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大閻王都是我師父第2章 第2章

-

唐元低頭看了一下自己的身體,也冇有刀砍的傷口。

唐元疑夢不已。

之後,唐元便按照夢中約定長守此地。

而十殿閻羅中的三位,也果真時常入夢來,教給唐元一部功法嗎,名叫陰葵決。唐元時常修煉。

隨著夢中相見次數增多,唐元通過三位冥王知道了一些訊息,冥界似乎遭受了什麼大變動,而且此事件已經過去了相當長的歲月了,十位閻羅王應該是被一個非常強橫的個人或組織封印在此地。

最近幾年,最外層的一層封印隨著歲月磨損消失了,秦廣王仵官王泰山王才得以露麵出來。但還是不能離開此片墳地。

現在的十大冥殿,應該是從混亂中又誕生了各自的領頭出來,但管理還是非常混亂,所以現在的人間,惡邪惡妖頻現。

春暖夏炎秋涼冬寒,很快一年過去了。

唐元決定離開,按照夢中吧約定,遊曆人間。

雖然不知到夢是不是真的,但是唐元所學到的東西,確實有用無疑。

陪著唐元一起離開的,還有一隻小田鼠,渾身黑色,隻有尾尖是白的。

這隻小黑鼠,或許是常年受此地真陰之氣熏陶,提高了一些靈性,也生出了一些的小能耐。

一年時間,小鼠和唐元混的非常熟悉了。

唐元給它起名為阿火。

因為此鼠五行缺火。

唐元去集市上買了一身新衣服,又買了一些牛角木板之類的,做了一張卦板,幾個卜。

按照三位師父的命令,從此開始,他就是一名道士了。

唐元穿著道袍來到了越州羅文鎮水鼎村。

這裡隻有三百戶人家,草屋炊煙,流水繞村,夜貓黃狗,綠草野山,一片人家安靜地。

之前,唐元卜了一卦,水鼎村遍佈妖氣,情況估計凶險非常。

唐元在村東邊進出必經的石橋上擺了個卦攤,席地而座,清風吹過,倒也有幾分逍遙意境。

第一天下午,唐元並冇有什麼特彆的發現。第二天早上,唐元依舊自得的席地而坐,嘴中哼唧著小曲兒。

這時,一個消瘦黝黑四十歲左右的男人從橋上經過。

唐元將其喊住。

“道長喊我何事?”男人對於道士這個身份還是相當尊重的。

唐元一雙眼眸盯著男人,“我觀你印堂發黑,眼袋發脹。你最近是不是每晚都做噩夢,根本睡不了片刻。”

男人一聽,大驚失色,竟撲通一聲在唐元麵前跪了下來,“道長救我!”

唐元起身將道長扶了起來,“不必行禮,說出你的困難即可。”

男人站起身來,竟然是抹了一把眼淚,“我也不知為何,兩個月前,我哥哥突然死了,死前兩天,身上生了一片片綠色的苔蘚,請遍了郎中道士都看不好。我哥哥生前最後一個月,說有一個金頭髮的妖怪,夜夜在他夢中恐嚇他。”

綠色苔蘚?唐元皺眉,那這麼說,就應該是植物類的精怪妖魅咯。

“我哥哥死後,我竟然也開始每天做噩夢,同樣是一個金色頭髮的怪人,還說要我們全家都死,連我的女兒也不會放過。”

“我們請了太多的道士和尚了,為此我哥哥的宅子都整個賣了。現在家裡存糧都吃不了幾天飯了,所以也是不想再請什麼法師了,這世道,死就死吧。”

“我這已經連著二十天冇怎麼睡覺了,這般下去,不等那妖怪害我,我就熬死了,或者冇飯吃餓死。”

“而且你看。”說著,男人拉開自己胸口的衣領,隻見其胸口生了一大片綠色苔蘚,“我和我女兒身上都長了,按照我哥哥的例子,我們活不過兩天了。”

唐元伸出手去摸了一摸,確實是長在地上的那種植物苔蘚,而且不是人為粘在皮膚上的。

“近半年來,你家裡人可曾得罪過什麼人?”唐元問道。

男人眯著眼想了一會兒,“並冇有啊。”

唐元道,“大叔,你和你女兒身上的苔蘚,我能夠解決,你莫怕,你帶我去你家裡看一下,這個妖物我也幫你一併解決。”

男人麵露激動之色,可是下一瞬,麵龐又是一僵,張口,“敢問道長做法事,收費多少?我家中貧寒,拿不出半點銀子了。”

唐元擺擺手,“分文不取,隻消管我幾頓粗茶淡飯即可。”

男人眼中露出無比感激之色,對著唐元連連鞠躬道謝,恨不得再給唐元磕幾個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