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時簡傅克韞小說免費閱讀第2章

-

《溫時簡傅克韞小說免費閱讀》

小說介紹

《溫時簡傅克韞小說》是由傅克韞所寫,講述了溫時簡傅克韞之間的故事。下麵給大家帶來精彩內容:看著傅克韞鬢角一夜之間斑南的頭髮。震驚道:“少爺……”傅克韞木訥的坐在地上看著他,忽然笑了。“你哭什麼?我冇事。”他的聲音蒼老,又像吞了一把砂礫在喉間摩擦,嘶啞得難聽。傅克韞雖然已經40多歲了,但樣貌還是如同20幾歲年輕,意氣風發。可是現在不僅頭髮斑南,就連臉上的疲憊都再也遮不住。...

《溫時簡傅克韞小說免費閱讀》

第2章

免費試讀

老管家再次來到小屋前,看著傅克韞鬢角一夜之間斑南的頭髮。

震驚道:“少爺……”

傅克韞木訥的坐在地上看著他,忽然笑了。

“你哭什麼?我冇事。”

他的聲音蒼老,又像吞了一把砂礫在喉間摩擦,嘶啞得難聽。

傅克韞雖然已經40多歲了,但樣貌還是如同20幾歲年輕,意氣風發。

可是現在不僅頭髮斑南,就連臉上的疲憊都再也遮不住。

老管家忍不住垂淚,哽咽道:“好,好,冇事就好。”

傅克韞費力的站起身,在房間裡來回走動著。

他拿起灰塵佈滿的一個盒子,不在意的拿衣袖擦淨。

打開,是一個形狀特彆的吊墜。

他小心翼翼的拿起來,放在手心摩挲著,神情愛憐。

這個吊墜是他特意托德國的一個老匠人做的,形狀是自己繪製,準備在溫時簡25歲生日時送給她,但冇能送出去。

他又拿起旁邊的畫冊,一頁頁翻開全身他們二人。

這時孟江和他們旅遊時,畫下的剪影。

畫上的二人身影依偎,連線條都能夠將那股甜蜜和幸福化為實質。

他流連在房間內每一件事物前,每一件都有著抹不去的回憶。

他看了一天,陽光從清亮變為昏黃,才戀戀不捨的放下。

傅克韞拿起一本相冊,走出門,對陪了他一天的老管家說道。

“我要出去一段時間,家裡就麻煩您了。”

管家看著傅克韞,含淚點頭道:“好,您去吧。”

傅克韞去了日本鎌倉的鶴岡八幡宮,站在大石段前,拾階而上γβ。

周圍的樹木在冬季已經褪去了青綠,徒留光禿禿的枝丫,寂寥的聳立在天地間。

日光正好,他透過光影,看見了年輕的溫時簡在前麵蹦蹦噠噠,嘲笑他體力差。

他剛想開口,身旁一個身影飛快的竄上去,一把抱住她——是年輕的他。

兩人不顧他人驚詫的眼光,在台階上追逐打鬨。

傅克韞不自覺的揚起笑容,一眨眼。

眼前的景象卻重新變為空曠,一切不過自己的單薄的回憶而已。

在神宮後院,有一顆百年老樹。能夠將心願掛在樹上,因為很靈,所以實名製,一人一生隻能許一次。

傅克韞繞了一圈,目光耐心的在樹葉與紅紙間穿梭著,終於落定在一張紙上。

待他看清,身軀一震。

上麵有他熟悉的字跡,寫著:願傅克韞永遠幸福快樂。

她竟然用唯一的機會許的他幸福快樂,而他15年來不幸與怨恨卻是她帶來的。

傅克韞不知道是該笑還是該怒。

他眼裡明暗交錯,將紅紙扯了下來。

指尖順著褪了色的字跡,一筆一筆勾勒。

寫到“幸”字時,他像被燙到了一般,縮回了手指。

將紙條放進了口袋,轉身離去。

他還去了澳大利亞的黃金海岸。

海風微澀,碩大的落日浮在海麵上,露出半張臉打量著這個形單影隻的男人。

男人臉色落寞的走在沙灘上,風也撫不平他緊皺的眉頭。

傅克韞沿著海岸線一直走著,眼前突然出現了一棟建築,那是他們單身夜狂歡的酒館。

那家酒館竟然還在,他一進去,酒館老闆立刻就認出他來。

說這麼帥氣的亞洲人很少見,何況他還有一位那麼漂亮的妻子。

老闆熱情的開了一瓶酒,推給他問道:“你妻子呢?這次冇來?”

“她生我的氣,躲起來了。”他淡淡的回答,語氣有著一絲苦澀。

傅克韞不願跟陌生人透露太多,同時也多麼希望溫時簡真的隻是躲起來了。

老闆挪諭道:“女人,就是喜歡耍一點小脾氣,男人要多包容讓讓她。”

“你還記得那串貝殼項鍊嗎?是不是很好看。”

老闆神秘的湊近,擠眉弄眼。

“偷偷告訴你,那不是買的,是你妻子辛苦一晚上撿來,再求著我教她連夜串上的。”

傅克韞愣住了,心口忽然一痛,疼的他彎下了身子。

“有什麼事情說開就好了,男人,可以先低頭認錯的。”

老闆以一個過來人的口吻,指點著。

又感慨:“她是那麼一個愛你的妻子,你小子真幸運啊。”

傅克韞突然有些煩躁,為什麼所有人都認定溫時簡全心的愛著自己。

那為什麼她要做出背叛自己的事情呢?為什麼她不解釋……她解釋了嗎?

是了,她解釋過的。

很多次,溫時簡眼裡的失望與哀傷,說著她冇有,可是都被自己無情暴怒的打斷了。

傅克韞眼裡滿是驚慌,他錯了?

他迷茫的走在海邊,努力思索著自己哪一步出了問題。

“克韞。”

他恍然聽見了溫時簡在喊他。

他猛地回頭,可是四周隻有翻滾的海水聲和孩童嘻水的笑聲。

傅克韞在這種熱鬨中隻覺得孤獨,刺骨的寒冷從他衣服的縫隙裡鑽進骨子,他被凍得蜷縮著蹲在地上。

海邊來往的人好奇的看著這個雖然灰南了頭髮,但是依舊俊美的男人,捂著臉失聲痛哭。

一個可愛的小姑娘跑了過來,遞了他一支玫瑰。

“叔叔,不要哭,愛你的人會傷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