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神獸都是我家的小寵物第3章 晚上的危險

-

推薦精彩小說《什麼神獸都是我家的小寵物》本文講述了馬岩任菲兩人的愛情故事,《什麼神獸都是我家的小寵物》給各位推薦小說內容節選:...

馬岩笑得合不攏嘴,手腳麻利的幫大媽們裝魚。

小小的攤位前十分打熱鬨,氣得附近的攤主們暗自咬牙,一個個摔了盆提前收攤!

傍晚,海鮮市場的狂歡接近尾聲。

哎,小夥子,聽說最近不遠處的漁港經常有人失蹤,就在醫院那邊,昨晚又失蹤了幾個人,你們這些賣魚的注意哎。

馬岩遞出最後一份海魚,接過魚的阿姨猶豫片刻,壓低聲音,神秘的說道。

失蹤?難道

他的指尖一頓,腦海悚然想起了昨晚見到的怪事,浮出某種想法,他不動聲色的點點頭表示感謝,但一種後怕的寒意攀上脊梁。

莫非昨晚上的經曆,不是夢?

臥槽,今天賺的錢比前半年都要賺得多啊!

老白望著阿姨離去,他從旁邊興奮的蹦了出來,手肘撞了撞馬岩,拿著一大疊紅票子擠眉弄眼,讓馬岩回過了神來。

多少?

馬岩眼前一亮,他死死盯著老白,緊張的問道。

我隻能說你絕對想不到!我這輩子都冇看到誰賣了這麼多錢的魚!

老白樂得搖頭晃腦,他大笑一聲,手指伸出來三根,神秘兮兮的比了個手勢。

馬岩隻感覺腦袋轟得一聲炸掉了,他呆在原地,雙唇顫抖著,說不出話,一時間竟不知今夕是何夕。

三十萬!

他這一生,哪怕是在水族館工作,也從冇有收到過這個數字!

他的心臟砰砰直跳,心情就像坐過山車一般,頭一陣陣發昏。

老白隻要湊齊手術費,隻要湊齊手術費!米粒就再也不用這麼痛苦了

她,她可以像同齡人一樣奔跑,玩耍,學習!

馬岩顫抖著聲音望向老白,激盪的心情甚至讓他無法完整吐出一句話。

為了米粒,他不惜一切代價,無論如何都會攥住這些微弱的希望!

今晚去我家喝酒啊!我接米粒出院,你彆忘了過來!

馬岩吹了一聲口哨,他連蹦帶跳的往車的方向跑去,憔悴的臉上第一次多了抹不帶陰霾的笑容。

上了車,他望了眼後排倒在座位上的魚筐,哼著小曲點燃了火,他迫不及待的想告訴米粒這個好訊息,乃至忽略了

魚筐最底端,一隻柔軟的觸手靜悄悄伸了出來,吸盤收縮著,觸手拉長,拉長,再拉長,黏液侵蝕椅背,留下一道道疤痕。

觸手慢悠悠的晃悠著,似乎是有些暈車,東晃晃西溜溜,掙紮著碰向馬岩的脖頸。

眼看尾端就要觸碰到嬌嫩的皮膚!

馬岩微微側了頭,突然猛地打著方向盤,對一個超速的小轎車怒罵道:湊,趕著去投胎啊!開車不看路!

車子一個急刹車,觸手重重撞在椅背上,疼得它哆嗦了好幾下,這纔不甘的縮回了魚筐。

夜色漸深,小屋燈火通明。

客廳,馬岩和老白坐在地上,整潔的地麵擺滿了酒瓶,兩個人眼前發花,臉色微紅,東倒西歪的靠在沙發扶手上傻笑。

老白拍拍馬岩的肩膀,醉醺醺的開口道。

米粒的手術費還差多少?

馬岩收了笑意,打了個酒嗝,低著頭,語氣悶悶的回答:三十萬!

那好辦,今天就賣了這麼多,再使使勁兒,錢就湊齊了!

老白眼前一亮,他站起身,興奮的摩拳擦掌。

馬岩搖搖頭,笑容苦澀道:我說我隻有三十萬!手術費是兩百萬!

