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在我耳朵上問,估計是看到了楚曦曦看到我那副快嚇死的表情。

“不熟。”

說完,我就挽著齊越的手入座了。

中間起來上衛生間補妝的時候,還是忍不住,拍了一張楚曦曦和那個勞倫斯的照片。

照片本來就是打算發給周望的,猶豫了好久之後,才點了傳送。

也不知道周望看到沒。

酒會麽,多少喝了點兒,自己感覺是微醺。

我媽早就喝醉了,被齊源叔叔帶著廻去了。

我死活不廻,齊越衹好陪著我壓馬路。

我擡頭看著天上的星星,靠在齊越的肩膀上,兩人相對無言。

齊越目光灼灼,我感覺到了,一廻頭,就看到他不自然地偏過頭去。

一使勁兒站起來,腦子裡清醒了許多。

關於齊越,那是絕對不可以越界的,他是我心目中沒有血緣得親哥哥。

可一站起來,就看到對麪兒周望站在馬路對麪看著我,手裡還牽著楚曦曦的手。

2紅酒的後勁兒上來了,風一吹,頭就暈,身躰晃了兩下。

齊越從後麪抱住我的時候,我看到周望往我這邊走了兩步,一副想過來扶我的樣子。

錯覺吧。

怎麽可能呢?

再仔細一看,果然,周望已經帶著楚曦曦離開了。

我看著他們的背影,楚曦曦搖搖晃晃地靠在周望的肩上,樣子十分親密。

這是周望期待已久的愛情,以至於我都能看得出來,他緊張的全身肌肉都揪起來了。

周望,或許沒有看到我發的照片吧。

楚曦曦贏了!

我轉頭撲進齊越的懷抱,壓抑地流著淚。

酒精使我悲傷流露的沒有一點兒卡頓。

周望,終究離我而去了。

第二天早晨,我扶著痛得快要裂開的頭起來,看到曾經跟周望一起滾過的牀單,突然發瘋一樣的,將牀單拉起來,一股腦地扔到了門外。

緊接著就是周望用過的洗漱用品、我給他買的衣服、鞋子等等,全都扔到了門外。

頭疼欲裂!

可一開啟門兒,看到門口站著的人,我呆了。

“周望?”

周望低頭看著地上扔出去的東西,許久之後才擡起頭來看我,諷刺地笑了笑說:“怎麽,已經有下一個男主人要搬進來了嗎?

這麽迫不及待的將我用過的東西都扔掉?”

下意識地想否認,可想到昨天周望和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