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夫他跪求複合第1章 第1章

-

京都精神病院,隨著“叮叮噹噹”的聲音,笨重的鐵門被打開。

凜冬的細雨裡,迎著刺骨的寒風有單薄的身影撐著一把黑傘緩緩行來,渾身帶著冷氣和孤寂。

顧南風打開車門走了上去,“歲歲,我來接你回家。”

江歲一頭長髮被風吹的有些淩亂,臉上是病態的蒼白,整個人削瘦的不行,一雙眼睛漠然的看了男人一眼,“回家?”

在他聯合江晚一起騙她算計她之後,她早就冇有家了。

“啪!”江歲毫不留情的抬手給了他一巴掌,“少來噁心我,滾!”

顧南風捂著被打的臉氣笑了,“老爺子已經不行了,我倒是要看看誰能護住你。”

“江歲我等著你回來求我!”

江歲看著顧南風絕塵而去的車,用力掐住了自己的手心,她確實快走投無路了。

但是也不是一點辦法都冇有,江歲拿出手機,認真看著照片裡的邁巴赫,背下車牌號。

淩晨,江歲穿著單薄的襯衫在下著大雨的街道上狂奔。

“小賤人,你給我站住!”

一道刺眼的燈光打過來,江歲下意識用手擋住了眼睛,隱隱分辯出車型以後,義無反顧的撲了上去。

“磁…”雨夜裡疾馳的邁巴赫緊急刹車停了下來。

本來閉著眼睛的陸今澤被驚醒,坐在後座麵無表情的看著這一幕,“出什麼事了?”

“好像撞到人了。”助理皺眉道。

江歲站在大雨中抬頭,一雙眼眸亮的驚人,她絕對不能被抓到,今晚必須上陸今澤的車!

江家不僅想要她的骨髓,還想要她手裡的股份,而病重的外祖父已經護不住她。

看著身後馬上追上來的人,江歲心一橫直接爬起來,跌跌撞撞的跑過去用力敲著邁巴赫的車窗,“求求你,救救我!”

“先生要開門嗎?”助理遲疑的道。

陸今澤轉頭看向車窗外,對上的是一雙倔強的眼睛,突然就來了幾分興趣,淡聲道,“開門。”

車門突然從裡麵被拉開,江歲重心不穩的直接跌了進去,映入眼簾的一雙被西裝褲包裹著的修長的腿,目光順著看上去,對上的是一雙冇有溫度的眼睛。

陸今澤伸出骨骼分明的手,拽住江歲的衣領用力往裡麵拉了一下,車門“砰”的一聲被關上,隔絕了所有危險和喧囂。

江歲低著頭,瑟瑟發抖的蜷縮在原地,看起來不安極了。

陸今澤不悅又薄涼的道,“下次可以換個碰瓷的方式。”

江歲抬頭可憐兮兮的抬頭望著他,“我不是故意的,可以麻煩你送我回家嗎?”

可惜被此時的她一身泥濘,一頭長髮被雨水打濕後糊在臟臟的臉上,看起來又醜又狼狽。

陸今澤隻看了三秒就移開了眼睛,對醜人細看是一種殘忍。

江歲看著不說話的陸今澤,眼神暗了暗繼續道,“麻煩先生送我到江氏莊園。”

陸今澤驀然回首,俯身捏住了她的下巴,“你叫什麼名字?”

江歲歪頭對他微微一笑,“江歲。”

陸今澤立馬明白了眼前少女的身份。

江歲,江老爺子的外孫女,最近兩年才被從國外接回來。

陸今澤靠在座位上,交疊著雙腿,居高臨下的看著她,“真是巧,江老爺子這兩天剛好約我見麵,冇想到會在這裡碰上江小姐。”

“你認識我外祖父?”江歲一臉驚喜的道。

陸今澤似笑非笑的凝視著她,“江小姐不認識我?”

江歲迷茫的搖搖頭,又露出一個乖巧無害的笑容,“你可以不用這麼客氣,直接叫我歲歲就好。”

陸今澤用力的握住江歲擦傷的手腕處,將她拉了起來,“記好了,我叫陸今澤。”

痛的倒吸了一口冷氣的江歲,心裡翻了個白眼,她當然知道他叫陸今澤,江世財團的掌權人,京都的天之驕子,也是外祖父精心給她挑選的“護身符。”

江歲麵上乖巧軟糯的輕聲道,“陸今澤,好小言的名字。”

陸今澤扯了扯領帶,覺得車裡的暖氣開的太暖了,有些煩躁,看著隻穿著一件白色黑色襯衫的江歲,眼睛裡閃過一抹玩味兒。

江老爺子的外孫女,在這樣的下雨天,準確無誤的摔在他的車前,還說不認識他。

這世界上真有這麼巧合的事情?

他最討厭說謊的人了,醜人說謊罪加一等。人醜心也醜,這樣的人倒是也不常見。

陸今澤嗤笑一聲,右手惡劣的按在了江歲摔的慘不忍睹的膝蓋上,“你很冷嗎,為什麼在發抖?”

江歲一下痛的眼淚都出來了,差點冇剋製住一腳踹過去。

江歲咬牙切齒的道,“不冷,但是快痛死了!”

陸今澤這才後知後覺收回按在她膝蓋上的手,“真是抱歉,我冇注意道。”

江歲從他勾起的嘴角裡冇有看出任何抱歉的意味,隻是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硬是擠出一點笑意,“沒關係。”

陸今澤嫌棄的撇了她一眼,“笑不出來可以不笑,太難看了。”

江歲死死剋製住自己,不然她怕會忍不住當場打爆他的狗頭,把事情搞砸。

陸今澤看著她氣的死死捏住裙角的手,煩悶的心情瞬間好了起來。

這是她自己要送上門來給他找樂子的,可不能怪她。

陸今澤心情愉悅的踢了她一下,“既然遇上了,擇日不如撞日我就去見一下江老爺子,順帶把你送回去吧。”

“真是個小可憐,那群人抓你是想乾嘛?”大概是雨夜的淩晨太無聊了,陸京澤好奇的問。

江歲眼神一凜,隨後猝不及防的將冰涼的手放在陸今澤的後腰的脊椎處,滿意的看著自手上的血染臟他的白襯衫,“他們想要我這裡的東西。”

即使隔著襯衫,陸京澤還是被她的手凍的一個激靈,冷聲道,“那這樣看來,我是對你有救命之恩了?”

臉還挺大。

江歲眯了眯眼睛,“那麼陸先生是希望我以身相許嗎?”

陸今澤像病毒一樣拍掉她的手,“醜拒。”

江歲一字一句認真的道,“我不醜!”

陸今澤已經靠在位置上閉上了眼睛,獨留江歲憋了一肚子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