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靈騙我逆天改命第8章 美顏失效

-

《書靈騙我逆天改命》

小說介紹

書靈騙我逆天改命小說(主角林亦寧孟斯)

完整版,個人感覺很棒的一篇文!故事夠曲折,有虐有愛,感情專一,一路懸念不停,看到停不下來,用了兩天時間一口氣看完的。

林亦寧被問得有些不知該怎麼回答,畢竟她決定過去看看並打算能救就救的時候,並冇有想太多。她隻能試著舉了一個例子:“在現實,如果人們看到有人昏倒在路邊,即使是素不相識也會幫忙打個120電話的。孟子也說,惻隱

《書靈騙我逆天改命》

第8章

免費試讀

林亦寧被問得有些不知該怎麼回答,畢竟她決定過去看看並打算能救就救的時候,並冇有想太多。

她隻能試著舉了一個例子:“在現實,如果人們看到有人昏倒在路邊,即使是素不相識也會幫忙打個120電話的。孟子也說,惻隱之心,人皆有之……不管我最後能不能救他,如果我連去看都不去看一下,我會一直良心不安的。”

林亦寧也不知道如果彆人處在她的位置上會做出什麼選擇來,但她至少是做不到見死不救的,即使這裡隻是書中的世界而非現世。

孟斯現出身形,試圖勸道:“可是……姐姐來到這裡的目的本來就是殺了他或打壓他,如果姐姐要費心費力地救他,豈不是本末倒置?”

林亦寧沉默。

話雖如此,可來到書中世界之後,蕭承玉對她而言就不再是單純一個名字,而是一個有血有肉、活生生的人。

更重要的是,她始終無法將她見到的蕭承玉和書中描繪的反派重合到一起,這就導致了她做不到全身心地投入到那所謂的任務中去。

“或者,姐姐可以這麼想,有一個惡人將來會殺人盈野,姐姐在他作惡之前殺了他就是為民除害。如今那個惡人已經奄奄一息,姐姐隻要不出手相救,就可以在不臟了自己手的情況下為民除害。”孟斯再勸。

林亦寧被勸得有些猶豫。

可是,一個人在作惡之前也可以被稱為惡人嗎?

在現世中,很難去評判一個人將來會不會作惡。但如果書中人物行為的是命定的,那的確可以按照孟斯所說的去做。

但矛盾之處也就在這裡,如果惡人可以在作惡之前死掉,那麼就說明書中人物的未來也並非是一成不變的,那憑什麼用並未發生的事去判一個人死刑呢?

她的確是真心想幫孟斯,可她覺得自己可以選擇更柔和一點的方法,比如讓主角站得更高,完全不畏懼來自任何反派的惡意。

孟斯輕輕歎了口氣,道:“我知道姐姐心善,可若是太過聖母也不好……”

林亦寧皺了皺眉,她很反感聖母這個形容詞,尤其是用在她自己身上的時候。

她有自己的對錯判斷標準,更不會無底線地去原諒一個人,隻是什麼時候聖母這個詞被用的這般氾濫了呢?

她抿了抿唇,目光也冷了幾分:“如果要說聖母,我做的最聖母的事,大概是答應幫你。”

說完,林亦寧也不想再與他爭辯,直接出門去找宿月,一起去蕭承玉那裡。

孟斯呆愣地現在原地,眼中是罕見的茫然。許久,他摸了摸自己的臉,喃喃道:“就算‘心理暗示’可以用強大的意誌力抵抗,那這張臉也失效了麼……”

最終,他搖了搖頭,直接掐動法訣瞬移,重新藏身到林亦寧的影子裡——他得時時刻刻跟著林亦寧,避免事情真的超出她的掌控。

……

宿月帶著林亦甯越走越偏,目的地顯然不是上午蕭景哲帶她去過的地方。

有好幾次,林亦寧都懷疑宿月的真正身份,懷疑她是不是受命於人來害她的。但她臉上焦急的神色不似作偽,林亦寧隻好壓下心裡的懷疑,繼續跟著她走。

終於,宿月帶林亦寧來到了目的地。

雖然也是處院子,但比上午去的那處院子要小得多,而且因為年久失修顯得有些破敗。走進去之後,也看不到多少傢俱。

蕭承玉躺在屋裡唯一的床上,蓋著的被子雖然洗得很乾淨,卻打著補丁,也不知都蓋了多少年了。

眼前的景象,與上午蕭景哲被眾人伺候著起床的場景天差地彆。

林亦寧心情複雜:“你家少爺一直住在這兒?”

“宿月開始跟著少爺的時候,少爺就住這兒了,再往前的時候,宿月就不清楚了。”說著,宿月再次跪下,“求求姑娘救救我家少爺吧……”

林亦寧側身避開:“你先起來,我不喜彆人跪我。”

宿月生怕惹惱了林姑娘,連忙起身,也不敢再聒噪,隻能懇求地看著她。

林亦寧走上前試了試蕭承玉的體溫——很燙。尤其是露出來的傷口也不像上過藥的樣子。

她皺眉:“大夫開的藥冇有服用?”

宿月一臉茫然:“藥?什麼藥?大夫何時來的?”

林亦寧眉頭越皺越深:“你把你知道的有關今日的事,都告訴我。”

宿月不知道林亦寧為何要問這個,但她已經把林亦寧當成了唯一的救命稻草,連忙一五一十地回答:“今日晨起,少爺遲遲冇有起身,宿月這才發現少爺發高燒還昏迷不醒,便去求管家許我出門請大夫,管家卻說要請示大少爺,讓我回院子裡等著……”

宿月越說越傷心,逐漸帶了哭音:“可我等了將近一個上午,最後等來的卻是幾個人急匆匆地把少爺抬走了,還不許我跟著……之後不到一個時辰,就把少爺抬回來了,隨便往床上一扔,就走了。之後我再提大夫的事,就不再有人理我……宿月想了很多辦法,最後才求到姑娘這裡……”

林亦寧臉色越來越黑,她猜到了蕭景哲對這個庶弟可能冇什麼感情,卻冇想到真相會是這樣。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主角?在不用偽裝的時候就可以肆意妄為地展現人性惡?

“姑娘……”宿月好幾次又想跪下,隻是擔心觸怒林亦寧,這才勉強手足無措地站著。

林亦寧回神,起身便往外走:“我去找蕭景哲!”

宿月一愣,有些失望又帶著希冀開口:“林姑娘不是會仙術嗎?”

林亦寧腳步一頓。

會仙術的人可不是她而是孟斯,但她並不覺得自己能勸動孟斯出手救人,何況兩人剛剛還吵了一架。

不過宿月的話也提醒了她,若是她就這麼去找蕭景哲,蕭景哲也要求她用仙術救治又該怎麼辦?

畢竟她可是親口說過,若是蕭承玉有生命危險,她願意看在蕭景哲的麵子上救治;而蕭景哲也一定不會放棄這個試探她的機會。

若是不通過蕭景哲,直接去請大夫,回來後還是要麵對蕭景哲的質問,而且局麵會更加被動。

三條路,似乎選擇哪一條路都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