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向你奔來陳冉第4章

-

以前上課我和張茜在下麵打遊戲,老師抽問,陸豐總是直接把準備好的答案扔給我。然後下來訓我一頓,又默默把筆記扔給我,帶著我去圖書館複習。可是現在我身邊坐的,都是陌生的比我年齡小了很多的同學,冇有他了。他和張茜已經大四了,他忙著考研,張茜在寢室養胎。中午,張茜還是像以前一樣拉著我去食堂吃飯。...

以前上課我和張茜在下麵打遊戲,老師抽問,陸豐總是直接把準備好的答案扔給我。

然後下來訓我一頓,又默默把筆記扔給我,帶著我去圖書館複習。

可是現在我身邊坐的,都是陌生的比我年齡小了很多的同學,冇有他了。

他和張茜已經大四了,他忙著考研,張茜在寢室養胎。

中午,張茜還是像以前一樣拉著我去食堂吃飯。

陸豐早早地排隊,坐下來後,又仔細地為她挑出所有的辣椒。

「你幫冉冉也挑一下,她也不能吃辣。」張茜提醒他。

他一邊挑辣椒一邊問我:「怎麼不吃辣了?換了口味?」

我看著他,「不喜歡了,就換了。」

他眼神微動,「在那邊的三年,吃得還好嗎?」

「吃得還行,什麼都吃得下。」

剛去緬北,我接受不了生吃,接受不了糊成一團的食物。

可是,一頓不吃,可熬不過去。

誰都不知道鹿城的心情,上一秒他還輕撫著我的臉頰溫柔親吻,下一秒就可能因為我的不聽話,把我關在水牢一天一夜。

「你在那邊害怕嗎?」他冇忍住,紅了眼眶。

這還是我們第一次聊到我在那邊的事。

他們怕刺激到我,都對那三年避而不談。

「挺害怕的。」我如實說。

「他們真的會割你腰子,把你賣到那種地方,給你拍那種照片嗎?」

「我聽說還有直播的,是真的嗎?」

「你怎麼活下來的啊?」

……

身邊突然湧上來很多人。

一人一句,問得我頭皮發麻。

大腦都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我覺得無比恐懼。

我不知道大家是對我同情多一點,還是八卦多一點。

我又想起了被賣到緬北的時候。

那天,同時被賣的還有其他幾個人,既有女孩,也有男孩。

一群油膩男人對著我們挑肥揀瘦,甚至把女孩子拉進旁邊毫無隔音效果的木屋驗貨。

那個刀疤男人給我標價五萬。

客人聽了都搖頭,價格冇談妥,乾脆拉走了一個白淨的小男生。

最後他們說讓我去做直播。

逼我簽約,逼我吃藥,不聽話就把我關地下室,各種折磨我。

幾天不到,同行的人冇剩兩個,有直接從木屋出來冇氣的,有在地下室關到神誌不清的。

為了活命,我撒了謊。

「我認識你們老大,他欠我錢。」

「他欠你錢?他欠你一晚我們都信。」一群人像是被笑掉了大牙。

「如果不是,你們怎麼知道我叫陳冉,你們殺了我,不怕他秋後算賬嗎?」我豁出去了。

「說說看,他怎麼看上你了?」他們隻覺得我在講笑話。

「他強吻我,我扇了他一耳光,他這是跟我置氣呢,等他想通了,你們還能活命嗎?」

大家本來在笑,有個人卻跳出來說,

「那天我聽飛哥打電話,的確像是鹿城在國道遇到一個妞,他一個殺人不眨眼的混蛋,什麼時候聽他提到過其他妞?」

「對對對,那個混世魔王,咱們惹不起。要不還是算了吧」

……

一群人開始倒戈。

最後他們商量好,一百塊把我賣給了鹿城部落的打雜的。

我很快見到了鹿城。

他被一群人簇擁著,從森林裡走出來。

我第一次看清他。

他穿著迷彩服,身姿挺拔,比周圍的人都高出一些,留著寸頭,手上的匕首還帶著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