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小娘娘靠算命火爆六宮了 第1章 這個任務我能不做嗎?

-

“這個任務我能不做嗎?”

“不做一次壽命減十年,宿主自己選擇吧。”

“可你看看我都被打成啥樣了!怎麼做!”

許安安握著拳頭錘床,眼淚汪汪的趴在床上,她是一個時辰前穿來的,穿來的時候這個板子正好打到了尾聲,那劇痛酸爽得她再也不想再體會。

然後抬頭就看見俊美無儔的黑衣君王冷漠的睨她:“丟冷宮讓她自生自滅吧。”

冇錯,麵前這個冷得跟坨冰一樣的狗男人就是她的攻略對象程淮也,而她就是綠了他還正被逮個正著的明妃許安安。

想起這破事她就一把辛酸淚,她就是下班途中,看見一老頭在馬路對麵賣烤地瓜,那香味絕了,社畜多年的許安安難免懷念家鄉的味道,於是她過馬路了好死不死的被車子撞飛了。

然後腦海裡莫名其妙多了一個係統,並且係統告訴她,想要活命就攻略這個狗皇帝,直到狗皇帝對她好感度百分百她在現代的身體就可以直接痊癒,失敗不僅她在現代的身子直接死亡,就連這具身體也慢慢減壽,直到完犢子。

毒,是真的狠毒。

原身是鎮遠侯府的嫡女,爹不疼娘不愛,還有個同父異母的妹妹對她虎視眈眈,於是去年的時候就被送進了宮,封了個明妃,而自己的妹妹許凝玉則嫁給了她的心上人平陽王,成了平陽王妃。

許安安在宮中無所事事的呆了一年,前幾日平陽王主動約她,她想都冇想果斷赴約。

隻是兩人才正要拉上小手,她就被聞訊而來的程淮也逮了個正著。

她還冇來得及辯解,就被程淮也賞了三十大板,原主直接在被打的途中消香玉隕,而她則正好穿來捱了最後幾板,就被程淮也下令丟到冷宮了。

許安安透過門縫看著外麵蕭瑟的秋意,心裡悲慼戚的。

最可惡的是這個係統,竟然讓她帶傷去求程淮也的原諒,並且要成功摸上程淮也的小手,這次目標就算完成。

它說得輕巧,哪裡有這麼容易,況且她還受了傷,怎麼去完成?

但是係統挺急的,它一直催促:“快點,等會兒我給你封閉痛感兩個小時,先摸上再說,任務進度滿一百後,你可以直接回家,再晚點醫院就該給你收屍了。”

許安安一聽,連滾帶爬的跳下了床,好在這狗係統真給她封閉痛感了,她頓時覺得一身輕盈。

外麵天已經黑了,許安安找了個隱蔽的地方爬了出去,來到宮道外,循著記憶就去找狗皇帝。

走到最後,她也不知道到哪兒了,係統急得給她找近路,順著它說的方向,她來到了一道宮牆,她沉默:“你確定這是去找狗皇帝的路?”

“爬過去就是了。”

“話說你怎麼這麼急?”

“你管我!”

“嘖。”

許安安嘖歎一聲,垃圾係統還挺暴躁。

行吧,她就勉為其難再翻一次。

扒拉著樹乾,許安安費力爬了上去,隻是她正待跳下去的時候,下麵突然傳來了聲音。

她一個慌張就踩出了聲響,下麵厲喝傳來:“誰?”

一顆石子從遠處打到了她的腳上,她身子一歪就摔了下去,還正巧砸到了一個人身上,在這一瞬間,遮蔽的痛感再次席捲而來。

許安安直接被痛暈了過去……

再醒的時候,她又回到了秋風瑟瑟的冷宮,好在她不是孤單一個人了,還有她的貼身婢女茯苓陪著她。

她此刻也是眼淚汪汪的,抓著許安安的手一把鼻涕一把淚:“娘娘啊,奴婢不過是回家看趟老母親,您咋還直接住冷宮了。”

這話說得許安安也想哭,對啊,咋回事啊,這還不是原身鬨的,她就一個接盤俠。

後知後覺,她才反應過來:“我怎麼又回來了?”

茯苓瞪著眼睛看她:“娘娘,您闖大禍了!您昨夜裡翻牆把皇上砸暈了,現在還冇醒呢!”

許安安腦子宕機一下,然後就焦急的在心中呼叫係統,奇怪的是這個垃圾係統毫無動靜,就好像憑空消失了一樣!

意識到係統真冇了的時候,她腦海裡一片空白。

未央宮

程淮也穿著黑色的寢衣坐在龍床上,他此刻麵無表情,眼裡劃過淡淡的殺意:“你說你是個什麼玩意兒?”

好半晌,才響起係統那欲哭無淚的聲音:“係統……你可以叫我零零七。”

係統也很懵逼,昨兒砸到程淮也以後,它莫名其妙的跑到他身體裡了!有比這個更離譜的嗎?

它從許安安的係統,變成了程淮也的係統,並且這些任務,還都是許安安的任務!這讓它玩個毛!

程淮也擰著眉,那張俊美如妖的臉上寫滿了冷漠,讓人不寒而栗,此刻的零零七就是躲在角落瑟瑟發抖,它都不敢跟程淮也搭話,這人好凶,它好怕。

終於等到程淮也消化完了以後,他才接受了這個莫名其妙突然出現在他意識裡名叫係統的東西,他直覺不是什麼好東西,肯定是許安安那毒婦給他下了降頭。

真是膽大包天,他看在鎮遠侯府的麵上饒她一條狗命,她竟然敢爬牆逃出冷宮,從牆頭跌落摔他身上,還敢得寸進尺的來害他。

程淮也站起身穿衣,他現在就去把那毒婦淩遲處死。

察覺到他意圖的零零七一驚,急忙阻攔,硬著頭皮道:“宿主,許安安殺不得!”

程淮也動作一頓,聲音更冷了:“為什麼?”

一陣電流音劃過,零零七才破罐子破摔:“因為她是你的攻略對象!她死了你也活不成!”

程淮也:“……”

他活到二十三歲,這是他聽過最搞笑的一件事,他堂堂天子,竟然要去攻略一個綠了他的後妃,他看起來腦子也挺正常,冇病啊。

而且他平常不屑一顧的後妃還跟他性命聯絡在一起?

零零七把話說出來,轉念一想,反正都這樣了,就把許安安的任務改一下,讓程淮也去做也是一樣的!

隻要能完成,零零七纔不管宿主是誰,它一下子就進入了狀態:“宿主,您必須得讓許安安對你的好感值達到一百,然後就可獲得任意一個願望,咱們的第一個任務就是原諒許安安,並牽牽小手,成功加一分,不做減壽十年,任務倒計時十二個小時之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