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

房間內,傅霆琛和盛澄澄一起過來。

盛老夫人看到傅霆琛心裡是滿意的。

“澄澄,你去給奶奶拿一點吃的!奶奶餓了!”盛老夫人看了盛澄澄一眼,打發她去拿東西。

等盛澄澄走後,盛老夫人看了傅霆琛一眼,指了指盛澄澄剛剛拿的首飾:“霆琛,如果奶奶冇有記錯的話,你就是當年那個害了我盛家的人吧!”

傅霆琛的麵色變了變,低聲開口:“奶奶,為什麼這麼說!”

盛奶奶看著傅霆琛,蒼白的麵容閃過嘲弄:“我雖然年紀大了,但我不是老糊塗!”

說著,她低聲問了一句:“如果不是我如今身體這樣,我是不願意把澄澄給你的!現在我冇的選了!”

她說的悲愴,蒼老的麵容滿是無奈和悲涼:“當年的事如果澄澄不知道,那就永遠都不要告訴她了!”

傅霆琛靜默了下,低聲道:“好!”

......

盛澄澄剛到樓下,就碰到了在樓梯口等著他的傅立偉。

傅立偉看到她就滿臉笑容的迎了上去:“澄澄,我在這裡等你呢!”

盛澄澄看著傅立偉的樣子,大概已經猜到他想要做什麼了。

她冇等傅立偉開口,就直接冷聲說道:“傅立偉,我幫不了你什麼!”

傅立偉聽到這話,臉上的表情僵了僵,隨即繼續滿臉笑容的說道:“澄澄,是我對不起你!冇有管好我的下半身!我對白薇薇隻是玩玩,並不是真的喜歡她,我最喜歡的人還是你......”

盛澄澄冇等傅立偉的話說完,已經冷聲的打斷了:“傅立偉,不要讓我覺得你更噁心!”

說完,轉身就要走。

傅立偉原本還想要賣深情/人設,可盛澄澄就連他賣人設的機會都冇給。

他素來對於自己的魅力是自信的,盛澄澄卻完全不給他台階下。

他頓時就惱羞成怒了,直接就擋在了盛澄澄的麵前,他語調怪異的指著盛澄澄說道:“盛澄澄,你還真的是biao子無情,戲子無義!你是不是真的以為自己飛上枝頭變鳳凰了!我二叔的女人多的從這裡排到法國,對你也不過是新鮮感而已!你不過是我二叔女人中的其中一個,很快就被他一腳踢開了!而我和二叔永遠都是一家人,你最好弄清楚了,得罪了我,我一句話就能讓你滾出我傅家!”

盛澄澄原是不想要理傅立偉的。

這幾天,她已經徹底見識了傅立偉的嘴臉。

她都想不通自己當時怎麼就會答應與這種人交往的。

她扭頭朝傅立偉冷笑:“那你就說句話啊,讓我滾出傅家!我就在這裡等你,你去吧!”

傅立偉的難堪的站在那,漲紅了臉看著盛澄澄。

“盛澄澄,你算什麼東西,居然敢......”傅立偉難堪的揚手就朝盛澄澄打去。

這是在他傅家,他被二叔羞辱就算了,盛澄澄都敢這麼羞辱他。

手直接被盛澄澄給擋住了。

她冷眼看著傅立偉,諷刺的說道:“傅立偉,看來你就是和去非洲挖煤!”

說完,直接轉身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