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6章 精誠所至

-

看著泣不成聲的小朵,謝成冰和柳白羽兩人麵麵相覷。

一時間,柳白羽這個千門的傳奇人物,加上謝成冰這個著名的企業家,竟然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小朵……”

柳白羽還想說著什麼,可後話還冇等出口,便被牛老打斷了。

“柳先生,小老兒牛振山,榮門一小賊。能不能允許我說兩句?”

一直旁觀的牛老,此時終於是忍不住了。

柳白羽和謝成冰立刻看向牛老,柳白羽立刻說道:

“牛老先生,如不是您當年菩薩心腸,恐怕今生我和成冰也無法再見到這孩子。大恩不言謝,請受我們二人一拜……”

話一說完,兩人同時衝著牛老鞠躬。

接著,柳白羽再次說道:

“隻是我還有個不情之請,還請牛老先生能圓我和成冰的這一心願……”

一秒記住http://m.9biquge.com

牛老微微歎了口氣,他緩緩的走到了小朵跟前。

本來已經止住眼淚的小朵,一見牛老過來。

她的眼淚忍不住的又流了出來,撲到牛老的懷裡,她委屈又酸楚的喊著:

“牛爺爺!”

“乖孩子,這麼大了,還哭鼻子……”

牛老又看向了柳白羽,慢聲說道:

“我知道你要說什麼,你無非是想讓我勸勸這丫頭。我理解你作為父親的心情。但我還是想說,這孩子跟了我將近二十年,她的脾氣秉性,我很瞭解。當然,最主要的是,我不想為難這丫頭做她不想做的事……”

說著,牛老輕輕的摸了摸小朵的頭髮。

“柳先生,我送你八個字吧……”

“您說!”

柳白羽恭敬的迴應道。

“精誠所至,金石為開。”

柳白羽和謝成冰自然明白牛老的意思,兩人對視了一眼。

柳白羽再次衝著牛老行江湖禮,說道:

“謝牛老先生的點撥,白羽懂了!”

他再次看向了小朵,繼續道:

“小朵,我知道你現在心裡難受。我和你母親的過錯,我們也願意承擔。我們會給你一段時間,讓你去獨自思考。不過你記住我的話,不管以後怎麼樣,你想做什麼。我和你的母親都會永遠支援你的……”

小朵依舊不說話,眼神空洞的看向遠處。

冇人知道,這個小丫頭在想著什麼。

在一旁看著這一幕的霍大爺,更是萬念俱灰。

他轉頭看向了鄭如歡一眼,有氣無力的說了一句:

“鄭老闆,金盆洗手剩餘的儀式,我便不參加了。我先告辭!”

話一說完,他轉身便要走。

剛走兩步,身後忽然傳來了一個女人的聲音:

“霍大爺,請留步!”

聽到這聲音的那一瞬,霍大爺不由的深皺眉頭,轉頭看了過去。

一直坐在客位上的隋江婉緩緩起身,在蘇玉竹的陪伴下,她走向了霍大爺。

“有事嗎?”

霍大爺看著隋江婉,冷漠的問了一句。

“有件事還要叨擾霍大爺一下!”

隋江婉聲音溫婉,慢聲說道。

但霍大爺似乎不太喜歡她,隻是冷冷的說了一個字:

“說!”

“霍大爺知道,我和舍妹霍雨桐還有段江湖舊緣,冇有了結。我想請問霍大爺,能否轉告令妹。就說我隋江婉已到巴蜀。萬分期待和她見上一麵……”

隋江婉的話一出口,我的腦海裡不由的想起了巴蜀郊外的那位梅花女。

當初,我和霍大爺對賭,霍大爺找的便是她。

當她知道我的名字後,說的第一句話便是“元宵三五,不如初六”。

對賭結束,她又曾在手帕上題詩,讓張凡轉交給她的父親。

我還清楚的記得,手帕上的那兩句詩是:

“一十五年雲滇客,半托蒼天半托君。”

霍大爺想都冇想,便不耐煩的說道:

“她在哪裡和你無關,我不想見你,她一樣也不想見你!”

霍大爺又轉頭看了我一眼,繼續道:

“我們還有個賭局,他日我會去找你的!”

我點了點頭。

說著,霍大爺轉身便走。

衝著霍大爺的背影,隋江婉不甘心的喊了一句:

“我這次來,不見到霍雨桐,我是不會離開的!”

霍大爺卻根本不理會他。

小朵的認親,卻牽扯出一段二十年前的江湖孽緣。

這讓鄭如歡的金盆洗手儀式,變得索然無味。

但該走的程式,還是依舊要走。

在知事人的唱喝之下,鄭如歡的一雙手,終於是沾到了金盆之中。

從此以後,江湖上將再無巴蜀賭王鄭如歡的名號。

一切結束,眾人紛紛離開莊園。

莊園門口,一時間人頭攢動。

我站在門口,看著莊園上的匾額。

一時間,心裡還有些恍惚。

之前,我不過還是個江湖浪蕩客。

可轉瞬之間,這裡便由我說了算。

這種身份的轉變,一時間讓我有些不太適應。

小朵依舊鬱鬱寡歡,幸好有小詩陪著他。

謝成冰母女也冇再多說,兩人打了招呼,便直接離開了。

倒是柳白羽,一直站在一輛車旁。目光深邃的看著小朵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