老白愣住,他頹然坐了下來,撓撓頭,默默倒了杯酒遞給馬岩。

馬岩端起酒杯,盯著身後桌上一家三口的合影,視線定在妻子臉上,他眼淚含在眼圈裡,突然甩手,把酒灑在了地上,攥著自己的頭髮,歇斯底裡的低吼著。

老白,我答應過阿娟,一定能治好米粒的病!我真是他媽的廢物!

馬岩重重捶打著桌子,緊攥拳頭,身體顫抖不止,他痛苦的閉上了眼,沙啞著開口:那天出事的就應該是我!

老白聞言一摔酒杯,他騰地站了起來,瞪著馬岩道。

夠了!這都過去多少年了!我也惋惜阿娟這麼年輕就死了,可是那天是遊客亂喂東西刺激了鯊魚,你們倆救鯊魚出的事,要怪也要怪遊客!

老白說得麵紅耳赤,越罵越氣,他看著滄桑疲憊的馬岩,竟跑到客桌上去,指著馬岩罵。

你他媽的想想米粒,想想我!我跟著你連水族館的工作都辭了!這個坎兒你要是再邁過不去,我都瞧不起你!

馬岩抬起頭,怔怔看著老白。

他沉默一瞬間,眼眶有些發紅,壓下口中的腥甜,一聲笑,他也搖搖晃晃站了起來,指著老白道。

白得利!你他媽有啥資格瞧不起我?土埋半截娶不上個老婆,胖得跟頭豬似的!

老白怒視馬岩,猛地衝過去將他撲倒,馬岩也不甘示弱,兩個醉漢打翻了酒瓶,混著酒水就在地上互毆起來。

裡屋內。

米粒早早睡了,她蜷縮在床上,小小的眉頭緊蹙,病痛就像密密麻麻的螞蟻侵蝕五臟六腑,瀰漫在四肢。

她的睫毛微顫,在黑暗中睜開了眼。

米粒輕輕歎了口氣,坐起身,熟練的將床頭鎮痛藥拿來吃了兩顆。

她順勢望向門縫,客廳的光芒透了進來,伴隨著一股酒味。

外麵是馬岩與老白的笑罵聲。

爸爸和白叔叔又要喝到很晚,等下把被子給他們抱出去吧。

米粒甜甜一笑,內心的喜悅暫時壓製住了痛楚。

很高興爸爸能有這麼輕鬆的時間,自己的病折磨他太久了,他不應該為自己的病買單。

米粒貼心的為爸爸倒了杯溫水,等待爸爸入睡前喝上一口。

她的視線不經意掃過爸爸放在旁邊的那筐魚,目光頓住。

咦?這筐魚怎麼倒了?

米粒疑惑的皺著眉,那筐躺在地上,裡麵的真空魚一袋袋散落下來,原本關上的窗戶大大開著,風微微吹拂麵頰,吹得米粒僵在床上。

小偷?強盜?傳說中的惡魔?

海魚在市場上絕無僅有,十分珍貴,難免會有同行做一些違法的事情

她的心中冒出無數猜測,一條條看過的新聞在眼前滑過,米粒起了一陣雞皮疙瘩。

她猶豫一瞬,腦海裡一個聲音瘋狂的告訴自己,不要魯莽行事。

但爸爸說過,這筐魚對我們家很重要。

米粒嚥了口口水,她咬咬牙,拿起桌上的棒球棒,躡手躡腳的起身。

她的腳輕輕點地,身軀突然僵住。

因為一團黏糊糊的東西纏繞在她的腳踝,冰冷的觸覺另皮膚汗毛聳立!

米粒瞳孔微縮,顫巍巍的低下頭,幾隻奇怪的觸手從床底伸出,尾端緊緊裹著她的腳腕。

恐懼在心中無限放大,米粒張張嘴,發出一聲淒厲的尖叫:啊!!!

下一瞬間,柔軟的觸手死死捂住她的嘴,腥味纏繞鼻翼,血盆大口撲麵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