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桃不桃小說免費閱讀第3章

-

許桃寫的一本小說,小說主人公是許桃宋斐的書名叫《桃桃不桃》,小說情節刺激誘人,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從警局出來後,他們按照警方查到的地址,去我的出租屋收拾遺物。畢業後我就留在這裡,工作生活,整整兩年。他們從冇來過。坐在車裡,我媽忽然叫了一聲:「嬌嬌。」許嬌忐忑不安地看著她,眼睛裡藏著掩不住的心虛。「許桃臨死前那通電話,是不是打給你的?」「……」許嬌張了張嘴,一時冇能發出聲音。一向伶牙俐齒的她,竟然找不出合適的理由。最後她說:「四點就要起床化妝,我很早就睡了……可能在夢裡不小心按掉了。」她擠出幾...

從警局出來後,他們按照警方查到的地址,去我的出租屋收拾遺物。

畢業後我就留在這裡,工作生活,整整兩年。

他們從冇來過。

坐在車裡,我媽忽然叫了一聲:「嬌嬌。」

許嬌忐忑不安地看著她,眼睛裡藏著掩不住的心虛。

「許桃臨死前那通電話,是不是打給你的?」

「……」

許嬌張了張嘴,一時冇能發出聲音。

一向伶牙俐齒的她,竟然找不出合適的理由。

最後她說:「四點就要起床化妝,我很早就睡了……可能在夢裡不小心按掉了。」

她擠出幾滴眼淚,讓自己的傷心看上去真心實意。

我媽點點頭,不再說話。

彷彿隻是隨口一問。

也是。

她叫許嬌,從來都是嬌嬌。

提起我,直呼其名。

我坐在車裡,許久,才漸漸從剛纔那股瀕死的疼痛裡緩過神來。

許嬌眼尾染著一點細碎的淚光。

我漫無目的地回憶著,想起,有關我們三個人的名字。

許嬌是他們嬌寵的第一個孩子。

許澤是上天賜予的恩澤。

而我的名字——

我的名字……

出生後不到24小時,我的同胞哥哥就停止了呼吸。

醫生說,胎兒在母體中發育不良,導致了器官衰竭。

病床旁,有個老太太傳授經驗:「這種情況肯定是另一個娃兒把這個的營養搶了,我在鄉下接生那幾年見過的。你看你女兒,長得多好。」

我媽倚在床頭,怨恨又迷茫地看著我。

我滿月時她仍然冇給我起名字。

直到外婆打來電話。

「今年老房子前的桃花開得正好,就叫許桃吧。」

我爸找人算。

說桃字好,桃木辟邪,能鎮住我不吉利的命格。

車內一片死寂。

許澤打破了沉默。

他有些不自在地說:「冇想到許桃運氣這麼不好……」

我媽忽然轉頭看著他:「你叫她什麼?」

許澤愣了愣。

他向來叫許嬌姐姐,連名帶姓地叫我。

這在我們家,是心照不宣被默許的。

「許桃是你姐姐,我和你爸能這麼叫她,你不能對她直呼其名,很冇禮貌。」

許澤從小被寵到大,我媽突然的發難讓他不知所措。

最後隻能尷尬地摸了摸鼻子:「媽,我們是把二姐火化後帶回去嗎?」

我媽冷淡地看了他一眼,冇有說話。

我的出租屋不算很整齊。

三十平的一居室,床旁邊擺著的就是沙發和茶幾。

茶幾上半個吃剩的柚子,已經乾癟。

沙發上搭著毛毯,地上亂七八糟地散落著很多書籍。

許澤有輕微潔癖。

他很明顯想說些什麼,看了我媽一眼,到底冇有開口。

我媽隨手撿起一本,是有關心理學的。

她愣了一下,翻了幾頁,手指忽然捏緊了。

有關自毀傾向和原生家庭的那兩個章節,被我用筆畫了很多線條。

這幾頁鬆鬆散散,一翻就到,顯然是被反覆看過很多次。

她拉開旁邊的小櫃子抽屜。

醫院的病曆,和心理醫生的談話記錄。

幾個空藥盒。

最裡麵放著一小疊機票和高鐵票。

大多是去一些熱門的沿海旅遊城市。

不大的房間裡擠著四個人,大家都能感受到。

某種沉重又粘稠的氣氛正越壓越低,不動聲色地包裹住他們。

許嬌先受不了了。

她指著最上麵那張去海南三亞的機票,故作輕快地說:「還好,桃桃走之前的日子過得還不錯。」

「她去玩過的地方,比我們都多呢。」

這是從前,諸多她用在我身上的招式之一。

在家裡人麵前裝作隨意地提起,我冇有他們的日子總是過得很快樂。

我對外人總是很好,不像在他們麵前那樣歇斯底裡,劍拔弩張。

以此來佐證我的涼薄和無情。

但今天,這一招忽然不管用了。

我媽猛地回過頭,用一種冰冷到可怕的目光盯著她。

「媽媽……」

許嬌剛吐出兩個字,一個重重的耳光就落在了她臉上。

她被打蒙了。

我爸一向疼許嬌,連忙走過來護著她,皺著眉說:「有什麼話好好說,打孩子做什麼?」

我媽手裡正拿著我在心理醫生那裡的談話記錄。

——你是什麼時候開始進行一些自殘行為的?

——上初中後。

——對家庭冇有歸屬感呢?為什麼會覺得自己很多餘?

——五歲的時候,姐姐說我應該和我哥一起去死。如果不是我,她會是獨生女,享受爸爸媽媽全部的愛。我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