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柔弱不能自理第1章 甜蜜生死

-

【超級巨星盛禹珩,演唱會上驚喜宣佈,將與流行歌後肖飛練近期結婚,粉絲祝福哭暈急叫救護車】

此一詞條,從深夜刷爆全網,至網絡癱瘓,後台程式加班搶救。

緊跟著火爆的詞條——

【反對盛禹珩退圈】

【盛禹珩敢作敢當真爺們,男星楷模】

【戀與CP,yyds】

【我守護你長大,你長大卻娶了我】

【大姐頭,你逃不了小奶狗的手掌心】

……

X.L.傳媒經紀公司內部大屏,正播放盛禹珩結束演唱會後,接受記者的采訪。

大家都不相信盛禹珩會輕易結婚,畢竟他那麼年輕,處於巔峰頂流。

拍攝燈光接連不斷閃著。

記者:“請問結婚對象是肖飛練嗎?”

“當然!”盛禹珩英姿煥發,帥氣明朗的俊容,洋溢著笑意,一聽肖飛練三個字,疲態儘褪,嘴角止不住上揚,“除了她,還能有誰。”

“哇哦——”人群中驚呼,好霸氣。

盛禹珩每每提到肖飛練,全身就充盈著由衷的自豪感,彷彿她不單單是個女人,而是所有的美好集於一體,被他所擁有,是他畢生的慶幸。

記者:“恭喜禹珩找到真愛,真是讓大家很意外的人。不過,我們都很關心一件事情。

肖飛練剛從獄中出來,雖說證實了她是被陷害的,但她的父母,父親是殺人犯,母親是破壞他人家庭的第三者,兩人早就去世,卻也是板上釘釘的事實。

你與擁有這樣家庭背景的女人結婚,難道真的不介意嗎?

和她捆綁在一起,很可能對你的事業造成不良衝擊,你的粉絲也會離你而去。”

盛禹珩眸中閃過一抹淩厲,轉瞬即逝,爽然笑起,“謝謝關心。”

他麵對鏡頭,恍如注視心愛之人的雙眸般,鄭重道:“阿練一路走來,有今天出色的成績,經曆過的種種,我都看在眼裡。

她無法選擇自己的出身,也無能指定誰作為她的生身父母。

她冇有被家庭陰影裹挾,而是靠自身的強大,堅韌樂觀,闖出屬於她自己的天地。

改變人生,也改變了我。

從前,我一直在她身後,仰視她的背影,跟著她的步伐成長,渴望有一天,能夠和她站在同一高度,有機會說出我的心聲。

就是現在,我也認為是我高攀了她。阿練能喜歡我,是我這輩子最大的運氣。”

盛禹珩停頓了下,壓製著心中潮湧的複雜情愫,繼續道:“我愛阿練,她任何世俗的缺陷和家庭過去,都不會影響她在我心中的形象、位置。

今後,我不允許任何人再傷害她!

對於一直喜歡支援我的,如果我結婚的訊息讓你失望難過,真的很抱歉。

謝謝你們喜歡我,可我卻毅然結婚,不配作為一個偶像。

我會酌情退出娛樂圈,不再給大家帶來困擾……”

董事長許清尊無法再聽下去,倏地關掉大屏,囅然自嘲道:“手下的藝人要結婚退圈,老闆最後一個知道,我果然被架空了!”

肖飛練聽著盛禹珩的真情訴語,不動聲色簽著協議,忽略其他雜音。

她簽完,合上檔案夾,抬首,目光冷靜自若:“這樣,我在X.L.傳媒所有的股權,全部轉讓給了盛禹珩。”

“你對他好的,實在叫人發妒。”許清尊盯著她幾秒,饒有意味道。

儘管他早就知曉,肖飛練進娛樂圈的最終目標,是守護盛禹珩。

十幾年來,他卻始終看不透,究竟什麼樣的緣由,讓一個女孩子,以守護另一個孩子作為終身信念。

而那個孩子,則滿心滿眼全是她。

當初哪裡會料到,他們之間的情意連接,日益堅固至任何人都滲入不進,甚至走到結婚這一步。

肖飛練雲淡風輕道:“我們馬上結婚了,不分彼此。何況,我也不想再和你朝夕相處。”

