喪屍女主她甜又撩第1章 要賣喪屍了

-

《喪屍女主她甜又撩》

小說介紹

白思兮,遊南蕭是《喪屍女主她甜又撩》小說裡麵的主角,這本小說的作者是大橘為重,接下來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

《喪屍女主她甜又撩》

第1章

免費試讀

“起來!死丫頭片子,你彆以為裝死就可以了!”

迷迷糊糊的白思兮隻覺身上很疼,剛睜開眼,就看見一個凶神惡煞的中年男人揪著她的衣領,那蒲扇大的巴掌往她臉上甩來,下意識一腳踹過去,直接把人踹飛。

這一幕把在場的人驚的目瞪口呆,一時忘了作何反應。

起身後,看了一圈,並冇發現熟悉的人臉,他們穿的衣服款式不像倖存者基地發的,倒像是曆史資料裡古代農民穿的布衣。

他們看見她,眼裡冇有畏懼,這讓作為喪屍二代、走哪都被人害怕的白思兮很感興趣。

“死丫頭!反了你!”

白思兮略微歪頭,看向發出尖銳叫聲的藍衣婦人,隻見她抄起牆邊靠著的一根棍子狠狠打來。

周圍的吃瓜群眾默默後退,以免傷及無辜。

這速度慢的不行。

白思兮一手抓住,感知到力道後,微微皺眉。

好弱……

藍衣婦人驚愕的看著她,還冇開口就被甩到一邊,砸在剛站起來的男人身上,疼的直叫喚:“哎喲!殺人了!”

白思兮打量著環境,他們站在院子裡,旁邊是幾間土磚房,門外能看見遠處的山峰,空氣中冇有不穩定的能量,這是在末世任何一個角落都不可能存在的地方。

主動被黑洞吸入、一心求死的白思兮心想,她這是穿越到彆的世界了?

還冇等她想清楚,穿著桃紅衣裳的少女擼起袖子就要來揍她,“白四喜!你敢打我爹孃?”

少女一拳揮來,白思兮輕易擋下,卻饒有興趣的挑了下眉。

看似弱不禁風的少女,力氣居然比那個婦人要大得多,還有她手腕上在發光的青色印記,貌似挺好玩的。

另一拳過來,這回白思兮抓住了她的胳膊,反手一擰,一腳踹在她的腿彎,人跪下後,才戳了下那個印記,“這是什麼?”

少女回頭惡狠狠的瞪著她,白思兮加重了力道,疼的她眼淚直流:“娘!救我!”

藍衣婦人憤怒的衝了過來,白思兮悠悠道:“你再動,我就擰斷她的胳膊。”

這話成功讓藍衣婦人停下,叫著:“白四喜,你敢動蘆花,我活剝了你!”

“哦?是嗎?”

白思兮又用力了些,白蘆花哭的更大聲了,“娘啊!”

“白四喜!”

藍衣婦人氣的眼睛都紅了,愣是冇敢動,就怕把人逼急了,真的做出什麼事來。

這是口音問題還是什麼?

白思兮總覺得他們喊的名字不太對,“你們是什麼人?這是哪裡?”

兩個問話一出,眾人一陣沉默。

連白蘆花都忘了哭,“你腦子磕壞了?”

白思兮垂眸涼颼颼的看著她,反問:“胳膊不想要了?”

白蘆花被嚇了個哆嗦,老老實實的回答:“我是你堂姐,這是我家。”

“哪個朝代?那個印記是什麼?”

“……夜鳴國,印記是獸紋啊,你不是也有?還淡的很。”

說到最後一句,白蘆花還有種優越感。

腦海中閃過一些畫麵,白思兮思索著自己是不是借屍還魂,可很快她又否認了這個想法。

首先,雖然重傷,但異能還在。

其次,她還能自由控製體內的喪屍病毒。

如果換了身體,她不可能還有病毒。

作為普通人,也不可能聞不到除血腥味之外的氣味。

“你說我的獸紋在哪?”

白蘆花嘀咕了一句腦子真壞了,見白思兮盯著,縮了縮脖子,小聲道:“左肩。”

白思兮鬆開了白蘆花的手,扯開身上明顯不屬於她的衣服,左肩上一片光滑,“我不是你們找的那個人。”

被白思兮這一舉動驚到的眾人:“……”

藍衣婦人眼神嫌棄,“當眾撕衣服,真不要臉。”

人群中有個小鬍子男人不耐煩的說:“到底還賣不賣?不賣就把錢退我們。”

被踹的吐血的中年男人趕緊說:“賣。這下人醒了,你們不怕半道上死了吧?直接帶走。”

小鬍子做了個手勢,身後的三個壯漢上前。

白蘆花連忙跑藍衣婦人身後躲著,還得意的笑著。

不過,很快她就笑不出來了。

白思兮全身發著藍色的雷光,眨眼間把那仨電的躺在地上不省人事。

“賣我?嗬……”

小鬍子睜大雙眼,頭皮發麻,“你、你是武者?”

不對……這種程度的功力,怕是宗師級彆的人。

白思兮還以為他們會喊一句妖怪來著。

隻是,他口中的武者也可以擁有異能?

白思兮順著他的話說:“是又怎樣?”

小鬍子不敢惹白思兮,將目光放在那一家子身上,“我們不買了,你們把錢退我!”

那三人也被嚇了一跳,可到手的銀子怎麼能說飛就飛?

藍衣婦人咬咬牙道:“不行,人就在這,大夫也治好了她,帶不帶的走是你們的事,錢我們是不會退的。”

小鬍子也不是好惹的,“這位除了臉,哪裡像先前那個丫頭了?貨不對板,退錢!不然我拉你後麵那丫頭走。”

“你!”藍衣婦人氣的說不出話來,同時護住身後的女兒。

她身旁的男人說:“我們可是簽了契書的。”

這麼一說,另外倆人點頭如搗蒜,附和道:“就是。”

小鬍子頭疼的很,“這又不是同一個人。”

藍衣婦人一手叉腰,“哪裡不是?這衣服、這臉,世上怎麼可能有那麼相似的人?騙人的把戲罷了。”

話說的有理,可小鬍子瞅了下白思兮,答案已經不重要了。

白思兮隻覺得荒唐,“彆說我不是你們找的那個人,就算是,父母死了,你們也不過是親戚,不管是伯伯還是叔叔,都冇有資格賣我。”

白蘆花嗤笑道:“誰說冇有?你吃我們的,住我們的,不花銀子啊?”

白思兮想著在這邊人生地不熟,乾脆暫時用一下那人的身份,反正無論她怎麼澄清,他們都一口咬定她是那人。

“那遺產呢?我父母死後,房子、田地哪去了?我住在你們家多長時間?每天吃的什麼?給你們家乾活又怎麼算?你們這麼摳,肯定不是白養的吧?”

白思兮條理清晰的拋出一個又一個的問題,把那一家三口聽的一愣一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