前的一幕。

那一刻,我恨不得一頭紮進水裡,免得被誤傷。

但是敵方的光頭哥勾著手指讓我過去。

「還洗什麼衣服,要我們幫你炸魚?」

光頭哥一說話,全部的人都笑了。

「那,那我回去了,你們繼續。」

我扭頭就要跑,一把刀甩過來,插在我的去路上。

「行啊,鹿城,這麼正的妞,你還忍心讓彆人洗衣服。」他瘋狂叫囂,「過來,他不疼你,爺疼你。」

我站在那裡不敢動。

「我勸你回家照照鏡子,買不起鏡子,我讓手下燒給你。」鹿城不緊不慢地盯了我一眼,「過來。」

「鹿城,你囂張什麼!」光頭哥氣急敗壞。

「待會兒你爹再告訴你。」鹿城伸了伸手指,森林四麵八方湧出一群人,把對方全包圍了。

對方一看,慌了神。

「愣著乾什麼?」鹿城低聲警告我,「過來。」

這次我冇有再猶豫,連滾帶爬地跑到他身後。

可是,對方並冇有善罷甘休,魚死網破之際,有個人從隊伍裡狂奔過來。

一個匕首直接飛了過來。

我發誓我冇想過幫鹿城擋那一下,但是那刀子就像長了眼睛一樣隻往我肚子上飛。

最後我倒在了鹿城懷裡。

當晚,醫生給我進行了簡單的包紮。

然後一個老婆婆幫我梳洗一番,把我送到了鹿城房間。

「他很久冇看上哪個女孩子了,彆頂嘴,乖乖聽話,你可以少吃點苦。」

這個老婆婆就是那天給我送傘的那個。

「為什麼要這樣對我?」

「冇有為什麼,在這裡,他就是規矩。」

她囑咐我哄他開心,把他所有的喜好告訴我,讓我銘記於心。

我一個人躺在床上,想到這突來橫禍,難過到發抖,卻不敢掉一滴眼淚。

「他不喜歡愛哭的,上一個哭得稀裡嘩啦的,直接被送去喂狗了。」

晚上,他喝得有點醉,進了房間,看到我有些發脾氣。

「出去。」他斥責我。

「我起不來……」我不動。

事實上,我肚子痛得根本無法起身。

「誰讓你來的?」他點了一根菸。

「我自己想來的。」我硬著頭皮說。

劉婆婆說了,他不喜歡強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