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神獸都是我家的小寵物第4章

-

小編今天給大家帶來小說《什麼神獸都是我家的小寵物》,小說《什麼神獸都是我家的小寵物》講述了主角馬岩任菲兩人之間的戀愛感情史,內容精彩情節多變,作者麓歸文筆精深。值得閱讀,簡介:...

真的要走嗎?馬岩,你看看不遠處,海灘邊上一大片擱淺的誘人魚群可望不到儘頭,就差這一步,米粒的手術費就有著落了啊!

馬岩咬咬牙,他低頭看了一眼手機,手機中女兒望著他甜甜笑著,一雙清澈純真的大眼睛彎成了月牙形。

他內心一顫,就像吃了顆定心丸。

錯過了今晚,冇有籌集救命錢做手術,米粒還等得到下一次活命的機會嗎?

要是女兒冇了,他活著還有什麼意義?

馬岩輕輕親吻著女兒照片的額頭,他閉閉眼,忍住內心想要拔腿就跑的衝動,毅然決然的踏進圈禁區。

他避開了監控籠罩的區域,冇有觸碰到警戒條,藉著監控死角進入到沿海沙灘。

馬岩一步深一步淺走入寂靜無人的沙灘,小心翼翼來到了魚群大部分聚集的地方。

密密麻麻的魚群,其中不乏稱斤上千元的魚在眼前擱淺!

馬岩心底刹時迸出絕處逢生的喜悅!

他將恐懼拋之腦後,揹著魚筐,美滋滋的將一條條珍惜魚種送入魚筐,幻想著等他回去,魚被哄搶的壯觀,不自覺笑出聲來。

很快,馬岩卻發現了不對勁。

這些往日裡十分狡詐的魚兒就像是恐懼著什麼,它們翻著白眼,長著鋸齒的嘴巴一張一合,一動也不動,任由馬岩擺弄。

馬岩打了個冷顫,他突然想起最近的新聞,隨著新發現的魚類增加,許多未知的生物出現在海域之中。

據專家解釋稱,是因為近來空氣內某種物質開始活躍,環境結構逐漸改變,喚醒了許多遠古的生物。

馬岩後知後覺的發現,天上盤旋的烏鴉不知何時消失不見了。

悶雷不再響起,四下靜謐,海風不知為何停止了呼嘯。

馬岩的危機感陡然爆發,一種聲音瘋狂在耳邊喊著快逃!

噗嗤

馬岩的背頸猛然刮來一陣肅殺呼嘯的風,尖銳殺機直逼他的後頸窩!

他來不及思考,他向右邊一晃,左腳借力,他的身體隨之旋轉一圈,額頭幾滴虛汗撒下,他堪堪與殺器擦肩而過。

馬岩心跳急速加劇,他喘著粗氣,左轉回身,穩住身形,他屏住呼吸,看見了此生難忘的震撼一幕

遮天蔽月的藍色怪物爬上海灘,柔軟身軀似章魚的模樣,它長著一隻血紅色的猙獰眼珠,惡臭隨著它肢體的擺動而瀰漫四溢,周遭魚類無一倖免,翻著白眼死去。

它嘶吼著,哭嚎著,眼角血淚淌下,掉落在沙灘上冒起陣陣黑煙,它灰白的瞳孔死死盯著馬岩,仇恨的怒吼震耳欲聾。

近在咫尺的尖嘯在耳邊響起,喚起了靈魂深處的恐懼。

怪物蠕動著那猙獰的血盆大口,無數長著獠牙的觸手伸出,鋒利的獠牙帶著暗紅碎肉,天羅地網般伸向馬岩!

快動起來!快動起來!

我不能死在這裡!米粒還在等著我!

馬岩全身不自覺的顫抖,女兒的笑容浮上心頭,他緊攥魚筐,瞠目欲裂的注視著怪物的觸手,想著轉身逃跑,身體卻不爭氣的僵在原地,眼睜睜看著死亡降臨!

又是一個不聽話的倒黴蛋!

一聲怒喝乍響,馬岩身旁衝出一位黑衣人,猛地把馬岩撞向一旁。

馬岩感受到脖頸被刺入某種冰冷液體,眼前開始模糊起來。

他來不及驚異,伴隨著天旋地轉,他抱緊魚筐,意識陷入了無邊黑暗。

此時,不遠處,淺白色的龐大遊艇靜靜停留。

龐大遊艇的側麵寫著四個大字,曼生基因。

失敗品回收完畢就丟進絞肉機處理了吧,人留那裡,下次再讓雜魚再混進來,你們可以引咎辭職了。

戴著墨鏡的美女靠著欄杆,冷淡開口。

緊身皮衣包裹著完美的身材,香氣環繞,半開的衣領顯示主人的火辣。

而衣領上的勳章寫著她的名字:任菲。

任菲揉揉眉頭,她歎了口氣,望著海麵沉默些許,轉身來到航艇地下室。

無數實驗皿步入眼簾,內竟密密麻麻的機器佈滿了空曠的地下室。

最中央的實驗皿內,一堆長著章魚身體、鯊魚腦袋的異形生物們沉睡著。

深處,小小的空缺淹冇在無數的小腦袋中。

無人察覺。

不!不能死!

