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安寧周時勳小說全文第11章

-

一路上,盛安寧根本冇心思去看窗外的風景,感覺整個人要散架時,總算是到了醫院。市裡的醫院,是當年蘇國援建時蓋的專家樓,專家離開後,被改建成了醫院,俄式建築,地板和樓梯都是木板,因為年代久遠,已經變得凹凸不平。盛安寧好奇的看了幾眼,還有牆上那些冇來得及擦去的標語,都讓她挺新鮮。...

一路上,盛安寧根本冇心思去看窗外的風景,感覺整個人要散架時,總算是到了醫院。

市裡的醫院,是當年蘇國援建時蓋的專家樓,專家離開後,被改建成了醫院,俄式建築,地板和樓梯都是木板,因為年代久遠,已經變得凹凸不平。

盛安寧好奇的看了幾眼,還有牆上那些冇來得及擦去的標語,都讓她挺新鮮。

又趕緊追著鐘誌國和宋凱去住院部。

周時勳住的是單人間,裡麵一張掉了漆的鋼管床,床邊一個床頭櫃,兩張椅子,非常的簡陋。

盛安寧跟著鐘誌國進去時,就見肖燕半蹲在病床邊,拿著一塊毛巾在仔細的給周時勳擦手。

鐘誌國倒是冇多想,畢竟肖燕也是醫生,進病房後就迫不及待的問道:“怎麼樣了?周時勳現在什麼情況?”

肖燕像是才聽見動靜,趕緊站了起來,紅著眼圈看著鐘誌國:“說是傷了腰部和腿,要醒來後才知道能不能站起來。”

說著瞟了眼盛安寧,聲音嗚咽起來:“都是我,周大哥是為了救我才受傷的。”

盛安寧心裡冷笑,多虧不管是她還是原主對周時勳都冇什麼感情,要不就肖燕這個半遮半掩的訴說,還真是容易讓人誤會。

鐘誌國緊皺眉頭,過去看了看還在昏迷中的周時勳:“肯定會冇事,這小子命大著呢,當年穿過雷區都冇事,這點傷算什麼。”

說話時看著盛安寧,像是安慰自己,又像是在安慰盛安寧:“安寧啊,你不要擔心,周時勳是屬貓的,有九條命。這次肯定冇事。”

盛安寧鄭重的點頭:“我也相信他冇事。”

鐘誌國又沉默的看了周時勳一會兒,叮囑盛安寧:“這段時間就要辛苦你了,一會兒我讓小宋給你留些糧票和錢,要是有什麼困難,你儘管跟我提。”

盛安寧提前來了市裡,開心還來不及,還提什麼要求:“冇事,都是我這個做妻子應該做的。”

鐘誌國又說了幾句,和宋凱一起去找醫生問周時勳的具體情況。

病房裡瞬間隻剩盛安寧和肖燕,而肖燕壓根兒冇有要走的意思,還一臉溫柔的看著盛安寧:“嫂子,我留下陪你照顧周大哥吧,畢竟周大哥是因為我受傷,我好歹是醫生,懂的也多一些。”

盛安寧勾了勾唇角,嘲諷的笑了下:“那還真不一定,再說了,你一個未婚大姑娘,伺候一個已婚男人,說出去也不好聽,我不能毀了你的名聲。”

肖燕被嗆的啞口無言,咬了咬下唇就紅了眼圈:“我是擔心周大哥……”

盛安寧冇興趣陪白蓮花演戲,讓開門口位置:“不用了,有我在這兒就行。”

態度冷漠又不容拒絕,肖燕也不好繼續厚著臉皮留下,回頭戀戀不捨的看了周時勳一眼,才磨磨蹭蹭的離開。

盛安寧心裡嘖歎,不是說救老鄉受傷,怎麼還變成英雄救美了?

要不是周時勳已婚身份,恐怕都來個以身相許了。

心裡嫌棄著,卻還是關上了病房門,走過去俯身檢視周時勳的傷情。

把人翻過去,撩起衣服能看見背上有些擦傷和血痕,皮外傷不嚴重,看來是傷了骨頭。

盛安寧伸手摸向周時勳的腰部,纔看見在他的背部還縱橫交錯著很多傷疤,腰側麵還有一道深深的刀疤。

她見過很多外傷嚴重的病患,有些甚至比周時勳身上的疤痕還要嚴重,卻從來都冇讓她震撼過。

突然有些心疼這個沉默寡言的男人,這麼多年吃的苦怕是從來都冇讓家裡人知道過。

斂了斂心神,按著周時勳的脊椎往下一點點的摸著,把礙事的褲子完全扒了下去,臉色漸漸凝重起來。

憑著她多年的經驗,周時勳腰椎冇有問題,在人冇有醒來的情況下,怎麼就能斷定傷了腰部和腿,以後還不能站起來?

為了保險起見,又把周時勳翻了過來,讓人平躺好,按著腹部檢查。

越摸越心驚,顧不上給周時勳褲子拉好就跑去找醫生。

鐘誌國和宋凱還在醫生辦公室聊著周時勳的病情,盛安寧闖了進去:“周時勳內臟有出血現象,必須馬上開刀手術。”

醫生原本還和顏悅色的跟鐘誌國說著周時勳的病情,聽到盛安寧闖進來的話,瞬間黑了臉:“你是醫生還是我是醫生!”

盛安寧懶得搭理他,直接求助鐘誌國:“領導,周時勳必須馬上手術,要不會有生命危險。你要是不信,讓醫院的主任醫生都過來進行會診。”

醫生也火了,一拍桌子站了起來:“你是誰?竟然跑這裡撒野,你這麼能你去給他開刀。”

鐘誌國突然皺起眉頭,深深看了醫生一眼,扭頭喊著宋凱:“快,快把周時勳送到軍區醫院。”

宋凱應了一聲出去找人。

醫生也慌了過去攔著鐘誌國:“你們乾什麼,我是醫生,你們要聽我的!你們這樣是對我的不尊重,病人要是折騰出了問題,那就不怪我。”

鐘誌國推了醫生一把,喊著盛安寧:“走,我們趕緊走。”

周時勳又被匆匆送到軍區醫院,鐘誌國和周時勳也算是這邊的老熟人,立馬被安排進了手術室進行手術。

盛安寧在手術室外聽見醫生診斷結果,和她預估一樣,是脾臟破裂出血過多造成昏迷,現在還不確定破裂麵積,好在送來及時,人還冇有進入休克狀態。

忍不住鬆了一口去,卻又有些想不通,就算現在醫療落後,也不至於誤診成這樣。

還有,既然和軍區醫院關係不錯,為什麼不直接送過來,卻先送到了距離軍區醫院不過兩公裡的市一院?

這些都讓她很想不通。

鐘誌國也明顯鬆了一口氣,冇想到誤診這麼大,要不是盛安寧及時發現,後果不堪設想:“這次多虧了你,真是太感謝了。”

盛安寧搖頭:“這是我應該做的,為什麼當初不直接送到軍區醫院呢?那邊醫術那麼差,難道冇有其他醫生嗎?”

就算是晚上送來的,隻有那一個值班醫生,白天呢?白天也冇醫生過去問一句?

還有水平那麼差的醫生,竟然還能當主治醫生,再落後也不至於到這個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