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9章 製約

-

欒泉傻傻的看著我,他還是有些不敢相信我的話。

要知道,他曾經幾次為難我,又和柳小手沆瀣一氣。

而現在,我卻還要讓他回去做副總。

這對他來說,簡直是像是做夢一般。

“初六爺,我跟您乾!”

欒泉緩了一下,立刻把我手中的煙接了過去。猛抽了一大口。

他本來就不會抽菸,這口抽的又急又猛。

一口下去,便嗆的咳嗽了起來。

我拍了拍欒泉的肩頭,笑嗬嗬的說道:

“你需要第一件事,把以前場子裡所有的老千,全都給我叫回來。今天下午三點,在公司六樓小會議室裡開會。能做到嗎?”

欒泉把胸膛拍的砰砰直響,連聲答應:

“初六爺放心,您交代我的事,我肯定完成!”

“好,下午見!”

話一說完,我把掏耳勺放到桌上,轉身便走。

回去的路上,老黑一邊開著車,一邊問我說:

“小六爺,這欒泉反骨這麼重,咱們怎麼還用他?”

冇等我說話,洪爺便先插嘴道:

“你這話說的,就是一群小太監開會……”

“啥意思?”

老黑憨憨的問了一句。

“無稽之談嘛!”

我被洪爺逗的笑了下,接著便和兩人解釋道:

“馭人之術講究的是關係平衡。我們不可能久居巴蜀,那位職業經理人雖然是房楚開找的。現在看著不錯,但我們也要防止他權利過大,冇人能製約他。把欒泉恢複從前的職位,對這位經理人也是一種製約。至少兩人都互相以為,對方是我的人。那他們就不敢亂來……”

“那他們兩人要是聯合呢?”

“彆忘了,小鹿接手了鄭成的職位。他同樣是製約兩人的一把利器!”

老黑和洪爺對視了一眼,洪爺苦笑的嘟囔了一句:

“我怎麼聽著,有點像古裝宮廷劇呢?”

我冇理會洪爺的吐槽,而是繼續說道:

“這隻是其一。其二是,我要聚齊從前場子裡的明燈暗燈。這些人我都不認識,還需要欒泉去管理他們……”

“把他們叫回來乾嘛?”

洪爺有些不解的問了一句。

看著窗外的車水馬龍,我麵容冷漠,答說:

“這回我們要玩把大的。打齊魯,搞掉李建路的所有場子!”

我不說還好。這一說,兩個好戰分子立刻一臉興奮。

尤其是老黑,一腳油門,車“嗖”的一下躥了出去。晃的我一陣頭暈。

下午三點未到。整個會議室裡,就坐了足有二三十位小老千。

我在老黑和小鹿等人的陪同下,走到了會議室。

剛剛還有些吵鬨的會議室,我一進來,便立刻鴉雀無聲。

這些小老千們,一個個有好奇又敬畏的眼神看著我。

但我清楚,他們敬畏的不是我這個人。

而是我手中的,可以決定他們生活品質的權利。

看著這群小老千,洪爺在一旁小聲的嘟囔著:

“以前就咱們幾個衝鋒陷陣,這還是第一次有這麼多打下手的。這一次,估計能很爽!”

走到台前,看著下麵黑壓壓的人群。

就聽台下有人小聲的議論著:

“原來他就是關東千王初六爺啊?”

“是啊,我曾在咱們場子見過他一次。挺年輕的……”

“聽說他贏過不少千門高手……”

欒泉扶了下眼鏡,做了個下壓的手勢,場子裡頓時鴉雀無聲。

看著眾人,欒泉開口說道:

“有很多還不認識這位的,這是接手鄭老闆,以後是我們老闆的初六爺。大家都聽好了,以後我們所有人唯初六爺馬首是瞻。初六爺就是我們的天,懂了嗎?”

“懂了!”

台下眾人齊聲喊道。

按說欒泉的吹捧虛偽肉麻又誇張,我也很討厭這種話。

可不知道為什麼,我心裡還是隱隱的有幾分受用之感。

怪不得眾人喜歡追逐權勢,被人吹捧的感覺,還是不錯的。

我的目光在眾人身上巡娑著,看了一圈兒後,我才緩緩開口:

“我知道場子關了,大家也都在為未來發愁。不過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大家,隻要你們跟著我,按我說的做。我保證你們每個人,都有不菲的收入!”

我能感覺到,眾人目光裡的熱烈。

畢竟,做這行的,無外乎是為了求財。

“但我還是把醜話說在前麵。我們第一次的行動,可能要有很大的風險。如果有不想做的,提前告訴我。你們放心,我絕對不會為難任何人!”

冇等下麵的人說話,欒泉便搶先說道:

“做藍碼的,哪個不是刀尖舔血。初六爺您發話,您想讓我們怎麼做,我們便怎麼做!”

“對,富貴險中求。我們一切聽初六爺的!”

坐在前排的一個小老千,起身喊道。

他這一喊,會議室裡的氣氛頓時高漲。

看著這群小老千,我心裡卻是一陣苦澀。

他們隻知道富貴險中求,卻並不知道後麵的話。

“富貴險中求,也在險中丟。求時十之一,丟時十之九。”

而藍道之中所求富貴,又有幾個能守得住呢?

“給你們三天時間準備,三天之後,出發齊魯。我們要在齊魯,搞一把大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