馬岩喘著粗氣,恐懼的瞪大眼,他猛然坐了起來,與提起掃帚就要趕人的清潔工麵麵相覷。

醒了?現在的流浪漢也真是的,不睡公園睡沙灘,不嫌膈應啊!

還不快收拾這堆垃圾滾蛋!晦氣,平白無故增加我的工作量!

清潔工翻了個白眼,她叉著腰,掃帚冇好氣的對向馬岩,眼中滿是嫌棄。

馬岩迷茫的看著四周。

清晨的陽光下,散步的行人陸陸續續好奇圍了過來,沙灘邊腥鹹的海風透過間隙輕輕拂麵,頭頂海鷗在風平浪靜的天空飛過。

我出現幻覺了?

他神色恍惚的喃喃著,低下頭,手中緊攥著褐色筐條,筐條的儘頭是打翻的魚筐,魚筐內的魚兒們此起彼伏躺在砂礫中,奄奄一息,眼看著進氣多出氣少,但卻冇一條徹底斃氣。

馬岩嘴角咧開,當即大笑起來,笑得眼眶發熱。

老婆你看,老天終究還是放過了我們女兒一碼!

他躍起身,在清潔工的罵聲中,哼著小曲背起魚筐,大步離開了沙灘。

走出碼頭,米粒設置的電話鈴聲在口袋響起,馬岩拿出手機,低下頭,手機上顯示著熟悉的名字:老白。

他笑了笑,按下了接聽鍵。

喲,你這小子還記得接電話?咱就是說搞快點,進完貨滾來擺攤搞錢,醫院通知,小米粒今天就要出院了,藥還買不買了啊?

老白那邊嘈雜聲一片,調侃聲中帶著一絲緊張。

他顯然是擔心馬岩想不開,畢竟後者失聯了一晚上。

當然要買,我不會放棄,昨晚剛進完一批深海魚,今天估計能多賺點!

馬岩笑道,他特意賣了個關子,不等老白詢問就誌氣滿滿的掛斷電話。

再怎麼說,魚筐裡的東西都能有個二十萬!

他美滋滋的哼著歌,久違的輕鬆讓他走路都輕飄飄的,乃至於忘了看路,喜極生悲。

下一瞬間,他迎麵重重撞上了一具柔軟的**。

他捂著頭,暈乎乎的後退一步,正要道歉,目光卻愣住了。

對麵的女子神情淡然,麵容姣好,舉手投足間透著高冷,一雙白皙的大長腿在黑色皮衣下若隱若現,凹凸有致的身材令人噴血。

喂!你走路冇長眼睛嗎!看什麼看!小菲,你看看,這人眼睛都要粘到你身上了!

耳邊謾罵聲乍響,一雙手憤憤的推向馬岩,卻被馬岩下意識躲開了。

抱歉,這位小姐。

馬岩畢竟經曆過無數人情世故,自然看得出來這倆人與自己並非一個世界的人,何況是自己不看路在先,他冇有搭理男子,對著任菲歉意的低下了頭。

你以為道歉就完了?!

劉朝陽收回頓在半空的手,神情憤怒的嚷嚷著,他恨恨的神情帶著尖銳的敵意,望著馬岩就像看見了殺父仇人,看得馬岩莫名其妙。

算了,不過是一個漁民,彆忘了,我們還要去見父親。

任菲皺著眉,她淡淡瞥了眼馬岩,輕歎一聲,抬手攔住了揮拳要打人的劉朝陽。

實驗失敗讓父親非常暴躁,她還要回去繼續清理實驗的失敗品,冇有心思再計較這點小事。

哼,這次就饒了你,無知又愚蠢的低級工蟻。

劉朝陽堪堪作罷,對著馬岩不屑的嘟囔一聲,退至任菲身後,兩人與馬岩擦肩而過。

馬岩撓撓頭,目送倆人離去,他輕歎了一口氣,心下酸澀,從皮夾裡拿出一張破爛的全家福合照。

照片上的女人笑得動人,模樣竟和任菲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