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安寧周時勳小說全文第12章

-

鐘誌國歎口氣:“昨晚我們都忙著搶險救人,送醫院來的是縣醫院的車,他們肯定是直接去市一院的。隻是冇想到市一院水平這麼差。”宋凱也是被嚇了一頭汗:“不至於啊,那邊醫生還是挺厲害的,就給周隊看病那個醫生,好多人拖關係找他看病呢。”這就讓盛安寧很想不通了,這是一個很明顯的內出血,為什麼會誤診成是腰椎受傷?...

鐘誌國歎口氣:“昨晚我們都忙著搶險救人,送醫院來的是縣醫院的車,他們肯定是直接去市一院的。隻是冇想到市一院水平這麼差。”

宋凱也是被嚇了一頭汗:“不至於啊,那邊醫生還是挺厲害的,就給周隊看病那個醫生,好多人拖關係找他看病呢。”

這就讓盛安寧很想不通了,這是一個很明顯的內出血,為什麼會誤診成是腰椎受傷?

不由腦洞大開:“難道是故意謀殺?”

鐘誌國直接搖頭:“不會的,這麼明顯的謀殺誰敢?”

盛安寧心裡想,要是冇有合理解釋,很明顯就是謀殺,至於原因,恐怕周時勳知道。

想著手術還需要一點時間,盛安寧決定去買個洗臉盆還有香皂飯盒啥的。

順便在附近轉轉,因為脾臟破裂是個不算很大的外科手術,而軍區醫院,這方麵的專家肯定多,所以她很放心。

和鐘誌國說了一聲,下樓離開。

鐘誌國還揪心著手術室裡的周時勳,因為他知道周時勳這些年的不容易,彆人還能收到家裡寄來的包裹,做的棉衣棉鞋。

而他隻會收到家裡要錢的信,不是爹的腿摔斷不能下地乾活,就是弟弟調皮把誰家的牛弄死。

除了要錢,冇有一句關心的話。

所以,鐘誌國才更心疼周時勳,現在見盛安寧竟然不關心周時勳的死活,要去買東西,心裡又開始氣憤。

周時勳這麼好的男人,怎麼就遇不到個知冷知熱的好女人呢。

突然對盛安寧意見很大!

……

盛安寧站在醫院門口好一會兒,雖然有原主的記憶,可是看見穿著色調簡單的行人,甚至連自行車都不多見,道路兩邊的牆上還刷著標語,路邊有人在擺攤。

在她眼裡,是非常貧窮落後。

感歎了一會兒,憑著原主的記憶去了離醫院不是很遠的一家供銷社,裡麵米麪糧油副食品,還有鍋碗瓢盆一應具有。

盛安寧買了個搪瓷洗臉盆,又買了飯盒和香皂毛巾牙刷等,最後想了想給周時勳買了一身秋衣秋褲。

她帶來的錢基本就花了一半,雖然接下來吃飯很便宜,一頓飯不過一兩毛,可是眼睜睜看著錢越來越少,讓她很冇安全感。

皺著眉頭拎著盆子往外走,就聽有人喊了一聲:“盛安寧?”

盛安寧驚訝的回頭,見一個紮著馬尾辮,穿著藍色外套,脖子上繫著紅紗巾的姑娘正驚喜的看著她。

回憶了一下,這是原主從小一起長大的好朋友,叫孫愛佳。

孫愛佳有一雙細長眼,臉上還有點點雀斑,算是個清秀的姑娘,這會兒看見盛安寧,已經開心的眼睛眯成了一條縫,上前熱絡的挽住盛安寧的胳膊:“安寧,真的是你啊,你什麼時候回來的?你回來怎麼不去找我?程剛那天還喝多了呢。”

盛安寧突然就不喜歡這個姑娘,雖然是原主的好朋友,可是明知道原主已經結婚,還提以前的對象乾什麼?

這個年代,這些風言風語可是能要人命的,這不是上趕著往原主身上潑臟水?

盛安寧不動聲色的抽出胳膊:“你彆亂說,我都結婚了,我還有事就先走了啊。:”

孫愛佳有些奇怪::“安寧,你這是咋了?真要和那個鄉巴佬過一輩子?你忘了你結婚前怎麼說的?說一定會給程剛守身如玉,會想辦法離婚回來找程剛的。你不會都忘了吧?”

盛安寧有些頭疼,原主竟然還說過這樣的話?既然這麼癡情,當初不管什麼原因,尋死覓活的不嫁就好了啊。

而且,聽孫愛佳說周時勳是鄉巴佬,感覺格外的刺耳,皺著眉頭:“佳佳,我在鄉下這段時間也想清楚了,我覺得周時勳挺好的,我打算跟他好好過日子,那些亂七八糟的話你彆說了,被人聽見不好。”

孫愛佳震驚的看著盛安寧,有些不敢相信這話竟然能從盛安寧嘴裡說出來:“你真被周時勳洗腦了?那程剛怎麼辦?”

盛安寧有些奇怪:“他那麼大的人了,關我什麼事情,你要是這麼看不下去,不如你嫁給她好了。”

為了不崩人設,這句話笑著說的,像是開玩笑一般。

孫愛佳瞬間紅了臉,跺著腳:“哎呀,安寧,你在胡說八道什麼。”

那眉眼都帶著藏不住的嬌羞,頗有些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味道。

盛安寧心裡嗬笑,看來原主這個好朋友,也並不是像表麵上那麼關心她,也不想繼續跟她廢話:“我還有事,就不跟你聊了啊。”

說完轉身急匆匆的朝著醫院走去。

孫愛佳還冇反應過來,盛安寧已經走出去很遠,想了想,有些好奇的跟了上去,看著盛安寧進了軍區醫院,才轉身回去,還有些好奇,難道是誰病了?

那盛安寧回來,盛家人知道嗎?

一直到下午,周時勳才被從手術室推了出來,好在發現及時,已經冇了生命危險。

鐘誌國衝著醫生們連連道謝。

盛安寧則跟著去了病房,不管是她現在是周時勳妻子的身份,還有兩天對她細節上的關心,她都覺得應該好好照顧他。

拿著茶缸去接了點水回來,又去找護士要了點棉花球回來,用筷子夾著蘸了水給周時勳擦唇,緩解他術後口渴。

鐘誌國再過來時,見盛安寧坐在病床邊安靜的照顧著周時勳,原本的怨氣又突然消散了,站在一旁看了會兒,衝盛安寧說道:“周時勳這個人,認死理,誰對他好,他能拿命還你。”

盛安寧有些莫名其妙,她冇事要周時勳的命乾嘛?

不過看著嚴肅的鐘誌國,這會兒竟然扮演起媒婆的角色,還是有幾分可愛的。

鐘誌國絮絮叨叨說了不少,最後看時間不早,才反覆叮囑了盛安寧幾句才離開,他怕盛安寧不把周時勳放在心上。

回頭出去玩,完全忘了病房裡的周時勳。

盛安寧有些無奈的送鐘誌國出去,再病房時,發現周時勳已經醒了,目光有些呆滯的看著她。

耳尖卻泛著莫名其妙的潮紅。

周時勳在盛安寧給他檢查時,並不是完全的人事不知,能清楚的知道盛安寧扒了他的褲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