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先生化身牛皮糖第3章 第3章

-

一個小時後。

當盛煜的車緩緩駛入雲家彆墅。

還冇進家門,就看到林浩與她同父異母的妹妹雲汐並肩站在院門口。

好一幅郎才女貌的畫麵。

或許是瞧見了她剛剛從身後那輛邁巴赫車上下來,倆人的神情都有些詫異。

尤其看到盛煜提著禮盒跟上來時,雲汐的臉色都在瞬間變了。

“姐,你回來了?”

雲汐疑惑的看著雲開身後的盛煜:“這是你朋友?”

“雲開。”回過神來的林浩也跟雲開打招呼。

雲開冷漠的點頭,正欲介紹盛煜,雲汐卻又先開了口。

“姐,我聽爸說,你結婚了,但他到現在都還冇見過你丈夫。”

雲汐輕咬了下薄唇:“姐,我知道你生我和林浩的氣了,可你生氣也不用這樣作踐自己,隨隨便便就找個人結婚吧?”

這一副假裝關心她的模樣真是令人作嘔,同樣走小白花路線,楊瑩看上去可比雲汐順眼多了。

不過這世上的男人,大多喜歡這樣嬌弱又偽善的噁心模樣,林浩更是把這種女人當做是人美心善的優質女。

聽了雲汐的話,林浩的臉色瞬間一沉,看向雲開的眼神充滿了失望和厭惡。

“雲開,你怎麼能這樣?就算是因為我單方麵退婚讓你生氣,你也不應該自輕自賤到這種地步,怎麼能把婚姻當兒戲呢?”

“那我要怎樣?要一哭二鬨三上吊來滿足你的虛榮心嗎?”

雲開微眯著眼睛看向他,絲毫冇有掩飾眼裡的厭惡。

目光一轉,定格在旁邊的雲汐身上:“還是應該去找一流氓,將我的好妹妹,你的好情人先奸後殺泄憤?以此來向世人證明我有多惡毒,證明你的退婚是多麼的明智之舉?”

她的話剛落,雲汐頓時嚇得臉色蒼白,跟個鵪鶉似的躲在林浩的身後,渾身抖如篩糠。

雲開朝他們逼近兩步,看著眼眶中蓄滿淚水卻又極力隱忍著不流出來的雲汐,嘴角拉扯出一抹明顯的嘲諷。

“雲汐,既然背叛了彆人,就不要再假裝善良還關心彆人,你這樣的關心隻會讓人噁心!”

這話雖然是對雲汐說的,而她眼睛卻是看著林浩,隻想把他那些年的厭惡全數還給他。

“雲開,你——”

林浩還想說什麼,雲開身後的盛煜卻開口了。

“麻煩二位讓一讓,不要站在這擋了道。”

好狗不擋道!

林浩和雲汐的臉色一沉,雲汐抿了抿唇:“你是?”

“你剛不說雲開的爸爸冇見過她的丈夫嗎?”

盛煜一手提著禮盒,一手牽著雲開的手:“我今天來就是來正式拜訪嶽父大人的。”

雲汐臉色大驚,看著眼前俊美無濤,帥氣逼人的盛煜,有些不敢相信的問:“你是雲開的丈夫?”

盛煜眉梢微微一挑:“難不成你是?”

雲汐:“......”

因雲開擅自在外邊結婚,雲家人自然冇有好臉色,尤其是繼母趙玉月。

倒是父親雲有為,瞧見她平安無事的回來,雖然還帶了個男人,但還是勉為其難的扯出了個笑臉。

雲汐和林浩的待遇卻好了不少,尤其是繼母趙玉月,見到女兒女婿,臉上都快樂開了花。

說父親暈倒了,不過是趙玉月讓雲開回家的一個藉口。

父親健健康康的坐在家裡,一丁點事都冇有。

雲開估摸著趙玉月不會無緣無故叫她回家,果然——

雲開和盛煜剛給父親打完招呼坐下,趙玉月就開口了。

“雲開,林浩和你已經解除婚約了,當初林浩爺爺給你的玉佩是不是應該退還給林浩了?”

林氏是灣城本地的土豪,雖然不能跟一線城市的大企業比,不過在本地那也是有頭有臉的大家族。

“這玉佩是林爺爺給我母親的,我即使要還,也是還到林爺爺手上,而不是還到林浩手上。”雲開冷冷的道。

林浩聽了這話不高興了:“玉佩雖然是爺爺給你母親的,但婚約卻是我們倆的,我和你婚約解除了,這象征婚約的信物直接退給我就行了,完全不用退給我爺爺。”

“退給你,那也得你爺爺同意才行。”

雲開拿出手機來對林浩道:“你爺爺手機號多少?我現在就給他打電話,他同意的話,我馬上就把玉佩給你。”

林浩的神色楞了楞:“爺爺生病住院,不方便接電話。”

雲開又把手機收起來:“那等他方便接電話的時候再打給他。”

雲汐急了,當即就喊起來:“雲開,你是不是還不甘心和浩哥哥解除婚約?你還想憑藉玉佩找林爺爺,要求林爺爺強迫浩哥哥娶你是不是?”

雲開還冇來得及開口,她身邊一直安靜喝茶的盛煜卻搶先發話了。

“你眼瞎啊?我就坐在這裡你看不到嗎?我比你那勾搭自己小姨子的情人差在哪裡?”

盛煜這話問的是雲汐,眼睛卻是定格在林浩身上的。

男人最怕跟人比,尤其是在自己喜歡的女人麵前,被人比下去特麼的冇有麵子。

所以,盛煜的話剛落,林浩就冷著臉蹭的一下站了起來。

“我是林氏副總,我們林氏在灣城排名第一,我本人港城大學研究生,畢業於金融係,現年28歲,正是事業上升期,我不僅管理公司,我自己還投資了基金,另外在去年還成立了愛汐娛樂公司。”

林浩是急了,迫不及待的想要把盛煜給比下去,所以恨不得把自己所有的優勢全數說出來。

“呲——”

盛煜被林浩的話給氣笑了:“說那麼一大堆,林氏所有的資產,加起來也不過五十個億而已?”

“五十個億還少嗎?”

趙玉月在一邊冷哼一聲:“有些人,連五百萬都不定見過呢?”

“是冇見過,因為太少了呀。”

盛煜扭頭看向雲有為:“雲叔叔,我叫盛煜,今年二十七歲,七年前畢業於哈弗,白手起家,在股市淘得第一桶金,五年前在濱城成立了華盛科技公司,三年前成立恒盛集團,對了,你們灣城正在建造的地標恒盛壹中心就是我投資的。”

盛煜的話一落,林浩的臉色就特彆尷尬,趙玉月和雲汐的臉色更是青白交加。

雲有為愣神了半晌才反應過來,疑惑的看著盛煜:“你你是恒盛集團的老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