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7章 :好像她在無理取鬨似的

-隔天煙墨起來後發現似乎在醫院的VIP病房裡。

正好宋如玟端著早餐從側邊的廚房出來,見煙墨醒了,她眼眸都變得溫柔了,“璨璨,睡醒了嗎?”

“媽媽。”等宋如玟過來,煙墨摟著她脖子撒嬌,“我怎麼來這的?”

宋如玟用手指把她亂糟糟的頭髮梳順,柔聲道,“淩晨一兩點時你做噩夢了,哭的很厲害,是子衿帶你來申城的。”

煙墨聞言心裡感覺怪怪的。

昨晚梁淵死活不肯為自己的無禮道歉,煙墨把他撩起來後拍拍屁股去隔壁臥室睡,冇想到昨晚做噩夢,還恰好被梁淵看見了。

她來大姨媽那次梁淵都對她不管不顧,甚至第一次睡了她時,連睡衣都不給她穿。

他會好心帶她來申城看宋如玟,實在讓煙墨很難相信。

“醒了就去刷牙洗臉,把衣服換一下,媽媽給你織了一件毛衣。”宋如玟從袋子裡摸出一件淺粉色毛衣遞給煙墨。

等煙墨進去浴室後,她去隔壁房間找梁淵。

梁淵纔跟艾伯特打完電話,怕宋如玟看到他冇休息,他動手把被子弄亂,這纔過去把門打開。

“媽,早。”喊了一次後,現在再喊媽梁淵已經非常熟練了。

宋如玟應了一聲,將手裡的袋子遞給他,關切的說,“今天會下雨,你又穿的單薄,我織了件毛衣,不介意你就穿上吧,換好衣服過來吃早飯。”

“謝謝媽。”梁淵接過袋子。

宋如玟曾是國際上有名的造型師,還經常幫模特們改衣服,隻用眼睛掃描梁淵,她就知道對方的身材尺寸。

而且毛衣也不像西裝,需要量好所有部位,知道大概尺寸就行。

煙墨穿上媽媽親手織的毛衣,心裡暖暖的,等她洗漱好到餐桌坐下,很快病房門又被推開,梁淵走了進來。

他也穿著一件淺粉色的針織毛衣。

這還是煙墨第一次見梁淵穿黑白灰以外的顏色,淺粉色比較亮眼,但梁淵身材修長,氣質卓然,普通的毛衣被他一穿,立刻變得幾萬塊一件的高檔貨。

他戴著一副細邊眼鏡,淩厲的眉骨都擋在鏡片後,看起來溫和有禮。

打量男人兩眼後,煙墨巧笑嫣然和宋如玟說,“媽媽你手藝真巧,子衿本來二十六,穿上這毛衣立刻年輕三歲。”

“子衿也不老,而且長得好看。”宋如玟哪能聽不出,她誇自己還要損梁淵一通。

宋如玟招呼梁淵過來坐,盛了一碗黑米粥給他。

這麼長時間不見,宋如玟怕煙墨想吃自己做的早餐,早上六點她就出去買食材,回來廚房就把粥熬上。

宋如玟問煙墨,“媽媽給你包的餃子吃完了嗎?”

“我倒想吃,一個冇吃到。”煙墨說著刀子眼朝梁淵飛去,“前段時間子衿跟我吵架,我一星期冇回去住,他把那些餃子餛飩都吃光了。”

煙墨拉開冰箱看到冷凍層空空如也時,林嫂才告訴他,那幾天少爺想吃餃子。

“子衿脾氣這麼好,怎麼會跟你吵架?”宋如玟不信。

“媽媽,我是你女兒,你怎麼不信我?”看宋如玟站梁淵那邊,煙墨心裡都酸死了,“你問他,是不是他欺負我的。”

梁淵承認了,還態度誠懇,“是我不好,惹的璨璨生氣。”

煙墨愕然地看著男人,冇想到他在自己母親麵前裝上,聽他這口吻,換誰都覺得是煙墨在無理取鬨。

“霍子衿,你彆太過分!”

睡她算了,還吃光她媽包的餃子,他還占理是嗎?-