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歲赴春京第2章 求饒

-

《歲歲赴春京》

小說介紹

名字是《歲歲赴春京》的小說是作家一紙老虎的作品,講述主角衛嫦妗陶昆的精彩故事,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故事情節曲折動人,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

《歲歲赴春京》

第2章

免費試讀

“醒了?”

冰冷的聲音和身上傳來的涼意直顫心底,她伸手動一下,從上至下都被牽動的,發出了鐵鏈的聲音。

身體髮膚也冇好到哪去,手踝腳踝被鐵鏈捆出了血跡,遇見水便刺刺的痛,脖子也同樣的感覺,想必也破皮了。

“你知道我是誰嗎?!”

北少司憐惜撩開她耷拉在眼皮上的散發,聽她發出顫顫巍巍的怒吼,悅耳極了。

“你是誰不重要,你要是現在乖乖認罪,我姑且讓你死的舒服一點。”抬手取下麵甲,挨著水勺放下後。

細長的手在周圍的刑具撫摸一圈,最後停在一把匕首上:“偷竊梁河運造圖,脖子最多挨一刀。加上器械運輸規劃圖那就不是死那麼簡單了。”

“我冇有,我冇有。”衛嫦妗絕望搖著頭,這些罪名光聽著就夠嚇人了,北少司卻死活往她身上攬。偏偏她不能自報家門,隻能苦挨著紫顏搬救兵來:“什麼運造圖規劃圖,我都不知道。既然之前你們交過手,你難道看不出不是我?”

“偷盜情報的人那麼多,我每個都記得多累啊。”北少司握著刀邁步而來,匕首逼近她閉上眼睛等待著,突然他抽身大笑,拿出一張紙懟上前:

“秘密議造瘟疫,謀害天下人性命,你就是認不認罪都難逃一死。”

衛嫦妗懵了一陣,隨後被響徹水牢的猖獗笑聲震的猛一激靈。

被他扛在肩頭不一會兒便昏了,醒來手腳被禁錮了什麼都做不了,還一直被他玩弄於股掌。

什麼偷竊梁河運造圖,器械運輸規劃圖都是從他嘴裡出來的,就是想看她心態崩裂,活活折磨自己的樣子,好深沉的心計。

他光是動嘴皮子,就能叫人精神失常。

聽到瘟疫有那麼一瞬間,真的被誤導的陷入此情此景,以為自己是身負重罪的將死之人。

恐懼不安的霧霾從她眼中撤下,一汪清明目送北少司的背影消失在視線中。

半睡半醒間,渾渾噩噩就到了晚上,衛嫦妗抬頭帶著一絲希望,盯著有響動聲的門口。

過了一會兒,北少司端碗飯走到她麵前,隨後頭也不抬吃起來。

她吞了吞喉嚨的異物感,沙啞著的聲音問:“你們北營需要這麼守犯人?”

北少司吃飯的動作優雅緩慢,對這聲質問留到吃乾淨碗裡最後一粒米,才慢慢開口:“這裡吃飯香。”

說完便聽見哐噹一聲,捆住她左手的鐵鏈,從牆上掉了下來。

突如其來的重力,扯著她左邊身子往下傾斜。

脖子被勒得青筋暴起,小臉漲成紅紫色;右手被死死的拖住,頓時有種五馬分屍的感受。

“算你命大。”

北少司拎起一坨鐵鏈搭在脖子那根上,踉蹌退後幾步找回平衡感,抻著脖子猛烈咳嗽一番。

趁他整理鐵鏈,後背靠近自己。衛嫦妗抬手朝他頭頂伸去,手疾眼快拔下他束髮的銀釵,鐵鏈又被拖動了,她趕緊就鐵鏈的力道退後,同時避開伸手而來的北少司。

“想死不用拉上,我的清白。”他一字一頓說著,銀麵甲露出一雙微眯起的眼睛,閃著幽暗的光,嗅著空氣中危險的氣氛。

銀釵被她握著,儘全力的四周亂揮,護住自己不讓他靠近。

“陶昆!”

遠處趕來一群人,一襲淡黃色走在最前麵,身後跟著青紅藍紫色衣袍的人。衛嫦妗一眼看見杵著柺杖的老太太,淚水像開閘的洪水傾斜而下。

“你們親軍北營真是好眼力,連衛大人的孫女都認不出來了嗎?”天子盛怒,一腳踹倒跪在地上的陶昆:“給朕解開。”

“老身謝今上救命之恩,隻是今日之事……”老太太看向門口不斷進來的人,欲言又止,最後扶著柺杖,顫顫巍巍跪在今上麵前:“小孫無辜受此劫難,既然是誤會還請今上保住小女名聲,老身攜衛家上下感激不儘。”

衛嫦妗忍痛抬手擦去眼前的霧靄,走到老太太身邊跪下。今上看著她隻是跪下低著頭,壓抑住哭泣,不停抽動著身子卻一言不發。

“閒雜人等,給朕爬出去!”他摔開袖子,朝著罪魁禍首又是一腳:“今日老太太攜丹書鐵券讓朕救人,文武百官剛纔都看見你和衛大小姐……”

“唉,你看你的鬼樣子!是要朕為了你,殺光朕的臣子們嗎?!”

剛爬起來的陶昆又被踹倒在地,他掙紮著爬了兩下,最後癱軟在地趴著:“臣愚蠢犯下彌天大錯。若衛大小姐不計前嫌,陶某懇請一個將功贖罪的機會。”

衛嫦妗的身子抖動的更厲害了,手裡也被什麼東西硌的生疼,她突然丟開手裡的銀釵,老太太看了她一眼,又去看那銀釵,最終拉著她一起叩首謝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