“我說過,你可以恨我,任何要求我都答應,你的願望我會繼續幫你實現,隻要不離開。”許清尊痛心期求挽留。

“我不恨你,”肖飛練雖氣定神閒,內心卻酸澀雜陳,“是你把我帶進圈子栽培,纔有肖飛練昔日的輝煌。

也是你一場計謀,將我送進獄中,如今跌落穀底。

娛樂圈的地位名氣,正好還你,我們兩不相欠了。

那些虛名不值得我與你鬥惡。無論怎樣,亦師亦友多年,你一直是我尊敬的人。

我的願望,我將以另一種身份進行,它不再是你的義務。”

話說到這個地步,再去糾纏就撕破臉了。

許清尊歎息著,閉了閉眼。

肖飛練越是這樣平靜,對他冇有怨恨,他就越無法放手。

而今,不管放手與否,他的母親都要固執置她於死地。

她已對他心生厭煩,不會留在他身邊了,一旦脫離他的掌控,她就會有危險。

兩全之計,必須儘快把她送去冷家,才能庇護她的安全。

協議簽完,冇有待下去的必要,肖飛練起身欲走。

“飛練!”許清尊叫住她,狀若隨意慵懶笑道,“前日朋友送了些自釀的佛手露,我們喝一杯算作告彆,可以嗎?最後的幾分鐘。”

肖飛練略想一下,答應了。

正沉浸人生甜蜜幸福,也看在昔日交情上,她鬆懈了警覺,冇有任何懷疑。

二人來到董事長辦公室。

許清尊倒了兩杯清酒,遞與肖飛練,相互碰杯,“我就不祝你‘新婚快樂’了。”

肖飛練灑脫恣意笑起,仰首一飲而儘。

手機響起,是盛禹珩的,她正要接聽,身體陡然綿軟無力。

“清尊,你竟然——”肖飛練美眸盛著怒意,失去意識。

許清尊抱住她,軟款溫柔撫摸她的臉頰,雙目滿是愧疚不捨,“練,以後你會明白我的一切用意。

出於私心,我也不許你嫁給盛禹珩。

即使不曾愛我,那麼恨我也好。”

這時,幾個男人走進董事長室,齊喚道:“許先生!”

許清尊把肖飛練交給他們,“按計劃進行,照顧好她。”

“是!”

大G在路上疾馳。

肖飛練醒來,天色已晚,往外一瞅,這是……到了斷背崖。

斷背崖是晏黎漢三城交接點,此處地勢偏僻,叢木聳雲,一到夜晚,濃霧籠罩,處處透著詭異,鮮少有車輛。

“許清尊讓你們解決了我?”

“肖小姐說笑了,先生吩咐我們,護送你到晏城的冷家。”領頭人道。

“護送?”肖飛練譏笑著,“他知道你們幾個看不住我,還加派了三輛車。”

三輛車?

領頭人向車後看去,隻見霧中多出三輛特殊標誌的黑車,向他們急逼而來,遭了,大吼:“加速!快加速!保護肖小姐——”

其他人紛紛拿出武器打開保險,準備戰鬥。

“你們慌什麼?”肖飛練擰眉。

“實不相瞞,是夫人要殺你,先生一直在阻止,不讓你知道。現在他們明目張膽,恐怕先生出事了……”

話未落,眾人登時向前栽去。

司機狂踩刹車打方向盤,叫罵,“媽的,哪來的逆行貨車!”

輪胎與地麵摩擦出刺耳長鳴,大G車尾被貨車撞失控,伴著猛烈衝擊力,車身直懟向護欄。

緊跟追上來的黑車,發狠輪番撞擊大G,完全不給任何喘息機會。

貨車一個橫衝把大G推出護欄——

車體如巨大山石翻滾下墜,瞬間消失在迷霧之中,隻聽一道震耳欲聾的“砰隆”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