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我的母族式微後,他帶著他的白月光廻來了。

我以爲他從未愛過我,可在我死後,他卻瘋了一樣的找尋我的下落。

他好像都忘了,是他親手殺死我的啊。

.我和謝容欽成親的第三年,他的白月光死而複生。

擧國皆知,他們年輕的皇帝陛下還是太子的時候,有位心尖上的姑娘。

姑娘人美心善,捨命救過太子殿下三次。

多堅靭的命格啊,三刀都沒死,偏偏被我這個刁蠻的郡主給害死了。

哦,不能說害死了。

這不,人家又活過來了。

謝容欽知道她還活著,不遠千裡將她接廻皇宮。

第二日,直接封了貴妃。

此刻,嬌弱的貴妃娘娘正跪在地上瑟瑟發抖地給我請安:“娘娘,皇後娘娘……”話還沒說句完整的,眼淚就先掉下來。

謝容欽很及時地出現,拉起她護在身後:“衛泱泱,你又想對她做什麽?”

.誠然,我衛泱泱從來不是好惹的角色。

無論是上輩子,還是這輩子。

上輩子我可是能把霸淩我的女校霸逼到求饒的人。

這輩子我上有疼愛我的長公主娘親,下有戰功赫赫的將軍弟弟,更沒人敢得罪我。

但我真沒對秦若水做過什麽。

我穿過來的時候,人正跌在地上,擡頭就看到秦若水對我笑:“衛泱泱,你以爲你什麽都能得到嗎?

“太子殿下會恨你一輩子。”

我都沒看清她長什麽模樣,她就一個後仰,自己倒下了懸崖。

然後謝容欽就來了。

拔劍要殺我。

我人還是矇的,就被蓋了個殺人的罪名。

從此再沒洗脫過。

.“你看我能對她做什麽?”

謝容欽實在好笑。

我坐著,她跪著,離了沒有十米也有八米,我能把她喫了不成?

大概是我語氣裡的譏諷太明顯,謝容欽很是不悅地瞪著我:“我勸你最好別對她做什麽。”

他咬牙畱下這麽一句,拉著秦若水就要走。

可嬌弱的貴妃娘娘哪兒承得住他的怒氣,被他一拽,摔在地上了。

“陛下……”眼淚珠子又要掉下來了。

謝容欽一臉心疼地將她抱起來,頭也不廻地邊走邊道:“今後貴妃不必來椒房殿請安。”

秦若水靠在謝容欽身上,眼神越過他的肩膀對著我笑,無聲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