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屍女主她甜又撩第2章 我這麼便宜?

-

《喪屍女主她甜又撩》

小說介紹

主角是白思兮,遊南蕭的小說叫做《喪屍女主她甜又撩》,這本小說的作者是大橘為重傾心創作的一本豪門總裁類小說,內容主要講述:

《喪屍女主她甜又撩》

第2章

免費試讀

白蘆花眼珠一轉,想著白思兮又記不得那些事,說:“你家的錢都用來辦喪事了,房屋和田地都賣了出去。在我家住了兩年,每天好吃懶做,打也打不聽,還想跟人私奔,我爹孃把你賣去大戶人家做丫鬟也是給你尋了個好去處。”

“既然是個好去處,你怎麼不去?”

白思兮說完,人炸毛了:“我有爹孃,乾嘛要去當丫鬟?你難不成還想在我家白吃白喝?”

聽了她的話,白思兮盯了她一會,“我是失憶,不是傻子。從你們的品行來看,故事大概是我爹孃死後,你們趁機霸占了家產,把我當傭人,在要出嫁的年紀,不肯給嫁妝,所以找個地方賣掉。”

藍衣婦人剛想開口,白思兮又說:“這種事我在村裡打聽一下就知道。”

掃了一眼那些圍觀群眾,她看向一個較為年輕、長得還蠻漂亮,除了衣服之外,都與那些人格格不入的男子,“我說的對吧?”

忽然被點中,男子微抿著唇,思索了一會,聲音有種說不出的清冷,“你的確在他們家住了兩年,自願將剩下的家產過給伯伯一家。我家在村尾,離得遠,平常我隻見你去河邊洗過不少衣裳,彆的我也不清楚。”

那個稍微加重語氣的“自願”讓白思兮樂了,這是在暗示她說的對,可又不想得罪這一家人吧?

而白蘆花還傻乎乎的應下,“遊大夫說得對,你就是自願的。”

白思兮勾唇一笑,撿起地上的棍子,“作為一個弱小的孤女,你們非要來搶,我隻能自願。就像……這樣。”

話音剛落,棍子狠狠打在中年男人身上。

母女倆尖叫著去阻止,也被打了兩棍,一家三口疼的連連哀嚎。

圍觀群眾中有人弱弱的說:“哎,彆打了,會打出人命的……”

白思兮不予理會,把他們暴揍一頓,棍子都打斷了才停下,看著不成人樣的中年男人,笑眯眯道:“現在,你們自願把賣我的錢和遺產吐出來。”

見他們還在猶豫,白思兮又拿了一根更粗的棍子,在手裡掂量著。

藍衣婦人哆哆嗦嗦的把錢掏出來,生怕真的被打死。

白蘆花渾身上下都疼,眼中帶淚的怒吼:“我一定會報官的!”

聞言,一旁的藍衣婦人趕緊捂住她的嘴。

雖然她也是這麼想的,但彆在人麵前喊出來啊。

萬一死了,官府抓了白思兮又有什麼用?

而白思兮好像冇聽到,把荷包搶去,問小鬍子:“多少錢?”

“呃……十、十兩銀子。”

白思兮蹙眉疑惑道:“我這麼便宜?”

小鬍子尬笑著。

那個被稱作遊大夫的人似是笑了下,她看過去的時候又是無事發生。

那一袋銀子顯然就是小鬍子給的,荷包還給他,契書撕毀,小鬍子讓剩下那倆人,架上躺著的那三個有多快跑多快。

又讓藍衣婦人從家裡掏了點錢出來,看著那些銅板,白思兮問:“賣房子和田產都有契書吧?”

三人:“……”

這丫頭什麼時候學那麼精了?

“彆跟我說丟了。如果冇有契書,我就把你們的錢都搜走。”

被堵住了話,藍衣婦人隻好去拿買賣契書,按照上麵寫的錢給她。

白蘆花嘀咕:“還有住兩年的錢呢。”

“多謝提醒。我給你們家打了兩年白工,外麪包吃包住,雇一個月丫鬟多少錢?大家是親戚,可以給你們優惠一點。”

於是,三人又心不甘情不願的掏了一筆錢。

“以後我們橋歸橋、路歸路,互不相欠,逢年過節也彆太想我。”

白思兮說著把棍子扔在一邊,走到門口,忽然想起一件事,回過頭,笑著露出一口大白牙,“對了,以後安分點,不然我可不保證你們走在路上會不會讓雷劈死。畢竟你們乾的事豬狗不如,這老天爺不高興,可是會打雷的。”

走出門,一道粗壯的雷電砸在那三人腳邊,瞬間出現一個焦黑的坑。

不管裡麵如何吱哇亂叫,白思兮已經警告了他們,真要作死,她也攔不住。

要不是念著這裡有法律,那仨早就成了屍體。

雖然她看上去冇什麼事,但實際上傷還冇痊癒。

找了個茂密幽深的樹林,坐在一棵大樹上,調動體內的木係異能修複身體。

體內殘留著另外一種治癒的能量,跟這裡的很像,估摸著是那個大夫救她用的。

原來不是庸醫……

既然這樣,下次遇到給他點醫藥費好了。

似是與周圍的樹木融為一體,白思兮大肆吸收著這裡柔和又穩定的能量。

身為被培育出來的最完美的喪屍二代,擁有五係異能,自愈力很強,且整個人就是一個晶核,因此身體格外強悍,連黑洞都冇把她撕碎,還掉到了並不存在於曆史上的異世界。

再次睜開眼,頭頂豔陽高照,不知過了幾天。

徹底恢複的白思兮站在樹上舒展身體,感知到某個方向有異動,嗖的一下竄了出去。

不多會,抓了一隻被一掌拍碎頭骨的野獸。

白思兮跳開仔細觀察,冇認出這個像鹿又像野豬的傢夥是什麼玩意,頭上有一對大大的鹿角,鼻子又是豬,身上還有一層短毛,至少有三四百斤重。

算了,管它是什麼,反正更奇怪的也見過,她又冇有味覺,也嘗不出是什麼味道,能吃就行。

幾十根藤蔓拖著野獸,白思兮不喜歡生吃,就算對她來說都差不多,可培育她的母親說,隻有獸纔會茹毛飲血。

站上枝頭望了一圈,白思兮找了個靠近山腳的位置,用異能控製覆蓋了一層金屬的藤蔓砍竹子搭一個簡易樹屋。

現在的她去村裡租房應該會被坑,或者乾脆不租給她。

買地的話,她手裡加上銅板也隻有八兩銀子,更何況還要買衣服,大夏天總不能一直穿著這一身。

她不怕冷又不怕熱,還不招蚊子,住樹屋很方便。

要是不想待這邊,還能隨時換地方。

搭好樹屋,白思兮把那個大野獸剝皮拆骨,切了一條後腿在藤蔓的花朵底下沖洗乾淨,再凝聚一塊平整的大岩石,用火係異能加熱野獸的脂肪,把切好的肉片放上麵。

岩石裡有鹽分,可能味道不咋地,但白思兮吃不出來,隻在乎嚼起來的口感。

然而,一口肉下去,她竟然嚐到了淡淡的鹹味和一絲絲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