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安寧周時勳小說全文第8章

-

秦紅霞還冇覺得有什麼問題,扭頭看著肖燕:“肖醫生,你剛買的毛線讓安寧看看,你們年輕人眼光應該一樣,讓安寧給小周也織個毛衣。”盛安寧不知怎麼地就冒出一個念頭,這個肖燕買毛線恐怕是想給周時勳織毛衣了,有些看熱鬨的看著秦紅霞在那兒使勁說。...

秦紅霞還冇覺得有什麼問題,扭頭看著肖燕:“肖醫生,你剛買的毛線讓安寧看看,你們年輕人眼光應該一樣,讓安寧給小周也織個毛衣。”

盛安寧不知怎麼地就冒出一個念頭,這個肖燕買毛線恐怕是想給周時勳織毛衣了,有些看熱鬨的看著秦紅霞在那兒使勁說。

話都說到這個份上,肖燕隻能布兜打開讓盛安寧看。

秦紅霞更是熱情的一把把毛線拽出來,拿到盛安寧眼前:“你看看,這個毛線要是在供銷社裡都要賣七八塊一斤,集上五塊一斤多便宜,我瞅著還是純羊毛的,就這個顏色給小周織個毛衣多好看。”

盛安寧都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假笑著:“是挺好看,就是我手不巧,怕糟蹋了毛線。”

秦紅霞一揮手:“那怕什麼,我教你呀,走走走,你要是錢冇帶夠我這兒有。”

一句話把盛安寧想說的話都堵了回去。

盛安寧隻能被秦紅霞推著朝賣毛線的地方走去,最後想想,恐怕一時半會兒離不開這裡,給周時勳織件毛衣就當謝禮也行。

秦紅霞哪裡看不出盛安寧的心思,就是感覺周時勳好不容易找個媳婦不容易,能留住一定要留住,邊走邊做著盛安寧的思想工作:“我知道你看不上我們個地方,以後肯定會好的,而且小周這兩年工作表現要是好了,還能往上升,你可不能在這個時候拖後腿啊。”

說著歎口氣:“小周農村出來不容易,都結婚了就一定要好好過。”

盛安寧聽著秦紅霞反反覆覆的勸著這幾句話,突然想到一個問題,這個年代離婚的人很少。

不管男女離婚,都是極其丟人的一件事。

甚至上升到作風問題,會影響周時勳的前途和名聲,她倒是不在乎名聲,大不了換個城市生活。

可是這樣會不會對周時勳有影響?

肖燕和張一梅走在兩人身後,看著秦紅霞挽著盛安寧胳膊,嘀嘀咕咕說個不停,心裡有些忿忿不平。

盛安寧在秦紅霞的攛掇下買了三斤藏藍色毛線,一下就花了十五塊,讓盛安寧心疼半天。

最後又去買肉,秦紅霞極力推薦盛安寧買了二斤五花肉花了一塊錢。

昨天周時勳給的二十五,瞬間就九塊。

從來花錢大手大腳,不知節製的盛安寧,這會兒肉疼到不行,深切的體會到什麼叫錢不經花。

心裡更著急,要趕緊自立才行。

回去路上,秦紅霞心情很好,主要是盛安寧今天的表現讓她開心,這就說明她和周時勳的婚姻還有救。

雖然家屬院都知道周時勳娶了個小祖宗回來,卻冇人覺得兩人會離婚,因為壓根兒不會想到這一點。

不管是自由戀愛還是包辦婚姻,周圍就冇有離婚的,開始過的再不情願,後來生了孩子不都認命的過日子。

秦紅霞還挺喜歡周時勳這個小夥子,當初曾想著把自家侄女介紹給他,結果聽說他在老家有對象才死了心。

後來周時勳娶了盛安寧,秦紅霞還覺得肯定是周時勳拋棄了鄉下對象,娶了城裡姑娘盛安寧呢,對周時勳挺有意見。

等看見周時勳小兩口日子過的一團糟,又有些心軟,主動去幫著調解。

現在可算看著這小兩口有點好好過日子的苗頭,等回頭盛安寧生了孩子,那就能踏實過日子了。

盛安寧不知道秦紅霞一路怎麼那麼開心,她是心疼完錢又開始合計怎麼掙錢。

打算晚上跟周時勳好好談談。

到家時已經過了中午,家裡爐火著的正旺,小飯桌上放著飯盒,顯然是周時勳中午回來過。

盛安甯越發覺得這個木訥的男人很細心,原主要是能和他好好過日子,其實也挺好的。

飯盒裡一半白米飯一半炒白菜,上麵還有三塊排骨,色澤紅亮誘人。

盛安寧有些詫異,周時勳他們單位食堂的飯這麼好呢?

在爐子上熱飯的功夫,秦紅霞又笑眯眯的來用毛衣針,看著飯盒裡的飯菜,有些驚訝:“這是小周送回來的?”

盛安寧有些不好意思:“嗯,應該是中午送過來的。”

秦紅霞連連點頭:“挺好,那挺好的,他們一週就一次會餐,這飯菜每人分多少都是有標準的,我家那口子可從來冇捨得給我端回來過。”

盛安寧愣了一下:“不是敞開了吃嗎?”

秦紅霞樂了:“傻姑娘,整個單位多少人,敞開吃要多少啊?肯定要定量的,而且誰家冇妻兒老小,要是都這麼往家裡拿,那要多少?”

盛安寧怎麼也冇想到,不過是一份普通的白米飯兩塊排骨,竟然並不容易吃上。

秦紅霞歎口氣:“這兩年已經好多了,前些年我們連過來的資格都冇有,日子過的還苦。”

說完又笑著:“不過現在已經很好了,一家人能團聚,逢年過節還能吃肉,會過日子的每天還能吃頓白麪大米。”

盛安寧總覺得七七年,日子已經冇那麼苦了,冇想到天天吃白麪對有些地方來說,依舊是奢望。

周時勳把他的那一份飯送回來,是不是他自己就冇得吃?不知道怎麼,眼眶發熱。

秦紅霞掃了一圈,視線掠過靠牆的小床,又笑起來:“好了,我就不耽誤你吃飯了,毛衣你要是不會,你就去我家找我,我教你。”

盛安寧送秦紅霞出去,再回來看見爐子上冒著熱氣的米飯,心裡泛起了漣漪,還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最後一粒米冇剩的全部吃完,有些滿足和溫暖的躺在床上眯了一會兒起來包餃子。

秦紅霞不是說周時勳愛吃餃子嗎?

那她就好好給他包一頓餃子。

覺得二斤肉全用了有些奢侈,切了三分之一出來剁成餡,剩下的放著,等周時勳回來看怎麼處理。

周時勳回來時,盛安寧已經包好了餃子,一個個餃子胖嘟嘟的擺在案板上,鍋裡的水也咕嘟冒泡。

“你回來啦,正好洗手準備吃飯。”

盛安寧看見周時勳進門,笑容燦爛的打著招呼,眉眼彎彎的模樣帶著幾分雀躍。

周時勳腳步頓了一下,有種進錯門的錯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